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博客 / 循环
循环
字号:  2015-12-21 16:59:01        循环

感觉时间像船,悄然无声从身边破水划过——自己青春飞扬的情景还在眼前,却一回头发现自己的孩子都早已在青春的跑道上飞奔。“两鬓泛白”曾经是自己满怀深情形容父母的词语,但镜中的自己不知不觉也是这番模样;明明年轻的时候,经常会对自己说:“我不要成为母亲这样的母亲。”但突然发现自己生气时的表情,和那年气急败坏的母亲是如此相似。人生,好像就一场无限量的轮回,周而复始地演绎着获得和给予,亏欠和无私,教育和成长……

 

小时候,想当然地认为人生是一场好玩的游戏,可以邂逅许多朋友,可以遭遇很多趣事,可以去一些自己想向往的地方……除了考试,好像这一辈子应该没有什么值得烦恼的事情。

 

上课时和邻桌传传纸条,下课后和同学们玩官兵捉强盗,跳橡皮筋,回家时有好吃的国光苹果,餐桌上是外婆做的竹笋烤肉,咸肉菜饭。即使偶尔和小朋友起起争执,转天也会雨过天晴,又和好如初,关系好得像亲姐妹似的。

 

那时候,我不知道在自己无忧的童年中,有着长辈们的付出。我从小是外婆带大的。因为是家族里第一个小孩,所以享尽了家人的宠爱,觉得饭来就应该张口,衣来就应该伸手。深冬,半夜醒来看到外婆坐在小板凳上给我补破了袖口的棉袱,也觉得好像是理所当然的,扭头又会睡过去;没有太多想法,也没有太多内疚,甚至不觉得这就是幸福。

 

进入青春期,我感觉好烦恼,因为我突然觉得管我的人太多了。外婆要管我,父母要管我,老师要管我,连邻居阿姨,门房间的老伯也要管我……这世间好像充满了各种监控和管制,我突然发现做人好像没有小时候想的那么容易,甚至有些艰难。

 

14岁的那年,我为一件小事情和母亲吵架,我对她大声地叫:“你有什么权力这么要求我,我就要按照自己想的去做,我长大了。”母亲也用同样的大声告诉我:“你翅膀还没有硬到可以自己出去觅食,你现在必须服从大人对你的安排。”

 

回首那段时间,感觉最大的痛苦是来自自己的母亲的。对我的教育,她有些专制,我好像永远在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穿自己不喜欢的衣服,学自己不喜欢的英语和数学,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并恐惧自己将成为自己最不喜欢的人。那些日子,所有东西都是父母硬性安排的,我没有选择的自由,因为我必须听话。听话,在那个年头是孝顺的表现。

 

现在想想,自己那几年或许人生中思想上最痛苦压抑的几年。因为已经不像小孩儿那样一无所知,也不像成年人那样成熟,那种似懂非懂的长大让我本能上想摆脱父母的高压,却因为经济无法独立而只能唯命是从。

 

于是,我选择了逃离,逃离的方式是结婚。我远嫁日本,父母鞭长莫及,加上丈夫是一个性格温和,万事相商的人,我第一次尝到了自由的味道。自由,原来这么好,像清晨打开窗户迎面那股微甜的空气。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我家有儿初长成。我发现其实自己没有真正的自由过,也没有过上自己想过的日子。我被家里这个小东西束缚了许多年,等我觉得他长大了,可以让我松一口气的时候,他进入了青春反抗期。

 

只是,现在我发现儿子和我经历了一个相似的情感过程。小时候,他那么听话,小小的礼物和美食都能让他雀跃不已。现在却很容易生气,这使我开始有了作为母亲的愤怒。愤怒时,我看到他的表情,感觉他的那种表情和我年少时一模一样,那样痛苦,那种冲动,同时也是那样无辜。而这一切也让我开始了解了自己在青春期时曾给父母带来的痛苦和伤害。

 

于是,我一边克制着自己,努力地去理解他,一边内疚自己也曾给父母带来犹如炼狱般的生活。相信,母亲也像我现在一样无助过,我相信她和我一样也背着人流过很多眼泪。

 

 

人生真的是一场欠债还钱的连环过程,在这样的循环中,我们努力地生活着。我相信,有一天儿子也会像一只小鸟一样远远地飞走,而我也会像我的父母一样站在原地,眺望天空,翘首他的归来。(向轩)

下一篇:大连小吃—炒焖子 上一篇:从心开始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