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文艺 / 往事如烟
往事如烟
字号:  2013-05-10 12:19:39        

 

四月芳菲尽,五月入墨来。又到梧桐花开的季节,一支素笔,诗化了如烟往事······

------公主题记

几场过后,只见原本颜色单调的世界顿时变得满目灿烂,精彩纷呈。桃花笑靥展,杨柳翠依依。

夕阳未落,仰头凝望。它远没有了中午刺眼的光芒,却晕红了一偶天空。微眯起双眸,看那太阳投射的光环在眼前形成了一环一环的光圈闪动。收回目光,略低了下头,眨眨略有酸涩的眼睛,拢一拢被风吹到眼前的长发。

于五月的窗口,一些往事和着一些心事在暖阳的照耀下,开始跌入脑海。几副时光的剪影,招惹了已经久远的经年记忆。阅尽芳菲,几许缠绵着点点思绪,墨香在指尖流诉滴落。轻挑记忆的纹路,漫谱岁月的华章,倾听生命的跳动,融入古老的岁月河流。

几经岁月洗礼后,演绎一抹沧桑后的成熟。风雨过后,春去春又回。在经年的领悟中,挂一靥浅浅的微笑,释怀,淡然这一份人生感悟。将尘封的记忆穿透内涵中有精粹浮现······

此时漫步在街中便道之上,两旁的枫叶树随风摇摆着翠绿的衣裙,春季,虽不是它最娇娆的时候,却也是绿的入目沁心。从身边驶过的车辆和行人川流不息,置身其中,感受这一份生活充实和动态中寻得一份宁静的心境。一缕春风挟一股幽香轻轻掠过,寻香望去,不知何时,稍远处几棵梧桐树已经满满挂满了淡淡的紫色花朵。

日日上班都途经于这院旁,却不曾发现和去留意它是什么时候长出的花蕾,什么时候绽放的第一朵香花,只知道,待我留意时,已紫云堆垒花满枝头。

朵朵如风铃一样美丽花儿,随风摇曳。于阡陌间,顿时芳香弥漫。那被风儿裹下的落花飘零轻轻坠地,如下了一场融融的春雨。莺歌燕舞,百花娇娆,令人心境陶然微醉。在这明媚季节,演绎了一场春暖花开的繁华。拈花细嗅,回忆穿越时空,如跃入小女孩童年往事之中······童年记忆深处,是校园操场那音乐教室前一排整齐高大的梧桐树。每逢暮春时节,校园里的梧桐花开了,风吹来的时候,清香满院。梧桐花的香味很清浅和淡雅,有一抹淡淡的温暖,承接着春寒料峭与日炎炎。

春风坠落花儿朵朵,我收集成瓶,只为嗅那淡淡芳香,喜欢这淡淡的紫色。梧桐花的花瓣呈五片半圆形向外伸展,越是接近花蕊处,那一抹紫色就越发清浅,几乎成了一种乳白色。总感觉,那向外绽开的花朵,宛若一款摇曳的淡紫色长裙。内心就很想拥有一款如梧桐花儿款式的紫色长裙,曾想着穿在身上,微风轻拂,浸润了满心的激动与陶醉。

宽大的梧桐叶子压入书中做成书签。也会经常看着那叶脉的纹路而常常出神······感叹这是大自然所赋予的杰作!每逢夏日,梧桐树下遮挡了骄阳的火热,我们躲在树下跳皮筋、树下乘凉、树下写生······点点回忆记载了,那曾是头扎蝴蝶花小女孩的学生时代!

在学校的西侧一偶,那里是我们的音乐教室。每周两节的音乐课是我喜的。静静坐教室中,那架风琴在老师手指的弹奏下流水般潺潺溢出美妙的弦律,凝神窗外,梧桐树叶哗哗同奏起和弦。是如此清晰的印记浮现。学唱了首首歌曲,吟唱了人生。

此时耳畔,回响起孟庭苇歌唱的“往事”,那词那句在耳边久久回旋。犹如单放机不停地拨转。

如梦如烟的往事

洋溢着欢笑

那门前可爱的小河流

依然轻唱老歌

如梦如烟的往事

散发着芬芳

那门前美丽的蝴蝶花

依然一样盛开

小河流 我愿待在你身旁

听你唱 永恒的歌声

让我在回忆中寻找往日

那戴着蝴蝶花的小女孩

如此纯真的嗓音,每次听来都深深的打动内心。清晨,为女儿轻轻整理发辫时,那个蝴蝶发夹为她轻别于发间的。看着这张稚气未脱的俏脸,仿若看到了自己少年时的影子。我也曾经是少年······

一个人时,总喜欢静静的听歌曲。感受那一首首歌曲的词意中是对人生的一种感悟。细品慢酌。在歌曲中放飞自己心情,似乎触摸到了梦的翅膀。

都说世间每种花儿,都有属于它的语言,梧桐花开得灿烂辉煌,端庄儒雅。它的花语言又是如何呢?诗人们又曾赋予它怎样的意境呢?

古代曾传说梧为雄,桐为雌。梧桐同长同老、同生同死。就这样,梧桐赋予了爱的使命。就使梧桐象征至死不渝的爱情。如:“梧桐相待老,鸳鸯会双死。”与爱情挂钩的话题,总是使人不会吝啬自己笔墨的吧。

古有“栽桐引凤”一说,庄子在《秋水》中也说:“夫鹓鶵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 这里所提到的鹓鶵,是古书上说的凤凰一类的儿。它生在南海,而要飞到北海,只有梧桐才是它的栖身之处。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李煜《相见欢》的词句,极形象生动地写出了这位亡国之君幽居在一座寂寞深院里的落魄相。重门深锁,顾影徘徊,只有清冷的月光从梧桐枝叶的缝隙中洒下来,好不凄凉!过去是居万民之上的君主,而今已成阶下囚,万千愁绪,满腔幽愤,尽在其中。亡国之恨何时了?

最喜李清照诗词,诗词优美的意境堪称女中之豪杰。“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夫君辞世,独守空房的李清照,遭受国破家亡的痛苦。独立窗前,雨打梧桐,声声凄凉,孤独无助的她,在深切地怀念着自己的丈夫。这哀痛欲绝的词句,催人泪下,堪称写愁之绝唱。

一曲“孔雀东南飞”,道不尽许多愁苦。刘兰芝和焦仲卿对爱情的忠贞不渝。这双对纯真爱情的追求,对封建礼教的抗争的夫妻,生前被迫分离,死后合葬九泉,能不震撼人心?

红尘如梦,寸寸离歌,往事如烟,缕缕清愁。茫茫人海,几人知心?从此处去寻觅那梦中的一剪印记······

梧桐花儿如雨坠落,一切皆如最初的童年回忆······

五月梧桐香漫天,

一支拙笔赋诗篇。

快哉砌字寻平仄,

乐在清闲尘世间。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