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博客 / “被死亡”贷款核销
“被死亡”贷款核销
字号:  2013-04-20 16:18:06         死亡 贷款

晏英

在中国,不怕你做不到,就怕你想不到。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奇怪!

河北深州市兵曹乡、唐奉镇农村信用社的一份核销贷款清单显示,43人“死亡”,15人“失踪”。其中至少有19人还活着,副市长、公安局副局长、县公职人员、法院人员、乡镇干部等很多官员在列。

被死亡名单中有现任深州市副市长魏志春、市公安局副局长崔朋等43人。其中官最大的就是魏志春和崔朋。清单显示,魏志春1997年3月7日自兵曹乡农村信用联社借贷41万,1997年7月7日到期。公开资料显示,魏志春在1996年至1998年间任兵曹乡党委副书记、乡长,贷款正是发生在这一期间。魏志春表示,因为“当时兵曹乡财政紧张,为给当地中小学教师发工资,以个人名义贷的”。

现任深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时任兵曹乡常务副乡长的崔朋,在1998年1月18日借款3.2万,1998年12月20日到期。他的贷款理由也是为给教师发工资。而在魏志春和崔朋任职的兵曹乡,当时的“一把手”兵曹乡党委书记王三坠(目前退休)也在“死亡名单”。他分别在1996年和1998年贷款3万和4.8万。

既然是出于“给当地中小学教师发工资”如此正当的理由而贷款,为什么不是乡政府、教育局、财政所出面贷款,却由乡党委书记、乡长、常务副乡长三人以个人名义,分别在不同时期、以差距较大的数额来进行贷款呢?

即便这三位在乡里权力排名前三的人士都同为“活雷锋”,用个人的名义贷款给中小学老师发工资,但这么多年过去了,贷款没还,自己还“被死亡”。这算怎么回事呢?

为什么明明健在的人却被死亡了呢?而死亡就意味着可以将生前贷款一笔购销吗?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的规定,要进行呆账认定需要具备三个条件:1,无继承人承担其债务;2,在金融企业依法对其财产或者遗产进行清偿之后进行;3,在对担保人进行追偿后进行。

通过“被死亡”核销贷款,在全国各地信用社未必是孤案。借钱者赖账不还与信用社想法子销贷,配合得十分熟稔,俨然成为一种“双赢”:赖账者得到捡来的便宜,信用社送了顺水人情并且还有寻租好处。问题是,信用社“被死亡”核销贷款究竟是慷谁之慨呢?说白了,这些都是纳税人的钱。

深州市农村信用联社监事长田立权称,网上爆出的唐奉、兵曹、魏家桥三家信用社共300多万元贷款核销清单,是在2012年五六月份做的,已走完核销程序。他还称,清单中“死亡”和“失踪”核销的,信用社都提供了死亡证明、失踪证明等相应材料。唐奉、兵曹两信用社主任都坚称,这些证明是由公安部门出具。

为何人活着却开具死亡证明呢?唐奉派出所和兵曹派出所的户籍民警却称从未经手过这些人的死亡或失踪证明。“哪个警察敢给明明活着的公安局副局长开死亡证明?”深州市公安局另一副局长张立朝称,“除非户籍警得到了高额贿赂。但被发现了就是双开的问题。没人敢冒这么大的风险。”

提到信用联社,很容易想起一些负面新闻,比如2011年河北沧州信用联社被曝光员工基本工资高达37万;2009年,一位律师替四川信用联社打了个官司,光代理费就拿了2000万。而前段时间陕西“房姐”龚爱爱也被报道,她是因为任职于信用社,才开始了发迹史。腾讯网今日话题《信联社员工如何年入30万》曾详尽的介绍信用联社的体制之弊—信用联社相比其它银行,商业化不足,行政色彩更浓,于是就成了以权谋私的重灾区。

长期以来,征信和监管系统都是单方面的。民众信用不好,银行会有记录,会限制你贷款。尤为恶劣的是,某些银行为了完成信用卡招揽任务,对信用卡的管理和使用故意告知未尽或故意不告知,以致有些民众错把信用卡当借记卡。当不再使用信用卡时,也没有立即到银行办理销户手续。这样,多年下来继续产生的年费就变成了未还的贷款,因而产生了信用不良记录。可是,银行、信用社一旦信用缺失,为了信贷评级则可以 “核销”那些位高权重人的贷款,而且让民众无权查证。这是什么世道?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