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文艺 / 风痴风癫者语
风痴风癫者语
字号:  2012-11-14 12:45:41        

 

啾呜啾呜的风,一撕一扯搡露了天,一抽一捣翻蹈了海。天乌海乌地乌房乌,到处是风的吼,到处是风的叫。在这风吼风叫里,牲畜吓得不敢吭气,虫吓得不敢探头,山吓得黑了脸,海更是吓得齿着个森白白的牙齿狂癫狂跳海嚎。天哭了,海哭了,可风不会同情怜悯,更是肆虐,更是残暴。他操纵手中的键,一味地过足要把眼前的世界打翻了,打瘫痪了的游戏瘾,摧枯拉朽,勇往直前。那些被羡慕被恭维的是不倒的树,倒下了,那些自豪的高高耸立的烟囱,倒下了,那些平展展的路,塌陷了,还有那些不算是坚固的房舍,也坍塌了。妈妈虽然一再地强调我家的房舍是最结实的,但那被一压再压的房盖上的苇草,还是那么经不住折腾,在强台风降临的第一时间里,就被扯零散了,就被揪得四下里纷扬了……

“你去喊你爸回来,越快越好!”手持布的妈妈,站在院子里,一边仰瞅着几近光秃的屋顶,一边下达命令,我就赶紧放下接满浑浊雨水的脸盆,冲出了因刮走了苇草而四处漏雨水的家。我知道此刻爸爸在单位里,他在看护着储蓄所的房舍,就是去喊,也不见得会回来,但妈妈是爬不上房顶,九岁的我,五岁,两岁的两个弟弟更是爬不上房顶。我要去喊回爸爸,整治那漏雨漏风的家,还有爸爸回来了,别说躲在他身后,就是看一下他的脸,我们就不会那么害怕这风的狂轰。

去爸爸的单位,要沿着岛子那唯一的大马路上一段坡,下一段坡,再平行一长段距离。对一个九岁的孩子来说,晴天里走,也是费气力费周折的,何况我是那么一个孱弱的小女孩儿,在这样的刮着十级台风的日子里,能不举步维艰吗?

一踏上大马路,立即感受到一股不可遏制无可抗拒的力量自脚底下,狠命地将我旋拔,就怕得要命,但还是清醒:人一旦被旋拔了起来,就要和那些被抛到海里,山上的苇草,布条,瓦片等一个的命运,不粉身碎骨,也要肢残面伤。连着哭叫了几声“妈妈”后,我试着向家的方向返途,但吼叫的风已经不容我回家了,我被更高地旋拔了起来,不敢迈步,不敢直腰,只要一抬腿,就被风抓住,抛起,只要一直腰,就被风卷裹,掷打。我只能躬绻着身子,以蹲马步的姿势一挪一挪地向着爸爸的单位去。我的眼前是母亲焦急的脸,两个弟弟发抖打颤的身躯,我只能向前。起初,是被弹球一样地颠弹着,一起一落地在路上跌撞,等到了那没有山遮挡的风口处,就被风完全地抛了起来。在认识到要被风彻底抛起的一刹间,我试图要搂抱住路旁一粗大的杨树,但转不了身子,一转身,人就会就着风势旋飞了出去。我只得紧紧地攥拳,咬牙,拼着死命下蹲向前,以幼小的躯体抗争。可在第二次的一蹲中,我就被风彻彻底底地抛刮了起来,失去了重心,一撮羽毛,一草芥地飘旋上了空中,越旋越高。我让风刮走了。我被风刮跑了。望着眼目里渐渐远去,渐渐变小了的房舍,树木,我本能地在心底里哀号,可是我还是握紧了拳头试图抗争,我要活命啊,我要回到家人的身边,我要找爸爸啊。可是一会儿我就失去了知觉,风容不得我抗争。

再次醒来时,居然瘫坐在一浅水沟里,我的眼前是一排灰瓦房舍。风停了,雨住了,那个紧挨着水沟人家的女主人到水沟来洗衣服了。我呆呆地望着她,她惊叫不已。已经被风刮傻吓傻的我,依然没有明白她是被我汩汩冒血的膝盖和茫然的神态吓着了。亏得岛子小,亏得岛子的人都相互认识,这个周姓的阿姨在审视明白了我是谁家的孩子后,抹着泪把我抱回了家。“天,天,天”,当她知道我是被风刮到她家门前,就白着脸,跺着脚喊天。她说:我的孩儿啊,这排房舍后就是大海啊,若风不及时停住,你定会被刮到海里喂了鱼虾。爸爸被叫来了,一见面就把我揽在怀里哭泣,我竟然笑着对爸爸说:风刮跑人不可怕,一点也不疼。

