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文艺 / 枷锁内的解密
枷锁内的解密
字号:  2012-09-21 19:23:20        枷锁

 

天气真的很暖和,老枣树的黑黑枝头,全是嫩绿。树下是自来水管,婆婆以前忙于做豆腐。家搞的很脏乱,搬走时的狼藉还在。很大的院子,一圈都是屋子,可是没法放东西。北屋住人,南屋婆婆做豆腐,拆走的炉灶狼藉一片,屋顶熏得黝黑,很厚黑灰不时的会掉落。西屋有楼板做的平顶,为了晒粮食方便。没处理好楼板间的缝隙。天会漏雨,放些农具杂物,也得不怕淋雨的。老公把他的摩托车,放在里边。只剩东屋,婆婆烧火,也爱做山东大煎饼,烧火呛得也是黑黑的墙,屋顶。老公过完年,去村里的瓷砖厂上班。是12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休息24个小时。看似休息的很长,其实不是。如果是白班,早晨六点去。回来已是六点办。其实去时,5点20分就走,要开班前会。要是傍晚下班,洗洗就是7点,吃过饭睡觉。第二天,一个上午有空,因为要晚上去上班,午后就睡了,4点起来,吃饭后就上班。一自己,早晨回来,很累的老公吃过早饭就睡了。有时能睡一天,吃晚饭时起来,吃饭后还睡。第二天白班,一天又是自己。感觉一直都是自己,好怕。这个破烂的家,到处黑黑的,只有老公夜班回来,在屋子里睡觉。我才敢,在院子里收拾,再有半月就要坐月子了。到时娘家的人会笑的,尽量打扫干净吧!在老公上白班时,出来去厕所。也是快速的返回。老公夜班,我会把门窗关的好严。很大胆的我去哪里了,姑娘时,坟地半夜走过也不怕。我在婆家就像在地狱……。

日子乏味的在过着,在老公有空时,督促着一起收拾。有一天在收拾,吵起来我就用刻过的玉米讓投掷向老公。他是复原军人,武警。他看我就要投过来,轻轻一跃。家里的一颗老椿树,有一根弯的枝杈。他跳起抓住,然后游荡着,看着我。故意大叫,你打我,我可不下来了。我知道他故意在装。恰巧一个邻居进来,看见。我就说看,我厉害吧!打的他上树了,老公也很配合。大声地说,不敢松手,不敢下来会打我,这时的老公已经爬上树杈,蹲在上面。叔叔严肃的,对老公数落着。‘快下来,不要和媳妇打架,可不能气,就快月子了。’木讷的老公,这次也怪,表演的很好。一直说怕怕,好久才下来。叔叔有事走了,老公对我吐着舌头,做鬼脸。原来他也很幽默,第一次见识。我们对视笑了,这是第一次,和我开玩笑。没想到的事在发生着……

几天后我家来了几个女人我觉得陌生,不知说啥。最后她们忍不住,问我咋打的老公上树。我一头雾水,有个女人年龄和我相仿。告诉我,大家在厂里都谈论,因为厂子大,外村的也不少。你的名穿的好远,都说你很厉害,撵出去了婆婆。打的老公上树,我看不像啊!天啊!我要晕掉,这是真的吗?怎么了,我不出门,没人认识,谈论我干嘛!以后的几天里,那个女人有空就来,我问他她,我如此的厉害,坏。你不怕我,还来串门。她说感觉我不是,不信的。是我小姑子,在厂里一直的说。加上老公,复原后算是大龄青年。别人都很小就定亲,他回来就23岁,在农村就觉得很大。我婆婆家这村子里的人很封建,听说我是司机。还结婚逃跑,觉得不可思议。在她们的观念里,我不是淑女。不是好媳妇,加上我来的城市是工业区。这里是农业区,这村的厂子,资源都是来自我娘家的市。这村子在三个市的交界处,基本上交通,购物,一切活动都去我娘家所在的市区。只有官方活动,比如我领结婚证,迁户口。才不得已去自己所在的市区。很别扭的交通,也得先坐车去,我娘家的市区公交站,换车才能去。所以,一般的这里的人都嫁去我们娘家,很少有人来这里。这里的人在揣测,我是有毛病,没人要。要不咋这么大才找婆家,还是来不如自己娘家的地方。这一切都是,这个女人几天来告诉的。我很是心烦,很久没接触外界,我的名声已经这么恶劣。以后的日子。……不敢想下去,看来到哪里也不受欢迎。

