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博客 / 计划生育,问题多多
计划生育,问题多多
字号:  2013-09-10 11:22:10        计划生育 问题

晏英

6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发文称实施“服务百姓健康行动”。文件称:“进一步完善落实农村计划生育家庭奖励扶助、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和西部地区‘少生快富’工程等三项制度;协调出台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扶助政策。” 这一表态被外界认为是放开二胎的又一有力信号。可是,人口学家、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国家卫生计生委文件所提到的完善生育政策并非新的提法,人口计生政策调整与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并不矛盾,而且“逐步完善政策”并不意味着要“放开二胎”。

今年3月,国务院决定组建卫生计生委、不再保留卫生部和人口计生委的消息一经传出,坊间即猜测“二胎”有望放开。此前,国内20多位人口学者也曾集体提出建议,认为生育政策调整方案应是在全国分步实施放开“二胎”。第一步,在城市地区和严格执行一胎政策的农村地区即刻放开二胎;第二步,2015年,在实行“一孩半”政策的地区放开二胎,即部分地区第一胎为女孩的夫妇可生二胎的地区放开二胎,逐步实现全国全面放开二胎的目标。

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历来问题多多。一边高调宣扬“男女平等”、“关爱女孩”,一边在生育政策上重男轻女。中国农村现在实行“一孩半”政策,即如果第一胎是女孩,就允许生育第二胎;如果第一胎是男孩,则不许生育第二胎,无疑是一种重男轻女的生育政策。

  就在前一天,各大门户网站首页都转载了成都全搜新闻网的一篇报道。报道称,2011年11月1日17时,怀胎已超7月的龚起凤,在湖南省涟源市中医院被注射了引产针,剧烈疼痛30多个小时后,她和丈夫吴勇元见到了已经死亡的孩子,婴儿被护士装在一个白色塑料袋里。吴勇元回忆,被强制引产一个多月后,妻子出现咬人、不敢出门等异常表现。后被医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吴勇元认为妻子的精神失常与当地计生站强制引产有关,一年多以来一直在上访,希望当地部门给个说法。今年7月,他得到涟源市信访办的回复:无法证明精神疾病与被引产的因果关系。安平镇党委书记李志龙在接受成都全搜新闻网记者采访时称:“吴勇元老婆的事要解决,如果说真的跟计划生育手术有因果关系,必须通过合法途径进行鉴定,如果鉴定出有因果关系,那么作为政府,理当履行他的责任。但如果吴勇元不出具申请鉴定的报告,这个程序就无法启动。”同时李志龙强调,中国是法治国家,一切要依法办事。

可是,作为中国规范计划生育的全国性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其中并没有对计划生育行政部门强制引产授权。不仅如此,连作为地方性法规的《湖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也没有对强制引产授权。湖南涟源市安平镇计生服务站的行为肯定属于行使公权力,而法律上未授予其有强制引产孕妇的权利。“法无授权即禁止”。现代法治理论主张,政府的一切权力来自于法律的明确授权。所以计生站人员强行将孕妇引产,是对孕妇人身的违法拘禁与伤害。不仅如此,从医学上讲,大月份引产属于风险性比较大的手术,仅限于自然终止或胎儿畸形、孕妇身体不适于继续妊娠等情形,该类手术属于《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的必须经过患者同意的诊疗措施。从相关报道中看,吴勇元的妻子被引产并非出自她的本人意愿,严重违反了《医疗机构管理条例》。

其实,在一个没有法治的社会里,不仅生者的权利难以保障,未生者的命运也朝不保夕。去年,陕西镇坪县怀有7个月身孕的冯建梅被该镇政府工作人员强制引产,安康市对7名相关人员分别给予撤职、行政记大过和党内严重警告等处分。近日,陕西民众称,孕妇大月份强制引产在当地仍然很普遍,就算是国家计生委多次强调严禁大月份引产,此类惨剧仍然是屡禁不止。据说医疗上的疼痛分为十级,而孕妇生产就是第十级,也就是最痛的。龚起凤在被注射引产针后剧痛了30多个小时,让人不忍想象。没有对别人生命最起码的尊重与恻隐,便失去了做人的资格。

我热爱祖国,但也需要祖国热爱我!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