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日本 / 日本势力高调再进东南亚
日本势力高调再进东南亚
字号:  2012-04-28 12:42:01        日本 势力 高调

“这会是日本的第二次亚洲马歇尔计划吗?”近一段时间以来,局势复杂微妙的东南亚频频出现一个身影:日本。这立刻引起许多国际媒体关注。日本在高调宣布对东南亚湄公河流域国家迄今最大的一笔政府援助和免除债务的计划后,又传出自卫队将在菲律宾的美军基地进行长期驻扎的消息。东南亚资源丰富、战略位置重要,二战前日本为此不惜发动太平洋战争;二战后又提出“亚洲马歇尔计划”建议。东南亚和中国一些学者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日本这次对东南亚国家可谓是砸重金拉关系,但在其慷慨的“金元外交”政策背后,更值得关注的是日本在东南亚地区的政治和军事介入。

    日本对东南亚“念念不忘”

    对于日本对东南亚展开的一系列经济、军事外交攻势,日本《朝日新闻》称,日本和湄公河流域5国签订协议,是因为明白湄公河流域国家的发展潜力,打算借东南亚国家的上升势头开拓海外市场,抑制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对日本这次外交攻势的重点——缅甸,《产经新闻》称,缅甸不仅资源丰富,并且处于面向印度洋的战略位置,日本政府通过实施一系列援助措施,将进一步提升日本在东南亚的“存在感”。

    实际上,重要的战略位置和丰富的资源一直是日本对东南亚“念念不忘”的主要原因。二战期间,日本突袭珍珠港当天,就对东南亚发动攻势,先后侵占菲律宾、印尼、越南、缅甸等地。一来是为了攫取印尼的石油、马来西亚的橡胶等东南亚地区重要战略物资,摆脱美国的封锁;二来是扫荡英法荷美在东南亚的势力,扩大日本的殖民地盘,进而觊觎印度、澳大利亚。

    二战后不久,在美国的默许下,日本吉田茂内阁提出“亚洲马歇尔计划”,主张通过援助拉拢东南亚各国,遏制共产主义在当地渗透,并称日本应发挥“重要作用”。1966年,日本战后第一次主持召开国际会议,就是“东南亚开发部长级会议”,会上日本提出将每年拿出GDP的1%援助东南亚,并试图以日本为首设立亚洲开发银行。从这一日本介入东南亚的标志性事件算起,日本在东南亚全方位深耕运作近50年。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日本经济起飞后,随着越战后美国在东南亚势力衰退,日本和东南亚关系迅速升温。日本提出“雁阵效应”,即以日本为“头雁”,将落后产能逐级向东南亚国家转移。从上世纪90年代起,日本对东南亚的战略开始转向政治和安全问题,主要围绕着东盟地区论坛和安保对话机制,核心则是与逐步强大起来的中国争夺东南亚话语权。一些日本高官不断流露出“争当亚洲盟主”的念头,并将东南亚当作“主战场”。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提出建立包括东南亚在内的“自由与繁荣之弧”。但随着日本“泡沫经济”破灭,东南亚上世纪90年代末受金融危机冲击,日资、日援大大减少,“自由与繁荣之弧”构想应者寥寥。

    近年来,日本试图利用东南亚一些国家与日本在诸如对华主权争端领域上“同病相怜”而拉近彼此关系,并趁机将军事力量渗入东南亚。在去年巴厘岛“10+3”会议上,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就曾呼吁设立“亚洲海上安全与海事合作多边论坛”,试图将南海问题国际化。今年以来,越南、菲律宾纷纷邀日本“介入南海”,这当然正合日本心意。在日本-湄公河流域五国峰会通过的《日本-湄公河流域合作东京战略2012》文件中,罗列了谴责朝鲜发射卫星、关注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等与湄公河流域无关的事项,这当然体现了日本的意图。

    东南亚将成中日竞争主战场

    除了“念念不忘”东南亚的资源和战略位置,日本更担心的是中国在东南亚的“存在”。日本《每日新闻》称,中国近些年积极参与开发湄公河流域,在湄公河架桥铺路等。而最近一段时间,缅甸中止了和中国共同开发水电站的计划,越南等国和中国的关系也因南海问题出现裂痕。该报道称,日本此举将加速这些国家“离开中国”。

    日本在2008年前一直是东盟最大贸易伙伴国,中国为东盟的第三大贸易伙伴,2011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国。与此同时,中国与东盟的合作也在逐步深化。近年来,中国出资修建了东南亚国家的道路、桥梁、水电站等大量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并将修建高速铁路网和石油管道等,众多中国企业也开始大量投资东盟国家。

