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博客 / 列车上的死亡陷阱
列车上的死亡陷阱
字号:  2015-02-27 15:50:31        

近日,王先生原本打算在除夕当天接父亲从老家来深圳团圆,他在深圳西站没能等到父亲,后来1203次列车乘务人员才发现其父亲倒在车厢的洗手间里,法医鉴定死亡已8个小时。其父亲名叫王家明,今年59岁。王先生介绍,由于自己母亲已经在深圳,父亲在老家上班,平时身体很好,并没有什么疾病,所以才放心让父亲一人前来深圳。

网友纷纷质疑这趟列车的管理与服务质量。王先生未能接到父亲,铁路方面声称老人可能提前下车了,并且信誓旦旦地说,车厢里包括洗手间在内都没有发现老人。直到在王先生强烈要求下,才最终在洗手间里找到了死亡长达八小时之久的老人。那么就有两个疑问,列车每到一站必须先关闭后开启洗手间,乘务人员为什么没有发现呢?再就是按照列车行车的常规,卧铺车厢乘客上车后要换票,并在快要到站之前重新换回票。王先生的父亲未能换票,乘务人员应该警觉到老人可能会出事,至少应该报告乘警,采取必要的找寻措施,可惜这两点都没有做得到。

仔细留心一下就会发现,列车上一些莫名其妙的案件不少发生在洗手间。据网络披露,2010年1月25日春节前夕,张某在湖南省衡阳市火车站购买从长沙开往南宁的2513次列车的硬座火车票,当天晚上21点41分乘车,随行的还有张某姐姐、姐夫以及同村人共五人。据事后张某陈述:当时由于正值春运期间,乘车人员人满为患,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张某将行李交给同行的姐夫看管后就一个人去别的车厢找位置。1月26日凌晨五时许,列车进入广西鹿寨县境波寨段时,张某上卫生间。当时旅客基本上都睡着了,也没有发现乘警在岗巡逻,这时卫生间门口有四个男青年站在那里抽烟,其中一个递过一支香烟,张某接了烟,但没抽,就直接进了卫生间。解手之后当张某出来时,随即被这四个人堵在卫生间门口,其中一人伸手向张某要钱,张某表示无钱并拒绝。四个歹徒强行抢走了张某衣袋仅有的600元。抢钱后,歹徒怕张某报警,用毛巾捂住张某的嘴巴,不让张某呼喊,之后张某就被歹徒从卫生间的窗口抛出窗外,落到铁轨上,之后就不省人事了。

直到被南铁列车T189发现救出并送往柳州鹿寨医院救治。由于张某伤势过重已经面目全非,在医院里家属差点认不出来。经过全力抢救,在休克了29天后,张某终于清醒了。虽保住了一条命,但由于在抢救时割开声带,造成声带被破坏,张某说话比较困难,双手无法正常吃饭,靠拐杖行走,经司法中心鉴定为三级伤残,终身残疾。从2010年1月26日事发至2013年8月,历时三年多的艰辛历程,张某追讨的权利始终没有得到定论,涉事部门没有承担责任,使得案件进展异常艰难。

2007年也发生了一起疑点重重的案件。杨克志兄弟俩乘坐的是1月17号从深圳开往北京西的T108次全封闭空调列车,弟弟杨克宁说,由于他们俩只买到一张火车票,哥哥拿的是站台票,所以上车后两人就暂时分开了。18号中午下车时他没等到哥哥,也没多想就独自回家了,但此后杨克志却一直没有回来。不仅如此,从不关机的杨克志的手机也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报警后杳无音信,杨克志的家人开始顺着T108列车停靠车站一站一站排查。与此同时,家人通过查询手机话单,发现杨克志最后一次通话是在车上接听他女朋友的电话,时间是17日晚上九点半。按照运行线路,列车此时应该行驶在江西赣州境内。于是,杨克志家人又分别两次向赣州站电话报警。杨的家人决定亲自南下赣州,在赣州火车东站派出所里,杨克志的遗物,身份证、手机、钱包、钥匙,一应俱全。

赣州东站派出所对杨克志的家人说,1月17日晚上10点钟左右,T108次列车驶过赣州站不久,赣州东派出所就接到该列车工作人员打来的报警电话,称有一名男子不知什么原因飞出窗外。经过沿线寻找,铁路警方于18日凌晨2时,找到了杨克志的尸体。广铁集团广九段、事发辖区赣州火车东站派出所、赣州车务段,这些部门最迟都在1月19日就了解到这一情况,然而这些部门中却没有一个及时将此情况告知死者家属,而当死者家属通过自己调查了解到这一情况时已经是1月25号,距离杨克志出事已经过去了整整7天。据赣州车务段等事故处理部门的结论是:“杨克志是自己打碎厕所车窗跳车死亡的”。赣州车务段业务科曹晓明:杨克志进了厕所以后,反锁了厕所门,然后有乘客听到厕所里面有敲破玻璃的声音,乘客再向工作人员报告,工作人员打开厕所门的时候,才发现一部分玻璃已经敲碎了,人不见了。但令杨的家人不能接受的是,T108次列车厕所里的玻璃均为双层钢化玻璃,尺寸只有29乘48厘米,在下面的窗户还有为了旅客安全加固的钢条。既然如此,身高一米78、体重180多斤的杨克志要想徒手破窗而出飞出车外,就必须要穿过这样双层密闭,并且装有钢条的钢化玻璃。这可能吗?弟弟杨克宁说:“他很高兴,他本来回家要给他结婚的,日子都定好了。”

保证乘客的出行安全是铁路方面应尽的责任。除了出了事故勇于担责以外,对于列车上的死亡陷阱厕所,铁路部门是否也该采取一些措施:比如,安装紧急报警装置,厕所门的上部采用玻璃门,以便外面能及时观察到厕所里面的动静?(晏英)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