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中国 / “被欺得剩裤衩”厅官发文:美丽的三亚 丑陋的城管
“被欺得剩裤衩”厅官发文:美丽的三亚 丑陋的城管
字号:  2015-12-10 17:41:30        三亚 裤衩 城管

12月4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黑龙江记者站原站长毕国昌发文称,在三亚天涯区海边游泳时,载有衣物的自行车链锁被城管剪断,致使其仅身穿裤头,徒步去三亚市政府,最后犯病回家,前后长达4个多小时,身心受到羞辱。

 

就在7日凌晨三亚市作出官方回应后,退休干部毕国昌再次发表文章,称价值一千多元的眼镜始终没有被归还,同时准备提起公益诉讼,哪怕索赔一块钱也好。

 

毕国昌说,他在游泳前,把新配的价值一千多元的眼镜和衣服放在了一个红色布袋里,然后放在自行车前面的篮筐里,随即衣服和眼镜一起被城管拿走。

 

12月5日上午,毕国昌终于见到了四名城管工作人员,他们将毕国昌的红色布袋还给了他,毕国昌发现,里面只有短裤和汗衫,眼镜、帽子、口罩等东西并没有见到。

 

毕国昌说,当时他想要自己的眼镜,但是城管却说他的东西只有这几样,没有眼镜,并给他出具了一张暂扣物品清单,里面物品名称一栏下面只有自行车一样,而对于城管刚刚返还的短裤和汗衫以及并没有返还的眼镜等物品并没有提及。毕国昌说,当时城管队员通知他周一去他们那里取自行车。与城管交涉无果后,最终城管留下了那张扣押单离开了。

 

毕国昌认为,城管既然是把自行车和衣物一起扣留的,就应该详细清楚的记录被扣押物品,现在扣押材料上只有一辆自行车,对衣物和眼镜等物品根本没有记录。

 

毕国昌说,从那天以后,当地城管部门没有与自己再联系。直到他写的事情经过在网络上引起关注后,6日下午,一个自称三亚市外宣办的工作人员给毕国昌打电话说,市里领导很关注并很重视这件事情,会尽快给他一个答复的。

 

同样是在6号下午,一个自称天涯区副区长的人也想找毕国昌谈一谈,但是毕国昌当时有事推掉了。

 

尽管三亚有关部门在深夜作出了答复,但目前给出的结果并没有令毕国昌满意。毕国昌说,首先要城管将自己的眼镜归还,然后城管局局长要当面进行道歉。不仅如此,他还要进行公益诉讼,要求三亚城管部门对自己进行赔偿。“哪怕是一块钱也好。”

 

附:毕国昌的声明

美丽的三亚丑陋的城管

毕国昌

12月4日傍晚,我的衣物被三亚市城管扣押,逼迫我在三亚湾和市政府院内,赤身露体滞留4个多小时,致使身体极度不适,只穿了一条泳裤回家的事件,让我的身心受到伤害。

 

两天来,此事得到全国有关媒体的较高关注,可作为事件责任一方的三亚市天涯区城市管理局,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歉意。相反,他们的做法让我吃惊。

 

首先是4日事发当天,城管吴姓队长在我的市长热线的不断敦促下,于19点20分给我电话称十几分钟就到,结果让我在三亚市府院内继续等了1个多小时,直至我回到家中,接近21时,他才姗姗来迟。电话里,他没有半点的歉意,只是强调事情下面做的,具体情况不清楚,也只字不提我的衣物返还之事,更没有歉意之说。相反,在我讲到国际旅游岛执法也得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时,这时吴队长突然翻脸,同我争吵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次日即12月5日,在我通过12345市长热线,继续我的返还衣物的诉求之后,天涯区城管给我打来电话,要求我去城管领取衣物。我表示,目前我的血压和血糖很不稳定,再说我的近视眼镜也被你们扣押了,这种身体状态,又没有眼镜,我无法前去城管,请你们把衣物送给我。

 

经过两轮交涉,他们同意把扣押物品送来。10点40分许,在我家小区门前,我与前来的天涯区城管人员第一次当面接触。他们递过来的返还物,让我很吃惊,仅是我先前的一条运动衫和一条长腿裤。我问:“眼镜呢?我的近视眼镜呢。”三四个年轻的城管人员几乎一口同声地说,“没看见,没有。”我说不仅有眼镜,还有一个口罩和一顶帽子呢。他们依然强硬地坚持,没有看见这些物品,根本就没有这些东西。为此,我向他们强调,“为什么说你们是行政粗暴行为野蛮呢,你们随意扣押人家的物品,人家又不在场,现在不是出现扯皮啦?那究竟有没有这些物品?谁说了算?”这几个城管,似乎根本听不懂你的这些话,将一个扣押单给我,并告诉我,周一到区城管局办理登记领取自行车。说完便扬长而去。

 

回到家里,我才发现这张显然是后补写的清单,居然漏洞不少,而主要的毛病出在扣押内容上,只填写了一件物品,即东奇自行车一辆,无论是我所主张的近视眼镜一付、旅游帽子一顶、防雾霭口罩一条均不在其列,也没有注明他们此番亲自送来的一条运动衫和一条长腿裤。如此执法,让人大跌眼镜。

 

仔细阅读这张扣押单,由此让我想到,全国城管出了那么多的事情,民愤很大,恶习不少,可时至今日怎样还是这等行为,罚没人家衣物不管事主在不在场不说,那事后补填单据其实就是后作证据,居然这等粗心大意,在法律上首先存有重要缺陷的凭证,不仅出了,而且是两个人签字,都是些啥素质?进一步讲,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天天发生呢,还是没有发生过,只是我毕国昌一个人倒霉遇上了?我的结论是,他们没有起码的常识,更不要讲法律常识,他们不懂,又怎么能在国际旅游岛的建设发展中做好城市管理工作?

 

一个开放的城市,一个按照发达国家先进城市标准建设的旅游城市,在一位外地人因无衣遮体,而无法回家,并通过20多个电话请求帮助时,这个城市从市长到普通公民,从身兼公职的民警到负有直接责任的诸位城管人员,没有一个人伸出相助之手,逼迫我在美丽的三亚湾最终放弃求助,极度失望地以赤身露体的窘态,在这个“美丽三亚度假天堂”穿街走巷,颜面扫地,难以自容地完成一次遭鄙视被羞辱的行为过程。而这一切,50多个小时之后的此刻,三亚市天涯区城市管理局,仍然没有人出面向我表达任何说法,我的印象里依然是他们那样强硬和态度蛮横。而如此野蛮行为,粗俗的行政手段和满不在乎的态度,恰恰反映出他们对待群众态度至少是对待外来群众的态度与他们的身份相去甚远。

 

如此冷漠的一群人,城市再漂亮,也变得可怕!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