    为了与中国竞争,日本近来加紧对东南亚的投资。在2012年前三个月,在对越南进行投资的26个国家和地区中,日本第一,占新批以及增资资金总额的88.8%。与企业投资同时增加的是日本政府的援助,这些援助主要用在基础设施建设上。据了解,印尼61.5%的水力发电量、菲律宾51%的道路,柬埔寨73%的港口和海港都是依靠日本的政府援助修建的。泰国《民族报》称,日本汽车制造商协会一直着眼于泰国市场,泰国汽车行业的投资中,70%-80%都由日本公司占有。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蓝平儿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日竞相与湄公河区域国家进行合作,有各自的利益考虑,但总的来说会有助于促进区域经济的融合。柬埔寨和平与合作研究所执行理事万纳瑞斯则称,实际上中国与日本在东南亚的投资是有互补性的,经济领域的良性竞争能使各方都受益,但东盟并不希望中日在东盟展开政治战略层面的竞争,因为这会给本地区带来挑战。

    不过,日本的想法显然不像东南亚学者想像的那样。除了“金元外交”外,日本近来传出要和美军共同使用菲律宾军事基地进行训练的消息。英国广播公司(BBC)称,日本与中国近年都在积极扩大对东盟地区的影响力。虽然中日有关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地位的争夺已尘埃落定,但在东盟部分国家与中国出现南海主权争议、日本与中国争夺东海主权的局势中,这些国家因有同感而拉近了距离。另外,日本与湄公河流域国家的合作除了经济因素外,也有政治上对付中国的考虑。

    有学者对《环球时报》记者称,日本对外援助是其“政治大国”战略的延伸。日本对东南亚的援助并非一视同仁,而是有明确选择性和针对性。日本某些援助条件甚至与受援国的防务和外交政策挂钩,以此影响受援国的国防和对外关系。

    日本在东南亚塑造“形象”

    二战时期,日本在东南亚有一段不光彩的历史,越南、缅甸、马来西亚、柬埔寨、老挝、泰国、菲律宾等国均是日本侵略战争的受害国。但如今,东南亚各国对日本的认知,并没有受到太大的负面影响。一名中国专家称,“一方面,日本在战后几十年来对东南亚进行的经济援助和投资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此外,日本特别注重对东南亚进行文化宣传和软实力输出,对抹去侵略形象做得颇为成功。”

    在东南亚许多国家采访时,《环球时报》记者经常看到日本开设的培训机构,不仅免费教授日语,还组织当地人赴日本研修,扩大日本的影响。曼谷日本商会是所有日本海外商会中最大的,有会员企业1328个,商会除了经济活动外,还有一项重要内容是:组织当地与日本的文化交流。在泰国工作期间,记者经常会被误认为日本人,常常引起记者心里的不快。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日本确实是在泰国影响力最大的国家,远远超出欧美国家。

    在缅甸进行改革前,尽管其受西方制裁,但日本一直是援助缅甸最多的国家之一。从几年前开始,记者数次赴缅甸采访都发现,日本在缅甸频繁举办各种研讨会,在各阶层构筑关系网。缅甸第三大城市密支那曾是二战中盟军和日军作战最激烈的地方,全城除一座佛塔外均被夷为废墟。但现在,日本人修建的“慰灵碑”、“慰灵塔”在当地随处可见,在城北江边日军最后被消灭的所谓“玉碎地”原址上,日本人如今还建造了“慰灵牌位”和一座巨大的睡佛庙宇。曾在日本留学的泰华农民银行研究员披蒙婉对记者说,日本十分注意在东南亚塑造形象,通过软实力的渗透,日本在东南亚国家中已经摆脱侵略者形象,更多被看作是投资者和国际社会的朋友。

    国际劳工组织老挝、泰国和柬埔寨国家局局长王纪元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日本对东南亚国家投资和援助更注重长远的战略规划。他说,日本曾通过“日本国际协力机构”用50万美元聘请日本专家和国际劳工组织专家,专门为老挝制订了2011年-2020年《劳动和社会服务发展规划》,虽然这个规划是根据老挝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制订的,但其中许多内容肯定有利于日本,这就是软实力的影响。

    在柬埔寨,虽然目前还没有大量的日本投资,但当地一位经济学者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日本对柬埔寨的企业投资不多,但对柬的政府援助位列第一,而且日本对柬援助主要在文化、科技、教育等方面,着眼于对柬埔寨未来的影响力和控制力。他还稍显担心地对记者提到,日本对柬援助甚至渗透进柬埔寨人口普查、地理测量等项目,谁能保证今后不会用于军事方面呢?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