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文艺 / 小镇梦里无花开
小镇梦里无花开
字号:  2012-02-23 13:24:47        小镇 梦里 无花

  其实想来我对这个小镇是没有多少留恋的,以至我在离开的三年时间里很少梦见她。还有我那间居住了十年的老屋,竟没有一次出现在我的梦里,如此想来,我到真的是很无情之人了。  
        说是小镇,其实是除县城之外的第二大镇,在老人们的记忆中,曾经也有过车水马龙的辉煌过去,据说这里是县内最繁华的摆渡码头。在很难寻觅到那些久远的印记的遗憾中,我曾经站在蜿蜒的涔河上想感受那一份穿越岁月的痕迹,但我依稀只看到那些在昏黄的水中招摇的水草,以及那几条挖沙的渔船蹒跚而过。除98年涨大水,水面波澜壮阔过外,大部分时候一律是河岸高悬,枯水季节还可以从那些河里露出的土坎上走过。也许没有了喧哗没有了轮渡的河流经过几世的流淌,干涸就成了最终结局和走向。所有每当我以最自豪的笔写出我在涔河的什么地方时,请原谅,其实我心中想的是她前世的美丽,而不是她如今的丑陋。  
        小镇方圆不足两公里,两条主干路呈十字形把整个小镇分成东西南北四个切面。不过和其他任何的街道一样,当中有很多小巷贯穿着,有时候走着走着就有些迷失的感觉。走过那些巷子深处,总有打扮妖艳的女子当门而立,有风尘味扑面而来,就有着暧昧的气息飘散在风中,让人感觉好象不怎么自在。当然我无意捕捉那些沉淀在生活最底层的辛酸,就像这小镇上所有来来去去的人,从来没有把这一面当成生活的不和谐,仅这点也让我见证了小镇的开放与宽容。
        小镇给我的感觉是相当温和的,每天都是那些熟悉的脸谱,每天都能见到那些人,从菜场到超市,再到街道的任何一个角落,能混个脸儿熟就说明你已经居住三年五年了,你不需要叫出别人的名字,但就是脸熟就行,只要你还没准备掏钞票,那卖东西的马上说,我认识你,你是医院的某某……呵呵,那感觉就是不买好象就绝对不好意思了,以至于三年后在县城我都不知道怎么跟那些陌生的笑容开口了。
        小镇上居住着两三千人吧,其中一部分是有着单位上着班的,另外大部分就是当地一些因为街道扩充后土地被征用后的农村人口,当然失去土地后靠做点小生意租个门面铺子什么的,他们的生活也许更加富足了。一直以为他们的经历就是现在城市与农村交融后的素描吧,因为城市的扩容,土地的征用,把他们从土地上解放出来,从而成为城市最基本的构成单位。所以他们的闲散自由与从容,也成为城市的主要元素。也因此,除了急急赶班的人们,能在茶馆、酒馆、牌馆摆上一天龙门阵的绝大多数就是那些老少爷们。当然能够充当谈资的除了东家长西家短外,再就是那些街上发生的芝麻大点的事了。曾经有人打个这样一个比喻,说东街死了一只猫,三分钟后就传到西街说死了一个美丽绝伦的女子,据说还是单身……从而引发无数的联想与暇思。于是在风传了若干次医院又怎么怎么打死人后的口舌中,我终于放弃了那种忿怨的解释,从而理解了这个空虚的小镇需要些调料来填补他们的生活,来填补他们茶余饭后的清闲。
        写到这里,我觉得应该从正面上突出一下这个小镇了。小镇的锅饺可谓一绝,还有个名字叫“黑水堰”锅饺,这个可是经过注册了的。不像那些我们在超市买的速冻水饺,皮全部是手工赶制的,薄而粘,肉馅新鲜基本上是现做的,然后放在那个平板锅上用油细细地煎成那种黄金带色的感觉,闻着那味就有些馋人的了,然后吃在嘴里嘎蹦嘎蹦的那个脆呢。早晨吃时,还给你备着心肺汤,真是一口一个鲜!也因此吸引了很多地方的人,经常看见那里停着各样小车,想来,美食都是人人爱的东西。以后在什么地方吃锅饺都没有吃出那种风味来。
        西街尽头穿过公路,就是一片山,这山说起来也有讲究,以至于出现在我的文字里,其实是因为这山的名字,叫“花果山”,不过与美猴王里的花果山可是相去甚远了,除了野花除了是片橘子林茶林外,再就是些荒草凄凄了。有这种感觉是因为这里是小镇上几乎所有人过后的埋骨之地了,所以总有些迷离的传说从那儿一直蔓延过来,从公路上往那里望去,就有些阴森的气氛。曾经就有那里一个帮助别人管橘园的人因为突然摔了一交结果死在我们医院了。所以平常上尽管那里开着绚丽的野花,结满黄灿灿的果,一般人是不敢随便去溜达的。
        在这个小镇上居住了那么多年,一直到我离开时,我其实好象从来没把自己当成小镇的人,就正如我离开后怎么也回想不出有多少是我深情的眷念。但做为过客,我好象又分明有些不舍的,这当中到底是什么,我还是不怎么明白。
        但不管怎样,小镇之于我已经是过去了,一同过去的还有我那么多的青春与年华……其实我不愿意时时想起小镇,也许就是因为不愿意想起那些开着青涩的花的过去吧!  

下一篇:《阿甘正传》观后感 上一篇:春释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