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博客 / 非路线主义
非路线主义
字号:  2016-08-06 02:02:43        路线 主义

日本人喜欢沿着既定路线做事,工作、学习、生活,每样都有它们的routes,不过春夏秋冬不受人之操控,尽管它们被人以夏蝉、夏蛙,夏焰火等季语界定了特征,可稍不留意,就轻而易举地脱轨了。

 

今年的夏,入梅晚两步,出梅快两步,随后本应持续热下去,可一冷一热两把大刷左右挥舞,热的过来,把人当烤肉;冷的过来,把人当冰峰冰镇。刷柄是几场猛烈狂暴的午后暴雨,是它在掌握乾坤,如同遥控按钮。

 

夏天刚有些让人退缩憎恨之味,继而冷却出秋意。很多人的身体状况来了个大刹车,没刹住的人,呕吐、发烧、头晕、感冒、疲倦,各种症状并出。这完全不走路线的天气,让难以应对的人不计其数。电车开得好好的,半途在某站突然停车,原来有人身体不适,需要下车去医院;小儿科前排满了人,高烧不退的儿童接二连三,医生只说体内病毒未出,注意补充水分,不建议用药,请回家休息吧。

 

群蝉在高树枝叶间隐身鸣响,穿透密织的雨帘,“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像似秋蝉,虽不响彻,未藉秋风,却以夏雨为和,奏出了一曲交响乐。这天气适合吃炖煮,焖一些软骨小排,添几块土豆的软面,混入冬瓜的清凉,再加半根苦瓜的清苦,可败夏日肝火,如此点睛之笔却使炖菜没落俗套,精显了菜品主旨。肉香混沌着时令蔬菜的精华,迷糊了眼鼻。苦味自然还在,能够浓缩汲取生长出那样的苦,那得吸收多少夏日精华,得攻克多少此季之毒呢!可喜欢路线之外的朋友也不在少数,千方百计地设法去掉苦味,用盐渍、开水焯,我还听说了一个新法,即料理时苦瓜与案板不可见水。苦瓜没了真味,确也委实如朋友说的,像《红楼梦》里的茄子。

 

暑假开始了,依着天气也不走路线。第一个周末,最高温度24℃,儿子和一帮同学约好去横滨根岸的游泳中心,和伙伴们说笑一天,即便让他跳进冷水也是开心的。既然不符合常规室外温度就去游泳,那就给他带些非常规路线的吃食,忽略饭团,一改大饼,里面夹了葱花、调料、橄榄油,还有奶酪,烙好切成十等分,用铝箔纸包好,给日本男娃们也尝尝中国妈妈的中西合璧。恐他不够,又加份炒面让他装,不用包菜和豆芽,苦瓜炒肉就好。再蒜拌一根乱切成块的黄瓜,爽爽口。

 

说到垃圾路线,也是让人惆怅。横滨市垃圾被分类收集,雨天注定家里攒了一堆纸箱、牛奶、冷饮等各种包装盒。我居住地的纸类、旧衣物收集日每月第二、第四个周四只回收两次,如遇下雨就延至后面的周一,规定如此,大家就按此执行。偏偏问题就出在周一,那一天到底该扔还是不该扔,住民们多半彷徨,不敢轻举妄动。那天清晨,偶见两三捆装入纸袋的旧报纸,堆放在河边的垃圾收集处,最终还是没收走。扔出的垃圾很少有人再拎回,那几捆纸堆在那里连躺数日,经日晒风吹雨打,不知到哪日才被处理掉。明明是按常规操作的,却被当作非常规,是不是常规里的偶然现象也被拉入非路线主义了。

 

我家门口一条窄窄的小河,河堤很高,河两岸分别设有垃圾堆放处,分属不同的自治会。日近正午,老远听见垃圾车的广播放出熟悉的音乐,“横滨市G30……”,伴着女声播音,大多在说横滨市垃圾分成30种的收集制度。我没记确切哪30种,似乎也不用记清,大概知道可燃垃圾,不可燃垃圾,生活垃圾,塑料垃圾,瓶罐等等,也不影响垃圾丢弃。河这边路上的垃圾场早早被清理干净后,河那边路上的垃圾仍原封未动地套在蓝网下,尽管这边到那边,距离不过十几步,可垃圾压缩车是按路线行走,先收哪个点,再收哪个点,似乎都有数字标记,按部就班,从来不乱。原以为他们的路线一定有时刻安排,可也有路线之外的时候,兴许和天气大有相关。一天清早,天气热得火爆,未到中午,垃圾车的音乐就响了过来,垃圾被早早收走了。适当走走非路线主义,以免天热臭气熏天。

 

于我来说,非路线主义、暂且不热的夏日实在难得,不用风扇,更不用空调,可以安静地坐着。前几日热天里,刚刚游离出的浮躁,把它冷里浸了,恰巧可以安稳笔调和心情,在热与闹中沉淀下来,万千的纠葛慢慢缕清,万物动他之动,唯我静我之静。犹如冬日的暖手宝,体贴难舍。有一丝的热,就有一丝的冷,骚动和沉静,平衡了心就是稳的。耕耘生命,老去,却闪着青春的亮光-----永恒!

 

非路线就非路线吧,也没有什么不好!(文/贠 琳蓉)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