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博客 / 作为70后
作为70后
字号:  2011-11-30 16:35:50        70后

 

林叶

一直以来,我羡慕那些生于五六十年代成长与六七十年代的那一批人,在他们的记忆里总有一个回味无穷的运动,即使这个运动给全中国人带来了极大的伤痛,而且运动的内容也极其之愚昧无知卑鄙无聊,更不用说这个运动本身无论从内容上还是形式上都那么的贫瘠单薄毫无人性,但是,只要这一些人愿意,他们便可以尽情的回忆这自己早已经不复存在的放养是教育与曾经可以被他们毫无保留地放纵挥霍的童年,从而在其中不断地汲取生命的养分并精神自慰。

作为出生在生来就注定被圈养的70年代,多年来我一直感到无比的悔恨与懊恼,为什么自己在出生这件事情上就不能努把力积极一点让自己挤入50后、60后的行列。以至于让我能和陈丹青、王朔、阿城等人发生一个让我自豪的交点。

作为70后的中间分子,我的精神给养完全来自于50后60后,不仅因为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不断的有50后、60后的跳出来对我指指点点,更因为我的精神生活直接建立在他们搭建起来的文化基地上,我不断地能在他们的记忆中能获取幻想的源泉,并曾一度将他们引为知己。

有人说,生于70年代的这批人,是在社会转型期成长的一代,他们不像生于60年代那样顽固,也不像生于80年代那样浮躁。可是他们并不明白,70后的这一批人既没有顽固的权力,更没有浮躁的资本,我们只不过是中国转身变形的过程中的一个试验品,除了禁锢的教条的学校不变,在其他内容上从政府到社会甚至到我们的父母都在有意无意的变着法子玩我们。教育机制、教科书、升学考试、选拔标准、就业政策等等,都在三天两头的变化着,原来在初中设计好的路子,到了高中就被打倒了,在高中热火起来的未来,到了毕业就熄灭了,我身边就有很多优秀的朋友,在这样的变化中渐渐的沦为投机主义者,最终躲进地方政府的计生办,和一群有着低级趣味的大妈一起寻找结扎对象。而更多的平凡者,在逐渐步入正常生活框架的过程中,渐渐迷失自己的心性与希望,我们永远感觉和这个时代慢半步,总是满怀希望的行走的路途中,突然出现道路分叉,更有甚者的是道路直接被消失了。而从小在学校里被浇筑好的教条与刻板永远不断地禁锢着我们,让我们继续习惯盲从,习惯以他人的标准为标准,习惯被设计与被引导,我们中的大部分人,在刚刚进入希望的大门就沦为了必然蜗居一生的房奴,甚至都没有机会成为拜金主义者。

我终于懦弱地躲到了日本。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因此躲过一劫,获得重新洗牌的机会,在异地开花结果。可是,一踏上日本这块土地,我已然发觉,这早已不是一块处女地了,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这里就已经被50后、60后占领,他们开发了各种各样的资源,二十年过去了,他们依然成为了这部分资源的拥有者和获利者。物理上的变化并没有给我带来根本的变化,我和众多的70后一起,屈服于50后、60后的淫威之下。

上次回国,遇到了60年代的班主任,他悻悻的告诉我,以前班上最为调皮捣蛋最接近甚至就是流氓的两个人,都已然成为了“成功人士”!对于这两位曾经被所有人不看好被讨厌人士的成功,60后班主任觉得非常悲愤,因为他们的成功直接挑战了60后班主任多年来为我们设计好的程序,直接宣告了程序设计者的失败。现在仔细回想过去的年华,就发现这两位同学由于拥有了超乎寻常的调皮捣蛋能力与善于耍流氓的本事而曾经被简单粗暴地排除在体制之外,那时候我们这些在体制内受着压制却无知无畏的人和愚蠢的体制一起嘲笑着他们,预言者他们的堕落与失败。现在想来,这是莫大的反讽。我们因为自己的无知与懦弱而被体制驯化成一匹温顺无脑任人宰割的绵羊,而他们却公然大胆的走到体制外,享受着50后、60后因文革而获得的放养式成长环境,在这个环境中,粗狂地养成了自己彪悍的人生,并直接切入80后成长的浮躁年代,在物质化进程的大潮中,爬上经济发展的车厢,带领浮躁的80后,迈入成功的大门。用他们的行为印证了老罗的那句话:“彪悍的人生是不需要解释的!”而我自己的失败,只是因为自己的懦弱与无知,羡慕与躲避并不能改变什么。

看到过很多羡慕70后的文章,所以我才有了这样的想法,只想向其他0后的人们说明一下,生于70后并不是一个多么秀美的概念,也并不一定就拥有绚如夏花的灿烂。当人们激烈地向往一个时代的时候,往往是因为他们对他们最清楚的环境感到不满,为了自我慰藉,就只能去他所不熟悉的别处寻找自己幻想的源泉。就像我的想法是不客观的一样,他们也一样不客观。要是把原因全都归结于环境,那么我们将继续错过接下来的机会与可能。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