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博客 / 都是春晚惹的事
都是春晚惹的事
字号:  2016-02-27 16:52:31        都是春晚惹的事

在日就学就职,回国过年多半是痴人说梦、妄想主义,好在网络神通,装上小米盒子,春晚随意可看。年意虽有,咫尺天涯,但无年味。脑海里留存的鞭炮、灯笼已是多年前的旧影;福字、对联、儿童欢呼在微信贴里成了稀罕物。唯有春晚在中央各台尽情放送,世界各地、天涯海角皆可观看。

 

多年前春晚打造的群众凝聚力仍在,时刻未到,各家总有几人已守在电视机旁了。红红火火亮相出场的惯例自不必说,大家庭般的五彩缤纷、载歌载舞,气势年年不减,爆屏节奏满满,日本人看了也震,是不是说高大上就不得而知。这种热闹喜庆是中华特色,就好比在横滨人们会说想要听吵挤闹,请去中华街。有个日本朋友,就喜欢专行那里,只为身受感染,还送我几张摄影作品,连关帝庙檐上的飞龙胡须都清晰可见。

 

适逢丙申猴年来临,父母和我们一起在日本过年,吃完饺子,他们便坐在沙发等候春晚。之前父亲发现了中文报上的春晚节目单,“呀,这回咱老家有个节目,里面有个人是我们村的。”我从小随父母去了山沟信箱代号的兵器工业部国营单位,后来信箱号码换成公开厂名迁往城市,老家的事情知之甚少,秦腔总是听到,华阴老腔却是一知半解。偶尔听家人闲话提起老家某某村的自乐班,其中有个叫贠某某的。听话听音,家人说这话,总有些对家乡戏的执念。

 

年复一年的在日除夕夜,早已习惯心情饭食一同往常,不搞年夜专题。从前是电话拜年,近年微信不离手。群里的拜年祝福图案各种各样,福字梅中挂,对联横批尽有,鞭炮噼啪响,惹得金猴跳跃而出,连道拜年了。年味在手机里,春晚给微信等网络沟通方式起绝对烘托渲染作用,不然大家拿什么去吐槽。

 

我照旧程序不变,饭后一阵小忙,一看手机有几个亲戚的视频请求,忙又邀请过去,却没一个应接者,估计各位又忙着拜年啦,看春晚什么的。我们的亲属群里没闲着,还在新闻联播时间,成都二爸就说:第15个节目“华阴老腔一声喊”,演员中有我们村的贠玉堤;第20个节目“山丹丹开花红艳艳”,也有我们村的贠恩凤,请大家届时注意观看。紧跟着后面还附了节目单的链接,意思在说请选择欣赏吧,但以上两个务必请看。二爸竟然提炼出了家族成员对春晚的使命感。

 

春节遥远又贴近,一边想着那两个节目一定要看,歌舞小品也要看几个,一边又想今天该做的事还要继续做,改天看看重播、YouTube什么的,重点抓几个节目。还好日本时间只快一个小时,即便如此,演到“老腔”也近11点了。老爸老妈终于苦熬到那一刻,我也站在厅里,盯着屏幕,女歌手和老艺人的歌声洪亮浑厚,摇滚加老腔,传统加现代,看了几秒脱口而出:没有这个女歌手和后面那些电乐操纵,这节目怕就上不成了。爸妈继续看,没人理我。所谓古生今,今靠古,传统衍生现代,现代依靠传统,两者完美结合踏出的众人青睐之路,才能让艺术之花牢固扎根。

 

看完“老腔”之喊,我打开笔记本,准备忙点正事,描了两眼微信,不得了,大家拜年不断,父为长子,吾为长孙,老爸不会微信,我不理不睬不成道理。一看有二爸的语音留言:现在正放华阴老腔,中央一台。哇,过去式,不计!亲属群里有新的亲戚加进来,给我爸妈拜年,我火速回拜。没过几秒,堂表弟们开始拜年,我也随上。拜完年,暂且不用再顾虑很多,估计大家抢红包去了。11点已过半,我重返电脑屏幕,可二爸又发言了:咱村贠恩凤,山丹丹花开红艳艳,马上唱,我回复:爸妈睡了,没人看了,明天看重播吧。

 

亲属群的春晚热情仍在持续,兴许该算红包惹的祸。连春晚都下红包雨,老百姓的群里不跟上是不是就不合时宜。从去年的摇一摇,到今年的咻一咻,抢红包比什么都深入人心了。

 

于是家属群里红包成了任务和汇报一年工作成果的象征;朋友群里也是争先恐后的,好似没有红包表示,来年就会被踢群无赞了,这种感觉有吧?说来也是大家热闹玩乐一下,可是这红包雨雨势太大,难免会误时误事。有没有棒打一锤的眩晕,顿首跺足的遗憾,啊呀,红包啊!有人就发了一篦被压扁的生饺子,连肉馅都被压了出来,说是刚刚包好,还未下锅,为了抢个红包,就给一屁股倒地坐上了。除夕到初一前半天,微信里红包雨乱飘乱砸,全民盯手机。初一晚嘎然而止,比急刹车还快,连点赞的都睡觉了,似乎一天一夜的功夫,大家都得了颈椎病,累得早早就寝了。偶尔群里还有红包诱饵,无人理睬一直挂着。

 

大年初一,老腔艺人回归故里,二堂弟迅速应时,发来照片说正在现场接车。华阴高铁站广场的迎道两旁,群众彩绸红扇,中央大鼓敲起,真像是为英雄好汉接风洗尘。车站检票口内,屏幕上红字滚动“华阴人民热烈欢迎华阴老腔荣登春晚载誉归来!”,艺人张喜民等人就在检票口出口又为父老乡亲们献上了老腔乡音。演员们心里的喜悦溢在脸上,观者们会被这气氛感染,身为华阴人的堂弟拍照那一刻想说“我就是华阴人,他们的小乡党。”那种心情就在他上传照片,我看见的一瞬间就感知到了。堂弟平时在华阴境内开出租,总爱发一些和友人吃喝玩乐的图片,这回荣誉之事他还挺会赶趟。

 

朋友圈里还有张张喜民的照片,旁边站立一个金黄长发,火红大衣的女子,原来是二舅家的表妹,她也跑去迎归了。堂弟和表妹比我年轻很多,老腔艺术对他们来说遥不可及,说不知道有点过,说爱好就相差甚远,沾些春晚的光,人亮心也亮了。

 

春晚也会“混淆视听”。 1987年春晚让费翔红透全国,除夕一夜《故乡的云》近乎人人能哼。说来好笑,后来人们听到文章的《故乡的云》,有人疑惑怎么文章也唱费翔的《故乡的云》,殊不知文章才是原唱,费翔是翻唱啊!

 

春晚闻名海内外华人圈,倍受关注,宣传力度不可忽略,今后之路何去何从,扬什贬什?总归艺术是大众的,想要唱的歌跳的舞就在群众中间,观者是群众自己;想要说的词演的戏也在民众心里,听者是民众自己。春晚要延续的,要完善的,仍待思考!(文/贠 琳蓉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