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博客 / 指标处处有奇葩朵朵开
指标处处有奇葩朵朵开
字号:  2013-12-31 09:46:37        指标 处处 奇葩

晏英

日前,有媒体对近年来各地的“奇葩指标”进行了盘点和梳理。

火化指标,每1000人里必须“烧”6人。这是河南柘城县慈圣镇政府,在2005年推行殡葬改革的过程中,给村干部下的死命令。村干部要是完不成火化指标,要么受罚,要么辞职不干。前些年,广东个别地方在统计遗体火化率时存在指标“摊派”现象。2005年,广西钦州警方破获一起卖尸案。3名广东化州籍嫌疑人分别从北海、合浦和钦州的殡仪馆“收购”了10具尸体,准备运回广东顶替完成火化指标。警方调查后发现,3名嫌疑人之前曾多次从钦州市殡仪馆“购买”尸体。

罚款指标,每名上路交警每月的罚款任务至少是15000元。这是安徽省灵璧县从2007年开始执行的量化考核标准。该标准规定,每名上路交警每月必须完成300条“违法信息录入”。也就是必须进行300起的交通查处并罚款,一条信息意味着罚款50到200元,所以罚款任务至少在15000元以上。

捐款指标,厅级干部最少1000元、处级干部最少500元、机关事业单位人员不少于100元。这是2007年6月山东威海市委市政府发起“慈善月”活动的考核指标。结果,在短短10天里,募捐现金近2000万元,企业认捐基金超过10亿。

破案指标,为了完成当年的办案指标,竟然让“线人”花钱从市场上“雇”来13名民工充当“犯罪嫌疑人”。这是2004年吉林市清河派出所所长下达的规定。待他们蹲完3天拘留后,再把钱付给他们。其中有六人前一批拘留刚出来,又随第二批拘留进去,“演”了两次。

烟酒销售指标,最近湖北省公安县章庄铺镇给每个行政村分配了10件酒、200多件烟的烟酒销售任务。公安县不少乡政干部现在已无心工作,都在忙着卖烟卖酒了。县里宣传称,公安人要喝公安酒,湖北人抽湖北烟。

还有,河南省永城市顺和乡的结扎指标。2011年3月顺和乡的六旬单身老汉刘长江,在收取了“介绍人”300元好处费后,被带到当地计生服务站做了绝育手术—结扎。之所以要给一个毫无必要的人做一项多余的手术,是因为要帮着村里完成“每年8个结扎指标、5个引流产指标”的计生任务。

民众在为“奇葩指标”惊诧不已之余,也不禁心生感慨:它们都是怎么出台的?地方政府部门又是基于什么样的思维逻辑?

有些指标是地方长官急功近利、谋取政绩的表现。上级下发指标给下一级,然后逐级分解,完成的有奖,没有完成的便给予惩罚。在考核高压和利益考量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就会催生各种弄虚作假现象,并导致行政乱作为。

有干部说,没有指标就没有目标、没有动力。以目前的状态而言,没有任何一种方式能取代指标的督促效果。该干部说,其实,长期在机关的人普遍是懒,述职、写总结、大家评比监督,这些都是虚的,只有分派指标管用。

有专家说这是推卸责任的做法。上级有了指示、精神,不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研究科学的操作方式,而一味简单粗暴地往下面搞指标摊派。反正我“定了指标了”、就表示我“做了工作啦”。

在这儿,要说的是,这正是执政管理水平不高、缺乏执政智慧所造成的。在很多场合,指标摊派是各级行政部门惯常的工作方法,因为这种数字分解的方法最简单、最直接,而这种方法也往往缺乏对现实的关照,对人性的关照。不下发指标显然无以量化考核,也无以调动下面的积极性,而下达指标又可能背离实际,为指标摊派埋下隐患。

今天的中国,正在剧烈转型,矛盾不少,困难更多。要破解这些难题,智慧就在民众之中。《尚书》有言,“好问则裕,自用则小。”政治乃众人之事。治国理政,亲身征询于田野,虚心问计于百姓,才能把握民众所思所想,凝聚民智民力。反之,坐在办公室里“憋思路”,找几个谋士“凑点子”,纵有一腔热血,决策部署也难免脱离实际,结果往往很容易走样。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