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博客 / 新潟=心细
新潟=心细
字号:  2016-11-05 02:20:36        新潟=心细

感到奇怪吧,新潟和心细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字眼怎么可能划上等号。看完这篇文章,便知分晓。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

朋友A在日本某大学任教。某天,A接到友人从国内打来的电话,告知近期随代表团来日本考察访问。去哪几个城市。他迫不及待地问。

友人答:除了东京和海道之外,还有心细县。

心细县?!A笑着调侃道:你怎么不说是心宽县呢?我在日本生活了二十多年,从来没听说过四十七个都道府县里有什么心细县,是不是记错了地方。

友人急的大喊:绝对没错!就是心细。

A懵圈了,忙问“XinXi”两个字怎么写?

还大学教授呢,连这两个字都不会写?!友人得意地哈哈大笑,告诉你吧,老兄,Xin是新旧的新,Xi是三点水加…加…哎,这个字笔画多,挺复杂的,不好描述。反正,日本就是有这么个心细县,听人家说在日本海那一边,冬天干冷,下雪又多,快赶上咱们黑龙江了。

听罢,A模仿友人的口吻反击道:告诉你吧老兄,那叫XinXie县,不是XinXi县。

友人一本正经地说,别看我没喝过那么多洋墨水,可这件事我敢跟你较真儿,前几天,代表团成员开碰头会时,日本文化研究所的一位研究员告诉我们心细县与黑龙江省是友好省份,心细的温泉和大米都非常有名。好了,等到了东京,咱们再好好聊。说完,便挂了电话。

A举着手机,愣在那里想了半天,友人要去的地方莫非是新泻县,可他为什么说成XinXi县呢。必须搞明白。A奔到书柜前,找出久已不用的汉语字典,迫不及待地查阅起来。

“潟”发音为Xi,四声,意为咸水浸渍的土地,“潟卤”即盐碱地。

不足二十字的注释,再明了不过。A终于琢磨明白,在日中国人把“新潟”念成“新泻”,是由简体汉字和繁体汉字之间转换产生的误区,把日语里新潟的“潟”认作是繁体字,繁体转化为简体,就变成泻肚子的“泻”了。

听完A绘声绘色的讲述,我说这篇文章写定了。

怎么样,友情赞助的写作素材不错吧。A颇有些得意。放心吧,肯定不会浪费素材,文章的题目都想好了,就叫新潟=心细。我说。

提起新潟,往往会和雪国联系起来。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夜空下一片白茫茫。火车在信号所前停了下来。一位姑娘从对面座位上站起身子,把岛村座位前的玻璃窗打开。一股冷空气卷袭进来。

姑娘将身子探出窗外,仿佛向远方呼唤似地喊道:

“站长先生,站长先生!”

一个把围巾缠到鼻子上、帽耳聋拉在耳朵边的男子,手拎提灯,踏着雪缓步走了过来。

岛村心想:已经这么冷了吗?他向窗外望去,只见铁路人员当作临时宿舍的木板房,星星点点地散落在山脚下,给人一种冷寂的感觉。那边的白雪,早已被黑暗吞噬了。”这是日本著名作家川端康成的名作《雪国》的开场白,寥寥数语便把新潟冬天的景致栩栩如生地展开在读者面前,令人产生一气呵成读下去的欲望。《雪国》是川端康成最高代表作,其间描绘的虚无之美、洁净之美与悲哀之美达到极致,令人怦然心动,又惆怅不已。《雪国》是川端康成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时被评奖委员会提到的三部小说之一。

对新潟的四季并不陌生,尤其是冬天,经常和朋友们去津南一带滑雪,泡泡温泉,听听日本海的咆哮,惬意无比。众所周知,新潟的“光”牌大米名闻遐迩,晶莹剔透、饱满圆润,是制作寿司和酿造米酒的上等原料。新潟的美食特产和传统工艺品比比皆是,最最喜欢竹叶团子,百吃不厌。新潟其他的好,不多啰嗦,留待各位亲自去体验。(龙丽华/文)

   

下一篇:吃面 上一篇:谢当年不娶之恩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