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文艺 / 春天里的等待
春天里的等待
字号:  2013-05-31 11:14:44        

天里,我拥抱过春光,亲吻过芬芳,送走过日暮,迎来过朝阳。可是,绵绵春中,时常一个人翘首以盼;柔柔春风里,时常一个人拭目以待。

春天,怀着对人间美好的憧憬,我种下希望的种子,祈盼着它生根发芽,并在每一个季节开出等待中的渴望:渴望春天不再有日遗留下来的料峭春寒,而应该处处春暖花开,所有阴暗的角落都能洒满阳光;渴望日里盛开着火热的激情,用那激情的火焰点燃生机勃发,烧毁猥琐,让那些蜷缩的灵魂把柔软且圣洁的心妥帖安放;渴望秋日里燥热荡然无存,鞠一捧小桥流水的清凉,拈一缕清朗果园的馨香,在荒芜中写意着迎风飞舞的片片金黄;渴望冬日里盛开着一样的圣洁,所有的肮脏都望而却步,扯一朵白云做成抵御寒冷的衣裳,在严冬包裹温情抵御寒霜。假若人善人欺天不欺,善有善报,天道酬勤,但愿幸运女神能承载我的牵念穿越一切阻碍来到我的身旁,在每一个季节为我的等待保驾护航!

生命旅程里,我最渴望的等待,莫过于能得到幸运女神的垂青;辛勤付出后,我的等待,却是能得到成功的拥抱和亲吻;精心呵护绿草红花后,我的等待,却是她们不再凋零。然而,很多事情在很多时候似乎不尽人意:本想等着花儿开,没想到坐在花苞里的花仙子竟然千呼万唤不出来;本想用自己晶莹剔透的汗水就能浇灌出常开不败的花,没想到到了秋冬时节她们还是慢慢枯萎、相继离开;本想用真诚善良、勤劳勇敢来博得幸运女神的一次回眸,没想到如今还得不到她的青睐。曾经想抛弃想过着无拘无束的生活:年少时,尽情挥霍时光让青春在蜜罐里面滋润,享受那短暂的惬意;暮年时,拄着拐杖散步,晒晒太阳,就此度完残年——但是,睡梦中时常灵光乍现,头上的天空飘着的祥云云端,有一双眼睛正坚定不移地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于是,静静地带着迷惘走进梦境的我,轻轻地带着渴望从梦境中走出来!——不是我坚强,而是在无奈中不甘心丢失怀揣了好多年的梦想。更何况,不断轮回着的四季中依旧有值得我珍惜的风景:春天的花开,夏天的青山绿水,秋天的落叶,冬天的回味——无一不是维系着我新生渴望的源泉啊!为此,我等待着,我为渴望而等待着。纵然花开到荼蘼,那些生命旅程里相知相惜的幽香也会永远余韵悠然。

可是,现在还是春天,有什么样的渴望堪比渴望已经栽培多年却尚未绽开梦寐以求的花朵彻底绽放还要迫切呢?于是,等待在渴望中诞生了。都说有耕耘就有收获,有付出就有回报,然而,我精心呵护的花园里,呈现在眼前的不是半开半放的一帆风顺花蕾,就是还沉睡在青纱帐幔里的莲花;不是含苞欲放的月季花,就是从未开过的桂花。等待愿望成为现实之心也因为曾经的耕耘或付出而变得越来越强烈,信念亦坚如磐石——就算此次等待好比大海捞针,也要用天真烂漫的坚持等待下去,把那一缕痴绝融入心底,相信会等到有一天海枯了,石烂了,大海捞针就不是幻想了!

谁知道?等待,宛如难以割舍的情缘,静静地在心中缠绵;等待,仿佛一个做了千年的梦,轻轻地缭绕在脑海里,因不忍离去而流连忘返;等待,似乎注定在万般无奈的今生中,要赴一次前生的约定,还一个前世的夙愿。在这微凉而寂寥的日子里,或用忙碌的工作和学习来充实自己,让自己无暇顾及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愁绪,或用指尖绽放出的魅力来慰藉着疲惫的心灵,或常常独自一人静立我家花园里,期待着能有那么一天与成功深情拥抱,共舞一曲地久天长!

