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博客 / 听雪
听雪
字号:  2016-01-30 17:17:08        听雪

2017年日本关东地区第一场雪——那是怎样的大雪呢!厚重、迅猛。前半日数小时内,交通中断、通勤延误、授业迟行、店铺关闭、摔倒跌伤,城市在雨雪声中悄无声息地瘫痪,却没乱了秩序。电车站队列如龙,人头攒动;幼儿园厅内未套被罩的被褥堆成一排等待家长的到来;学校发来邮件,通知授课晚点进行,让大家足下小心。

 

每年新年之后,有雨要来,深夜凌晨气温遂降,雨化身成雪,厚厚的云层里挂不住就滑落下来,大块大块的,密!快!这气势使得落雪有声,像雨却不是雨,隐约的唰唰声,像有新生命的萌动;又时而深重,弹奏出声响。这夜的声与光让人很早就清醒了。黎明未到,窗帘的缝隙已透进白光,恍惚凌晨几更了,雨夜天色要亮得更晚才对,惶恐睡过时刻,听听四周,邻人也无动静,生物钟混乱了吗?而后的睡眠成了等待。分明听见雨声,窗前却奇异亮堂。

 

日本关东地区的雪不在于观看,而是聆听,磅礴地从天而降,天音众物,无处不在,可想这自然的力量宏大难御,无法预警,日本的地震、海啸、台风皆是如此。在宇宙浩瀚的无垠里自然演绎,没有早一刻,也没有晚一刻,于千万人之中,有人摔伤了,有人被撞了;于千万年之中,让你遇见这样的雪,在不同的路上,和不同的人共风雨。

 

这雪天前半场是雪,后半场就是雨,中场是雨夹雪。雪可见雨,雨也可见雪,两者总能等到相遇的时段。雨雪痛快地交融着,两者本可尽情自行享受时空,却偏要把这么多纪念留给人间万物,行人也暂且为之震撼地畏惧退缩。本来是雪,步行其上应是软绵无声,不会湿鞋,可沉重的雨点打下来落入雪中,温热遇见了冰冷,好难得的积雪被打得千疮百孔,不一会就满是水洞。两道碾过的车轮印,一道变成了水流通道,一道压成了薄冰贴地,要么趟冰水,要么如履冰上,雪泥之路,还需打伞护身,大风不停地把雨雪甩打到人身上,前襟衣袖很快就湿透了。

    河岸上海鸥从不偷懒,清晨就停在薄薄冰雪的岸上,高兴了,划过长空,和雪比飞翔,雪没有它轻盈。我双手使劲握住伞往前走,女儿穿着雨靴跟着我身后慢慢挪步,不时哼唧着,因为风要扯走她的伞,我让她抓紧,慢慢走啊!再慢!再慢!身后时而“啪——啪——”的声响,是房檐树枝上的雪块愤恨极了似的,重重地砸在地上,好像要给我们走过的路点上句号。

 

路边,店铺主人纷纷铲雪,连雪带水一起铲起堆在树下泥里,水汪汪的路面稍露出平整洁净来。身材矮小的邻人老太,用铁锨费劲地把门口的雪堆到园圃里去。大雪的清晨让我初次见到这位老人。她经营着一个很大的庭院,庭院深处阳台的落地窗纱帘永远分隔着室内与室外的视线。庭院边上种着时令蔬菜,夏天小西红柿硕果累累,冬天菠菜绿盈喜人。前几日收获后的两棵菜花枝杆上簇拥着小黄花,掩映在棱角圆润的雪朵里,任凭风吹雨打,它们安静伫立它们的,如同这位老妈妈默无声息的日子。看见我走过,她抬起了头,“呵呵,下雪了!”,就这样微笑着轻声一句,又低下腰身收拾,话语中略微喘着气。“是啊,雪真大,您真不容易啊!我也笑着回应她。一场雪打乱了平日难得一见独居老人的生活。

 

午后,雨雪止住,风仍在使劲地刮,路面近乎平整,只留下湿润水印,等待最后风干。房顶、路边泥土里残留的小雪堆,吸引着孩子们的眼和手。风冰冷若刀,从脸面撩过,耳边擦过。接了小女,碰见同班伙伴悠子的妈妈,一个年轻元气的妈妈,总是习惯徒步三站到横滨上班。今早大雪,仅仅二十分钟的步行路程,她等车用了三个小时。这会她一边洒播笑声,一边兴奋地跟我描述,“我老家是静岡的,那里一年几乎见不到雪,今天下雪真让人高兴!”她总是一副乐天派,像个孩子,天热时袭身连衣裙,冷了棉装加条半腰裙直拖脚跟,浑身有散发不完的热量。我突然想起她跟我说过藤棚商店街逢四必有集会,可前几日去了却没碰到,于是又问起她,“啊——,那是夏季三个月吧!”她仰头略鼓起腮帮,微闭着眼思索的样子,答复着我。

 

悠子和小女,两个五岁小姑娘背着儿童双肩包一路欢歌,一会从路边积雪里捏一小把雪,揉个雪球,使劲摔打到地上;一会又把雪球贴到雪堆上,用小手压实;嘴里也不歇息,几个单词片语的,儿童即便如此交流,也无比欢心。离开幼儿园百米之外了,我突然想起雨伞还未拿,“噢,忘了伞了!”于是,母女四人又嬉笑着返回,孩子们又到了那雪堆,重复着刚才的玩耍。半路上,女儿天真地跟我说,晚上要和大哥一起堆雪人,想必她还记着两年前那场五十多年不遇的大雪,那场封路封门的大雪。

 

周日下午,去温泉的路上,天空突然阴郁起来,为了给女儿一些期待,让她更加阳光,我说晚上就要下雪了。周一清晨,她说妈妈怎么知道要下雪呢?我说因为妈妈一直都是八十八岁啊!把这事说给悠子妈妈听,两个女人哈哈大笑,四人一路笑语走到车站,互道“沙扬娜拉!”雪后的黄昏时分,冰冷的空气,快乐的人语。

 

横滨每年总有一两场可以倾听之雪,没有轻柔的一片一朵,而是哗哗唰唰的迅猛磅礴。碰巧赶上,就这样听雪之音、闻人之声、以文示图。(文/贠 琳蓉)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