日子一天天的临近,孩子已经快出生。老公很老实,也不问问,就知道上班。自己已经不想做饭,老公12个小时不在,就饿着,连水也不喝。最后的时间真的是度日如年。即使他下班了,他也不会做饭。最近,一直不给他做饭。他被逼的会下面条,除非很饿。我是吃不下的,很是没胃口。要生孩子,真实的想法很害怕。怕!席卷着我。老公最近已经不敢和我说话,我好像得了忧郁症,无原由的哭。泪水很不值钱,一直的哭,是怕吗?也不全是,只有经历过临产前的女人,才能明白。很奇怪的感觉,有种要不是姑娘的烦感。有要做妈妈的喜悦,又怕自己不会当妈妈。感觉很复杂,说不好。最怕生孩子,自己和孩子出现问题。自己一直在吓唬自己,被自己反复的折麽,想有人来安慰,来疼惜。可是没有,妈妈很忙,在爸的小厂里。姐姐的孩子5岁,正淘气的不行,她一边看孩子,一边帮妈妈干活,顾不上我。一种没人理的落寞,最近还好,邻居家的那个同龄女人,有空就来。她叫霞,年前才生了一个女孩,已经5个月。婆婆很闲帮她看着,她说着一脸的幸福。我好是羡慕,总是她说,我倾听着。慢慢的熟悉,知道了她是这本村的,和老公恋爱的。老公订过婚,他俩在一起,也是经过和家长的反抗,最后她的老公退婚,俩人才在一起。现在她很知足,我很羡慕,因为她说时,总是幸福的笑。后来她去世,我才知道,并不是她说的那样。已经到了预产期,可是我还没有动静,超过一个星期了,我开始很怕。妈妈也来了,也是觉得我不对劲。去附近的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已经到了时候,脐带绕颈好多圈。氧水也不多,貌似情况不好。这里的医院不能全信,这我是知道。可是,还是下的哭了。天已经是下午,妈妈总算可怜我,没有走,住下了。老公夜班,走了。我心里好气,他还有心上班。他真是老实的不透气,o(︶︿︶)o唉o(︶︿︶)o唉!夜,也在叹息中快明了,我起来烧水。想做饭给妈妈,一阵绞疼,汗珠落下。咬牙忍着,终于到了6点20老公下班了。告诉了她,妈妈也起来了。准备妥当去医院。接下来的一天,疼痛不必说了,我一直忍着不说疼,傍晚医生来了,说要下班。看我i没事,她是妈妈的一个亲戚。笑着对我说,她本来周末休息,被我搞的,加班在医院一天。问我怎么样,千万不要半夜,那她会疯掉。说完的呵呵的笑了,被她的笑话,减去了许多痛苦。她突然想起,说给我检查一下。她才放心走,结果是。我的骨缝早开了,氧水没了。孩子会憋死的,要快。她恶狠狠地看了妈妈一眼。满是埋怨,不幸中的万幸,算是顺利。傍晚6点就进了病房,我看了一眼孩子。自己觉得很害羞,同时在的病房,我的孩子最丑,最瘦弱。很没面子,老公扶我起来,我眼前冒金星,告诉他扶住我。我感觉要晕倒,他没扶住。我眼前一黑,迅速跌倒,没了知觉……

醒来已经躺在病床上,头被跌得起了个大包很疼。医生说没事,没吃饭加上失血,晕倒正常。后来连续晕倒,才知道医生是最爱骗病人。迎来了夜晚,妈妈和老公都睡了,闲着的病床很多。我无法入睡,想着以后。看看木纳的老公,襁褓里的孩子,对以后感到了渺茫。要出院的前一天,婆婆来了。和她同来的还有婶婶,婆婆的脸阴郁着,我看见她,气的哭了起来。她在看孩子,我气得在哭,啜泣着。最后她离开了我才停止。她突然冒出来干嘛?心里想着,妈妈告诉我她也要回家准备,原来农村的习俗,回家就都来祝贺。婆婆等着借此,收回礼。看来她经常祝贺别人,她们不问我,在乎的是礼品。接下来回家,依然是我自己,不!还有儿子,我漫长的日子里,有了儿子。什么也得靠自己,连说话都是自言自语,现在可以对儿子说。他听不懂,可是,妈妈长大,他会懂得。从奶奶去世,一直感觉很孤单,至此好了。有儿子,我有伴了。在这世界上,不再孤单。我也被儿子套住,甘愿在这里,过我不愿意的生活。为了他,一切都不在乎,以后的日子,好像为他才活着。慢慢的没了自己!喜欢的歌没有再唱起。结婚后,没买过一次自己喜欢的书。没再写文字有管的事,练过的书法白练。已经不会,也不再……爱好的乱涂画也没有。一直在照顾他,关心的全是他的一举一动。他笑我笑,他哭会把我的情绪搞的很烦乱。被他牢牢地拴在婚姻里。……

原来我甘愿戴上枷锁是儿子的到来。

下一篇:我有一种情怀 上一篇:恬淡如水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