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文艺 / 随笔----三生石上
随笔----三生石上
字号:  2012-08-24 13:27:02        随笔 ---- 三生石

 

喜欢别人叫我文艺青年,但我更喜欢做犯二青年。喜欢没事听歌,没事看场电影,没事发下呆。犯傻,爱娱乐,更爱生活。我喜欢的东西总是那么多,如果放在别人身上那叫爱好广泛,可貌似形容我,那叫不专一。趁有空,就续写一下《随笔》。

我知道很久没提笔了,那本白色的日记本早已泛黄。曾记得它里面记载的宿昔不梳一苦十年寒窗,如今灯下闲读,红袖添香,突然看到这么一段特有感觉:

晚的来临,喧嚣像潮水般的褪去,有如灰尘纷纷落地,心灵感悟像叶子一样长着,往事像小河一样流淌。我想我是不是在这里逃避城市的繁华与喧嚣,逃避人生的浮华。我眺望钦城的华灯,那里又是那么熟悉与陌生,熟悉是它的每一个角落,陌生它的物是人非。我成了胆小鬼,逃避在这寂静的夜,躲藏在这一片云下。我想我一个人颠簸了许久许久,只一个人,我满心疲惫,眼含泪水。这里是我的归宿,这里是我埋藏儿时记忆的象牙塔,是青的潘多拉魔盒。”一缕青丝一世珍藏。匆匆总是太匆匆,匆匆的我来了我又走了,相聚了又散了,2012年过了大半,在学校呆了时间也不短,貌似也该有什么体会心得的,有,当然有,连参观个阅江楼都能写个五百字的心得,一个学期过后也该有几百字可以数一下。

学校生活很享受,比如不知咋的,特喜欢和室友八卦,当然纯爷们肯定知道我们在聊啥,有几晚聊得过于兴奋,都集体失眠。以前总喜欢没事就上Q,可能由于信息的冲击,现在却宁愿上微博也不上Q,非要每天刷屏来获取信息,“孤独的人喜欢上Q,无聊的人才上微博”貌似没说错。可在学校也没给我时间多无聊一下,总是从这里趁到那里,在图书馆八九栋之间来回奔波。别人老见我老往图书馆跑,问我为什么,其实原因很多,当然图书馆美女多是其中之一。

大概的生活学习也就这样,很简单又很充实,其它的都只不过是铅华。如果非要我像别人写一下当过某某职务,举办过什么隆重的比赛,参加过什么值得骄傲自豪的活动,认识了什么了不得的人……。。。那我只能笑那些人太天真不够成熟,他们总以为振臂一挥能一呼百应,其实光荣不属于我们,当我们走出社会才知大学生的思想实在很幼智,那点点自尊心简直不堪一击。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世上比你努力比你奋进的人千千万万,你吃过的苦不值别人的千分之一,万分之一,那点光环秀出来你打得过高富帅吗。当然我不赞成一味低调,因为该高调时就该高调,你若低调就是走调,但那些自以为是的人,总喜欢拿个性来挑战别人脾气。也许我们不应该仇恨那些炫富的,应该同情他们,人家都穷了好几代了,好不容易才从最低层爬上顶层,你就让他们炫一下吧,真真的富人需要炫吗,我可没见毕尔盖茨炫,李嘉诚炫没炫过我可不知。

说到这个学期有什么收获,嗯,有,一句话“保持好的心境”。保持好心境,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句话说起来很简单可我没见几个人能做到,无论是我中学同学还是大学同学总有几个在情感上没迈过坎的同学,有些朋友和我说他们也有这种同感,一开QQ空间,就看到了,那些哀怨长存,本来心情很好的一上Q就被别人弄得郁闷不堪。人世纷乱,大学理也是五味俱全,饱经沧桑后方有种感觉,也许曾经会为某件事,某个人而执着,你以为只要肯付出就会感动别人,最后才知只感动了自己,在繁华落尽后洗尽铅华,需要寻找心灵所向的安宁。突然想到一句“知天命”,也就是“五十而知天命”的天命,人到暮年方知自己的本性所向,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什么朋友该交什么人不该交。五十之前的心境也许总喜欢用加法,打个比方正如我们的QQ,在此之前好友总会一直增多,从十个到几百个,但我们总会迷惑,因为好友栏人变多了可真正能谈心诉苦的却变少了。也许我们不知在频繁的世间过于迷茫,毫无决择的,不假思索的,过于被动的接受别人所强加于头上的标签;但我们不必等到五六十岁,也可以达到心灵的成熟,人生从此开始用减法,舍去那些该舍弃的东西,无论是名还是利,或是心灵所不耻的人和事。“极至高明而近中庸”儒家的中庸之道,大智若愚貌似一直是智者所追求的。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