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博客 / 站在故事的外面
站在故事的外面
字号:  2016-11-05 02:22:19        故事

一直很喜欢六六,喜欢她那种大大咧咧的感觉,喜欢听她骂人,骂得很带劲,喜欢她力挺老公,勇战小三的那段逸事,觉得她骨子里特别聪明特别女人。后来,六六离了婚,马上就有男朋友,我感觉特别开心,那个“双股男”早该把他一脚踹到海底去了。祝六六幸福,祝六六快乐,祝六六越活越精彩。

但渐渐发觉获得幸福的六开始对别人的生活评头论足,开始遍施心灵鸡汤,对于那些还未摆脱自己的女人充满轻视。凭什么?就凭你手获幸福?就凭您是一个过来人?

的确,六六凭在榕树下的网上写作,一路写成了网络最知名的作家,最卖座的编辑。“六六”这个名字一跃成为畅销就是收视率就是点击率的代名词。这是她自强和努力的结果。但她可以随时随地地把男人甩到西伯利亚去,是因为她成就了“六六”。

但“六六”是一个机遇,努力和实力组成的,一万个努力加实力中的女人也许只出来了唯一“六六”。所以,六六是幸运的,但大多数女人没有,特别是不太幸福的女人,心满委屈的女人,她们必须面对生活对她们的各种拷问,各种刁难,各种不平。而坐拥幸福的六六对她们说的是,“这么做,我替你不值。”“这是你自己的问题!”“有什么可以难过的?”

有一次看了六六的一篇文章,其它地方都认同她,但是唯有一处:“李蕾跟我做节目时,谈到一个女人为恨一个男人,一生不换电话号码,十年只为等他一个电话告诉他恨他,那个男人也坚持十年打一个电话来听她说恨他。李蕾在节目里为这个无厘头的故事哭得稀里哗拉,我在一旁莫名其妙----这么神经质的两个人有什么值得聊的?”

的确,用十年去爱一个人,去牵挂一个人,去恨一个人,有些漫长和不可思议,但是本人走不出来,一定是有他们的理由,不要说别人无厘头,不要说别人神经质。一个作家如果无法理解每个故事中角色的可能性,如何可以写出一部好作品?

最近我读了加拿大的作家阿麦克劳德的短篇小说《老马》,里面写了为了让孩子过上好的圣诞节,母亲和父亲卖了家里的老马。那是一匹和家人都有感情的老马斯科特,但儿子不舍得,看到父母忘恩背义地把老马骗上了贩子的车,小儿子感觉这样的父母不可原谅,但大儿子从鸡棚出来时,看到的父母相拥的情景:“他们侧过身,面对面倚向对方,肩靠着肩,就像三角屋顶那两根对接的椽木。父亲的臂膀绕上了母亲的腰,母亲也不像我以往看到那样将它们移开,她的手反而抬起,将珊瑚梳子从她厚重的发髻中取了下来。那乌黑的长发被狂风扬起,与落在头发上的雪花一样散射着光芒。长发包裹起了父亲的脑袋,而父亲也将脸埋入那厚重的黑暗中,又将母亲搂得更紧……”好感动!没有一个人会愿意去承受良心的指责,也没有一个人背负恶名,承负别人的情,如果有,相信那里面一定会有故事。站在故事外,你就无法去责备他们,哪怕你已经是一个过来人,哪怕你已经收获幸福。(向轩/文)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