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博客 / 深夜随想
深夜随想
字号:  2015-12-28 15:36:29        随想

记得曾经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国的电视里开始有外语广播讲座。最常见普通的当然是英语讲座了。除了有一位教师担任正式讲课之外,也会在讲课中穿插一些小品片断,有时也剪接一些现成的外国教学片插进去放。记得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第一次听见“gin tonic”这个鸡尾酒名称。那个时段中国放的那些电影就别提了,好看的几乎没有,于是很佩服那些洋人,把教学片表演得生动逼真,尽管只一点点,有时候真的还挺有意思。

 

有意思,对白也就容易记牢,教学目也达到了。记得有一场两人对话,一个在说这也没意思那也没意思,于是另一个问,“说真的,你到底喜欢什么?”被问的那个回答,“我喜欢旅行、晚宴、舞会、美食,哈哈哈哈哈……”。

 

由于当时所处的环境和受的教育不同,对那种爽快的直言不讳和幽默自嘲有点吃惊,却同时在直觉上又立刻接受了。

 

那时以为教学片么,总要找出点官样文章或者一本正经有意义的话来说说,所谓有意义的话,当时以为不外乎一定是学习啊,工作啊,奉献啊之类。现在再想起来,那完全是一个被统治者洗得一穷二白的脑子。

 

很久以前的事了,睡不着竟重现出来。

 

不久后就来了日本。年复一年,这里的大休假,像黄金周,夏休,元旦正月等日子,结束后回到公司,日本人习惯从部长开始谈感受,基本上都是生活里的一些话,像“哦休假么,到处人多拥挤,在家里吃吃睡睡就过掉了,这不,又肥了点哈哈”,“没辙,一年了好像说不过去,努力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去了趟夏威夷,只有比平时更累”,“头两几乎都在睡觉,然后大扫除,平时积攒下来的……”等等。

 

渐渐地想想也是,休假是每个人私人的时间,是各人放松一下随意说说生活里避不开烦琐事的时间,或者一些趣闻,就像是在落幕之后的小息。哪需要装模作样。

 

工作日才需要全神贯注。那些,确无必要平时挂在嘴上寻找自我存在感,逼人承认你有多重要。何必呢,放心吧。世界这么大,你死了一定照样日出日落。

 

前几年曾经在香港的摩罗街,看见有大陆文革时期的毛泽东头像,红色封面语录,和那个时期市面上卖的那些色彩质料都很简陋的塑胶玩具,生活用品等,都被收集起来作古董卖给游客,站在那里很发了一阵呆。

 

看见那些东西就想起那个时期,好像还很近,无意间竟已经时隔半个世纪了,那些东西今天已作为古董在供世人观看。因为亲身经历过,重新在心里过滤一遍那个时代是件沉重的事,但沉重之中又有一种割却不了的牵连,将当时的一些昼夜勾勒出来。

 

一些外国游客在那里流连,又是另一番心情。因为那个时期是偌大中国震惊世界的一笔,亲眼看见那些东西,可以清晰原本模糊的揣测想像。对东方特别是对中国有兴趣的人,尤其在意。但无论如何,事不关己,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对于自己,上面已经说了,看见只是意外。那些与其说是古董,不如说是那段历史的证物。

 

复古也作为流行,有真古董或者仿古董出现在市场上,供人各取所需。鱼龙混杂真伪难辩,除了真正懂行的人。

 

曾经拥有,今日才有怀念之情。否则又在怀什么劲呢。

 

据说文革时那些像章、袖章、语录、军服等,也作为怀旧主题用来布置一些商店餐馆酒吧,那样别出心裁,主要是为夺人眼球,乘那些当事人还未完全消失,店主可谓煞费苦心。不错今天看来,那些已是过去式,也总是旧。

 

时代就像一个万花筒一般,一轮轮折射出各种奇光异彩。(秋语 星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