时间在忙忙碌碌的学习和工作中不停地溜走,时值草长莺飞、绿荫蓊郁的暮春时节,我的等待没有歇息,仍然在心中荡漾。抖落繁华后的静谧中,童年纯真尽管皆是些散落在记忆仓库里的记忆碎片,也会在等待的日子里,忙里偷闲时,在心灵最软处抽出一根丝线串连成生命中人之初的美好,在漫长的等待中把逝去的童年回味悠长。或者,用珍贵的分分秒秒谱写出一个个跟随着脉搏跳动的音符,再注入那心驰神往的渴望,变幻出一首贯穿于生命中的炫丽乐章。

岁月长河里的朵朵浪花,在指尖悄悄滑落;而指尖上留下来的墨香,渐渐凝结成浓浓的心事。春天里漫长的等待,没有等来我所等待的能打开我心结的钥匙,却等来了难得的五一节小长假。本来可以让疲惫的身心好好休息,可是,由于临时接到通知要在周六加班而未能如期休憩。好不容易忙碌了一早上总算忙完,回到家里吃了午饭坐在书房里品着香茗休息。窗外,风声、雷声、雨声构成了一曲暮春交响曲,似乎就是为这一年春天开的闭幕式而准备的送春曲,又似乎是为即将到来的夏天准备的迎夏曲。正在凝神间,妻子叫着“下雨了,快收衣服!”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快速地离开书房跑到花园里,用晾衣杆把晾在花园里的衣服全部从晾衣绳上收了下来,交给妻子抱回客厅里,自己却没有马上回客厅,而就在花园里驻足了一会儿。

多风多雨的暮春里,难以煎熬的等待中,停下慌乱的脚步,静静地伫立在莲花池边,听雨声淅淅沥沥地跌落在莲花池的水面上发出了一个个轻松惬意的音符,看如断线了的珍珠的小雨点在莲花池的水面上溅起一个个水花且荡起了一阵阵涟漪;远处的山脉却好像被笼罩了一层薄纱,蕴藏着一段如烟如雾的往事。一阵凉爽的风吹来,让人觉得神清气爽,一周的疲惫仿佛烟消云散,等待中的焦虑也随风而去。

刹那间,风雨中观花的雅兴被激起了——我想看看我刚买的月季花是否风采依然,是否安然无恙。昨日上午下班回家,路过北门桥,一位老汉用板车拖着一车的花卖,其中一盆已经开了两朵白花和另一盆长满了许多红色花苞的月季深深地把我吸引住了。于是,我买下了这两盆月季花。当晚,借助灯光我端详了她们:那一盆白色的月季花傲然地怒放着,没有什么瑕疵;而那一盆长满红色花苞的月季花,支撑着一个花苞的花枝却“骨折”了,正沮丧地耷拉着脑袋。我从厨房里找了一根筷子和一小段编织带像上夹板一样给她上了个夹板。此刻,我再端详着这两盆月季花:白月季花,一朵仿佛冷艳绝俗的女子,亭亭玉立地随风摇曳;而另一朵恰似情窦初开的少女,羞答答地低着头绽放着她的娇艳。受伤的红月季花,花苞尚未绽开,却抬起了她高贵的头颅,怀着感恩的心回报我以淡淡的笑容,且又义无反顾地上着“夹板”和我一样在风雨中等待着病愈,等待着花开——等待着,别无选择地等待着,不再黯然神伤!

在静静流淌的韵律中,独守一方净土,听一曲清冷的梵音,沉淀心情,让生命留住纯美的色彩。在将要离开的春天里,怀揣着妍丽的渴望:等待在夏日骄阳的倾洒中,冰凉的心渐渐温暖如初见,激情慢慢燃烧起来;等待没有开过的花做一次美丽绽放,沉睡于青纱帐幔里的花仙子们能尽快地走出梦境,半开半放的花彻底绽放不再徘徊;等待所有的伤痛都随风飘散,春天里栽培的梦寐以求能在夏天盛开,并能永远得到幸运女神的青睐……

乍暖还寒处,是春天里孤单执著的等待;灯火阑珊处,足以让我寄思量于一生的你,何时才来?

下一篇:大地雨韵 上一篇:山路间的守望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