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博客 / 解禁的理由
解禁的理由
字号:  2013-04-12 16:44:26        解禁 理由

晏英

中国国家发改委今日对《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有关条目进行调整,曾被冠以“白色污染”之称的发泡餐具将在被禁14年后,重新“合法”入市,5月1日后可以公开生产和使用。

发泡餐具最初被禁止的直接原因是1988年大洪水时,朱镕基总理视察汛情时亲眼目睹了高达1米多的发泡餐具拥堵大坝一幕。随即国家经贸委于2001年4月23日下发《关于立即停止生产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的紧急通知》,将发泡餐具命为白色污染而勒令停止对其进行生产。

虽然被国家明令禁止,但发泡餐具生产企业陆续转入地下。发泡餐盒不减反增,仅2007年,全国市场销量便超过100亿只,其后逐年递增。2010年全国每年消耗的一次性餐盒有150亿个,占据了中国一次性餐盒2/3的市场份额。

白色污染并非是中国一国独有的现象,在西方以及亚洲的日本都在广泛使用发泡餐具。最初,也就是在1988年,因其制造成本低、安全、耐油等特点,中国从台湾引进了制造发泡餐具技术,并得以推广。今天我们可以发现,在日本有许多关于发泡餐具治理的相关规定被相继出台,而且百姓在平时生活中积极遵守政府的规定。而当年,中国发泡餐具阻挡大坝的震撼一幕也正说明了发泡餐具的回收处于无人治理的状态。面对今天的解禁,我们不得不质疑:相隔14年再次上市的发泡餐具回收的相关工作已经妥当了吗?我们会不会再次重蹈覆辙呢?

官方解禁时给予公众的理由却值得我们深思。对于发泡餐具解禁,发改委给出的解释是“最初出台禁止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使用的环境已发生很大变化”。具体包括;它符合国家食品包装用具相关标准,使用后可以回收再利用,国际上许多国家和地区一直在使用,可以节约石油资源,随手丢弃垃圾的行为已大幅减少,废弃物回收体系逐步建立。

政府的理由给人一种牵强附会之感。事实上,目前中国的垃圾回收体系还不健全,尤其是在没有人愿意分拣发泡餐盒的情况下,将其从垃圾中分拣出来要花费很大的人力财力。此外,发泡餐具回收还面临体积大仓储运输费用高、含油多不易清洗、清洗废水处理困难、二次污染严重等一系列问题。对于回收管理的具体机构、程序、责罚等等相关的规定,均没有进行详细的说明。

而且,发泡餐具解禁的新闻和450万公关费的新闻同日登报,促使公众将自己的疑问诉诸于450万背后是否存在着权钱交易。这一怀疑也许不一定合理,但至少说明,解禁决策背后存在着大量的利益集团,他们对解禁的渴望与公众对解禁的担忧,形成了鲜明对比。

当初,发改委发布发泡餐具禁令就曾被质疑不合法。因为,发改委禁止发泡餐具属于行政行为,必须履行法定程序,要有相关法律依据,并召开听证会,履行沟通义务。但当时发改委并未按上述程序来做就出台了禁令。如今,发改委再次决定解禁,同样没有提前给公众一个解释,更没有经过广泛征求意见等程序—禁止很随意,解禁也匆忙。国家如此匆忙决策是对未来发生的任何难题都胸有成竹,还是先发展后治理呢?

对于这件事情的发生,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我们唯一能做的是质疑,幸好还有言论自由。但是我们庆幸的同时也应该反思,为什么我们作为国家的主人,却参与不到事件的其中呢?国家两次匆匆下发行政文件听取的是谁的意见呢?又代表了谁的利益呢?发泡餐具“合法”了,生产商无疑是拍案叫绝的第一人。解禁之后,那些再次“合法”的发泡餐具企业多半也会投入解禁“支持派”的怀抱中,从此休戚与共。这一阵容包括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绿色包装专业委员会、中国包装联合会塑料制品包装委员会和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循环经济分会(筹)等。行业协会中有代表各大利益的代言人,但偏偏没有代表普通老百姓的身影出现。为什么我们总是事情发生之后才被知道:有权利发表自己的见解。我们或许在庆幸我们至少还拥有自由言论的平台,殊不知这是对其意义的错误阐释,当我们与政府代表面对面互相交流时,才是自由言论时刻的真正到来。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