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文艺 / 山路间的守望
山路间的守望
字号:  2013-05-31 11:13:56        

山间的路总是悠长悠长,山里的路难免要翻过许多山坳,翻过许多山梁,越过许多高坡,越过许多沟谷,穿过许多田坝,穿过许多村庄。

在我心目中,山里的路有长有短有近也有远,远到天边近在眼前,说多远就有多远,唯独心路不远,以山里为起点,通往山里的通往山外的四面八方,条条山路回过头往回走回头望只见路相通相连,虽是路与路不同,但人们对路的理解和体会却相通相同。

一直以来,尽管岁月的无情流逝和的转换,我总是把山里的路比喻和想象为一座无形的“桥”,它无时不在连起我的山里那个家。有时也把山里的路比喻和想象是棵长青树,是条航道,是坛老酒,家是树的根,根深叶茂,家是港湾,一帆风顺,家是酒坊,四季飘香

这些年来,每每我在山里的路上来来回回,往往返返的时候,一上路就勾起我许多抹不掉忘不了的记忆,山路上曾留给我许许多多鲜活鲜美的故事和勾起我无边无际的回想

小的时候,从我懂事之后,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山里的路寄托着儿女对父母的守望。在我的孩提时代,山里的日子过得清苦,在这僻远的山旮里安家落户,四周是山,几十户的人家坐落在山脚下的山湾里,地无三尺平,出门就是爬坡,父辈们依托在这里的刀耕火种,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升而出日落而息,披星戴月,年复一年的原始生存方式支撑起一个个家。父辈们要进山出山,上山下山,进山上山开路,割草,砍柴,出山赶墟场或买或卖走亲访友或下山下田下的种阳春盘庄稼,早出晚归,用日头当钟,月亮不爬东山不放工,日头不落西山不归屋。天天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一年难得几天闲的日子。每到夕阳西下,幕徐徐降临的时候,儿女们把当天的晚饭晚菜煮好炒好,把家里的猪、牛、羊、鸡、鸭喂好关好,姐带上弟,哥带上妹,活蹦活跳地来到村口,眼巴巴的望着通往村外回家的路上等待劳作了一天奔波了一天的各自父母亲双双归来,那焦急的神色挂满儿女们鲜嫩的脸上,如同一株株干枯的小草等待春风的抚摸,碰上别家的父母回来开口就问看到了自家的父母没有?知道了父母的行踪,心头便踏实了许多,相反,心头里空落落的,心直往父母是否遇上什么意外的麻烦事,是否有了什么三长两短的坏方面去想,谁家的儿女最先等到自家回家的父母,谁家的儿女脸上有光。有时,直到天色渐渐淡暗下来,远山渐渐模糊起来,还是没见父母回家的踪影,这时,他们只好回到家,小的就站在大门外依着门框等望,稍大一点的儿女便点上火把,直奔村外父母回家该走的那条路边走边呼唤妈回来了没有,那呼唤声唤起了急急地往回赶父母们的回应。那年头,根本没有如今方便快捷的现代化的手机联系工具,但儿女们对父母的守望显露出来的亲情,能让父母们得到了至高无上宽慰和燃起火一般的激情和希望。

随着儿女们的渐渐长大,山里的路便成了父母对儿女远离山里在外奔波打拼归来的守望。我妹妹20岁出嫁那年,走的那天,父母亲送了一程又一程,离别时语重心长地说:到了婆家,不能像在家那样任性,要尊重公公婆婆,要尊重自己的男人,要尊重男人的哥兄老弟,要尊重男人的隔壁邻居,要记住,你好他好,一个鸡蛋吃不了,你不好他不好,一头水牛吃不饱…….之后,我常常看父母亲有事无事站在村头的那条山路上凝望,有事无事他们便爬上一座高山上,站在山的最高处朝着妹妹嫁去的远方遥望,一站一望就是大半天,好像在说:天空的白云呀你慢慢走,带上我们的守望,带上我们的问候……每每我看到父母亲此时的情景,我在想,父母亲的的守望就是山里一道独特的风光。

后来,我离开了山里。走的头一个夜晚,母亲一夜不合眼,天麻麻亮就爬起来给我做早餐,整理行李,还特意为我准备了一瓶炒得好香好脆的干辣椒粉和糯包谷粉酸菜,用大口瓶装着放进行李包里让我带上,父亲帮我挑着行李,一直把我送到县城。

在县城的日子里,当我一吃到这香脆的干辣椒粉和糯包谷粉酸菜我就想到了母亲,眼前总是浮现娘为儿女操劳奔波的模样,皱纹过早地爬上了她的额头,银丝过早地点缀她的乌发,记不得有多少次多少回,父母在家备上了什么好吃的佳肴,总舍不得眼巴巴要等到我回家才拿出来吃,娘每每把准备了许久而炒好的佳肴摆上桌的时候,总那么一次次往我的碗里送,看到我吃得津津有味的父母亲久违的笑挂满了渐渐苍老的脸上。

在县城里,为了工作,能回到父母的身边的时候毕竟少了许多,父母亲对儿子的守望变成了牵挂,村头上的路总让父母望不到尽头,他们便把守望和牵挂深深地埋在心头,让它在心地里长成一蓬嫩嫩的青草。他们很固执地想,屋檐下的燕子来了又去的时候,院坝外的那棵老桃树吐新叶开花结果的时候,土里的包谷田里的谷子戴凉帽杨花吐穗的时候,天空中的白纷纷扬扬飘下的时候,四月清明节、五月端午节,八月中秋节,九月重阳节,腊月过春节的时候,是不是该到了儿子从那条通往山外的路走回的时候,儿子在父母的眼里永远长不大,儿子永远走不出父母亲那海阔天空的心地。

随着父母亲的渐渐老去,我也渐渐意识到,回乡下的路应该是儿子对父母亲守望的一种补偿。在外的日子里,手头的工作再忙,时间再紧,我总是加班加点,把手头的工作做完或把工作上的事暂时放一放,挤出时间回家看看父母亲,在他们还健在的时光里,多给他们一点问候,远远要比人间最珍贵的东西还贵重,他们守望和牵挂的是儿女情长。

如今,父母亲已走完了他们的人生之路,他们就在朝着我回乡的那个方向的荒堡上长成了两个土堆和两蓬青草,静静地、痴痴地守望。

父母的守望以一种别样的情思流进我的心田,在焦躁的浮世撑开一片自然的天空。天空下,有情,有,有义,有尊重,有理解,有宽容。于是,沉静下来,驰骋起来,在飞扬的思绪中寻找继续奔跑的动力和力量。

山路间的守望总是悠长悠长,多像一条闪亮的小河在我的心里头流荡……

下一篇:春天里的等待 上一篇:山路间的守望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