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博客 / 知日派是怎样炼成的
知日派是怎样炼成的
字号:  2011-11-30 14:46:09        研究 日本 学术

林叶

著名学者资中筠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一件事情,当年她的父亲赴日本留学,在日本的图书馆里看到一份日本同文书院对中国各省调查记录报告,其中记载了他们老家湖南耒阳县深山老林里的一种无烟煤矿,这种无烟煤质量极好,燃烧之后无味、无烟,燃尽之后只留下一点白灰,被当地人是为宝藏,村民用来取暖做饭之余,有的还挖煤挑到30多里外的一个水陆码头卖个高价,发点小财。由于交通不便,当时对这样煤矿的开采并不容易,也没办法大规模的遇到外地,在中国其他地方都未能用到这样的煤,所以几乎不为外人所知。然而日本的这份调查记录报告里却详细记载了湖南宋阳田心铺某山上有无烟煤矿,这令资中筠的父亲对日本既佩服又吃惊。因为她父亲看到这个调查报告的时候是1917年,可见这份报告早在这之前便已完成,那时候并没有现在这样先进的技术,没有什么先进仪器可以进行勘探,但是日本人却能得到连当时的中国政府都无法得到的如此详尽的资料,可见日本对中国的研究是何等的仔细与认真。

 

多年前我来日本留学,在学校得图书馆里看到的关于中国的研究书籍多如牛毛浩如烟海,最让我吃惊的是,在学校图书馆的地下藏馆里,居然藏有无数中国的县志,而这样的县志在中国估计没有多少图书馆会收藏吧。如果要问日本人如此认真细致的研究中国是否延续了历史上的军国主义和对中国得虎狼之心,我是不得而知的。至少在图书馆里对于其他国家的研究资料也不在少数,如果一定要让我下定义,那么我只能说日本人的研究精神让人佩服,他们在研究任何一门学问的时候,都非常的理性认真,撇开了多余的个人情绪,抱着充分的尊重与兴趣去进行研究,甚至连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实用主义也被他们放下了。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是非常可怕的,那就是为了学习而学习为了研究而研究的人,他们往往会超越时间、历史、现实的局限,为这个世界留下难以想象的宝藏,而恰恰在日本有很多很多这样的人。如果说,中国和日本相比输在哪里,我想就是输在这里了。

 

地球人都知道,中国人对日本的情绪是非常纠结的。这样的纠结很难让中国人正视日本的强大,所谓的强大,我不认为仅仅是经济上的,而是其更深层的思想上的强大。十年前我初到日本,在大学里研修日本文学,可是不论是什么课程,老师总是言必称中国,这让我这个中国人的自尊心得到极大满足的同时也在我心中对日本文化产生了鄙视,甚至曾一度无知的向国内朋友宣称:“日本民族是一个废物民族,因为这个民族没有自己的文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