那个元旦的午后,在小镇的一小商店里,我邂逅了赵姨。

“孩子,天塌下了,前天刮大风,咱家去威海的一条船沉了,死了二十多个人啊。”这个几乎从没和我说过什么话,一直把我当成小孩子对待的赵姨,此刻紧紧攥着我的手,泪如雨下。在她不连贯的述说中。我知道的真相是这样的:那天天气预报报知了有大风,可是急着回家与亲人团聚,故乡的这条船就出行了。船行进到海中不久就下沉了……船上还有一个从娘家赶回婆家过年的孕妇……据说,如果不是超重,船不会沉,据说,如果不是极其寒冷的天,将会有很多的人逃生……但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了,事实是,风刮着,船沉了,人亡了。

那天整个的下午,我都在街上游荡,摘掉了围巾,手套,任凭寒风割着,剜着。我想起九岁那年被台风刮走了的无助与恐惧。我不住地祷:让那些毙命于风,藏身到大海里的乡亲不要太痛苦,太恐惧。那天,我还想起了爷爷活着的时候,经常讲述的他怎样在一个风力十二级的天气里,独驾一豆被风扯去了帆的轻舟,安全抵达了家园的历险……想起奶奶讲述的,她在我这么大的时候,遭遇的二月二龙抬头的风暴,那风暴居然把巨大的碾砣子抛起,旋走了船只,刮飞了牛和猪……很奇怪的,顶了寒风走了一下午,想了一下午,我竟然没去怨恨风,不知是出生在大海里的缘故,还是自幼听看了太多的关于风的不测的故事,我只是觉得这是个正常的事件,除了为逝者痛惜,就正告自己:必须善于听风,善于应对风,在风中找准自己的位置。

“死了,都死了。”这应当是个深秋的早晨,习惯早起,习惯了一起来就到海边溜达的爸爸,突然折了回来,紫着个脸喊。再次的,从爸爸语无伦次的叙述中,我知道就在前一天的深,与我们家仅一道一滩之隔的后海,又发生了起船毁人亡的海难。说是气象预报已经预报深夜海面将突降十到十一级的大风,可归家心切的人们,望着眼前似乎没有一丝风来扰的平平的海,更动了归心似箭的心思。他们劝说船老大:这样晴朗的天气能刮风吗?将船开得快些,等风来了,我们已经安全到家了。船老大警惕的底线被劝说的温情松懈了。他全速向家的方向飞驰,可是就要靠上岸的瞬间,风骤然而起,白浪滔天中,即使船上的人求救的声响盖过了呼啸的风浪,即使岸上的人们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也越不过那浪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亲人乡亲在樯橹的桅飞烟灭中葬身鱼腹……

风是多么地可怕啊,不仅要善于应对他,更不能违他的意志。如此地认识风的时候,我已经是个十八九的大姑娘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想到了,对于海边的人来说,顺应天意,敬畏海,恐怕就是顺应风,敬畏风。因为要在浪尖上行舟,海边的人天天年年,每时每刻都在听风,观风,思风,感受风。风不但昭示着他们能不能闯海,也昭示了他们的收获。每个季节该刮怎样的风,在这样的风里该打什么样的鱼虾,什么样的风里该到什么样的海域里捉鳖蟹,什么的风里出航,什么的风里歇息,渔人们自有风给他们提供的经验和体验。长期的,鱼人们就有了他们自己的一套关于风的格式,有了他们自己的关于在风里撑舵的模式。他们的一举手一投足都烙上了风的痕迹,形成了特有的渔人风格。但是,即使这样与风息息相关,如影随形,渔人们记住风的,似乎都是些关于风的险灾痛。一个很好的例证,就是自我有记忆始,听的那些风的故事,都是风的肆虐和惊骇,几乎没有听到什么风的恩惠和美丽,就是我自己有关风的记忆最牢靠的,也仅限九岁那年被台风刮跑了的惊险,就像离不开水的人类,从不去想水的好,但记住的却都是水诱发的灾难。这大概也是人性,渴望对幸福永远的追逐,却不会感受到幸福刻刻地相伴。

真正感受到风的好,是在我开始很自觉地开发自己的浪漫后。

,是美好的。这美好中,尤包含那份对万事万物新奇浪漫的觉醒。在这觉醒中,对周边的一切都重新的审视和体悟。这个时候,我痴上了风。风,真的好。他要柔有柔,要刚有刚,时而狂放不羁,时而冷冽深沉,是个多么理想的恋人。更何况这个时候,还有那么多的关于风的诗词歌赋来润色催化呢。每每春天来了,我不会放过那坐在疾驶的车里,打开车窗,伸出手和脑袋,要风吻,要风抚摩的机会。那柔柔的风吹动着发髻,润吻着颈脖,面颊,销骨消魂得也要化作无形的风去癜去狂。

也记得那次偏偏要在一个狂风怒吼的天气里,蹬上一座高高的山,放吼一曲郭沫若的《雷电颂》。人被风吹打得难以站立了,就扶着树,攀着岩吼“风你咆哮吧,咆哮吧”……大有金戈铁马,粪土万户侯的浪放。

这个时候,最最喜欢的还是在风里奔跑。风会贴着你的面,抚着你的肩,向前向后,向左向右地罩着你,裹着你,紧随着你,无论你跑出怎样的弧线,他都为你助威呐喊,不离不弃。就是到了寒冬,冒了严寒,我也会去感受那风,“风刀霜剑严相逼”中,自有一番清醒冷冽的消受。

忘不了那个春末初的中午,身着白色连衣裙,足蹬紫色凉鞋,头戴金黄草帽,和几个要好的朋友来到了所在城市的人民广场放风筝。刚一在那脆绿绿的草坪边停下,我的眼睛就不再离开眼前的草坪了,心也敞亮成了开阔的草海。只见平展的草坪,被风吹成了一个个扇型,弧型,椭圆型的线浪,绿白绿白地在草坪上滑翔,涌动,摇摆,疾弛,旗帜般地盖向了整个广场,搂抱着整个的人流,随着草坪中风痕的起伏,一股无可名状的惬意把我淹没了,那自草坪中而起的柔暖的风,吹拂在身,简直是一首绝佳的和声将你融化,是阕铿锵厚实的鼓乐把你销蚀,是甜甜的吻,香香的抱……那么想成为一株株的草,回应着风而狂而舞……

我是风,我一刻也不乞求安宁

我不学蝉翼伏在了树梢上没完没了地为自己歌唱

…………

不自禁中就记起了曾经读到的一首《我是风》的诗。此刻多想和作者一样,化做一缕风,为风歌,为风狂。基于对风的爱,以后的岁月里,每年的春末夏初,我都会穿了长裙,散了长发,来到这个广场,与风轻狂。来的次数多了。一日,竟灵感地发现,自己本来就是个风,何须再费劲地成为风。却原来,我们这世间的万物都有自己的风。这风在生灵们的行走里,鸣叫中,呻吟里,吃喝拉撒睡里。那看你的目光中有风,那训斥你的语气中有风,那衣鬓衫影的舞动中有风,那浅唱低吟中有风……

那个时期我很是苦恼,为自己的风的不够劲狂。

已经有不止一个人在教诲我:我是个没有自己风的人,主要表现在我的很传统上,表现在我的文字里,所以,注定了我不能大红大紫。这让我很是沮丧。在无比的自卑中,我尝试着改变自己的风,向那些很张扬自己风的人们靠拢,力求,说话,举动,穿衣跟风,极尽成为狂飙突进风的能事情。

“老师,你变了。”一日,偶遇一多年的学生,她的惊呼让我得意。

“老师,我不喜欢你这样的变,怪怪的,贼贼的,还是原来的老师好,典雅,清新,是我心中的偶像。”学生进步的阐释,让我无地自容,在无尽的尴尬中,我终明白:拥有自己的风是自自然然的一件事情,刻意地追风赶风,会弄巧成拙,会一不小心而成为了灾风,贼风……

一番潜心的反思后,在回归着自己的风中,更清醒:一个人必须学习顺应自然的风,修炼自己的风,才能成为一道悦目的风景,才能应对着八面来风。

无论是什么样的风,来自于何地的风,都不要自轻自贱,因为,有了你这个风和无数的风的汇集,才有风光无限,才有摧枯拉朽。才有风尚,才有时尚,才有风格,才有风起云涌,潮起潮落。

也许,你在为自己是株小草的风,是棵小叶子的风,是一滴小水滴的风黯然,但别忘记了,狂风,飓风,台风拔不起的是小草,来自草地的风,最是风情万钟,风光无限;别忘记了,正是一枚枚小叶子而使大树,风姿卓卓,摇曳多姿;别忘记了,大海,江河是由一滴滴的水汇拢而就,是那一滴滴水的风造就了浩瀚澜干。

也许,你风累了,风倦了,想收拢了自己的风,但这是不可能的,正所谓: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正在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

所以,无论你我他是什么的风,还是让我们一同高歌:

我是风,我一刻也不乞求安宁……

下一篇:回忆的扉页,纯蓝的年轮 上一篇:浮尘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