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文艺 / 半阙浮光,瓣瓣花殇
半阙浮光,瓣瓣花殇
字号:  2012-05-02 19:06:18        

 

,风凉,月下霜;

孤独,凝噎,少年郎。

半阙浮光,旖旎潋滟,重重泪彷徨,

苍穹破洞,滴落瓣瓣花殇。

文东方伊人

庭院深,小径通幽,雨打芭蕉扇,青茗泛香,手持一卷古书,沉醉于里。半阙浮光,青丝缠绵过往,条条藤蔓,爬满城墙,稀疏残影,俱往矣。浅涉红尘,欢快倘佯,焉知红尘深处,重重殇。

怀着一腔幽怨,乘着月夜风高,泛舟于蓉湖上,皎洁的月色,苍白着游湖人的情愫。于湖里淡望红尘,点点星光是千百年来痴情人眼角遗落下的伤心泪,款款深情。撩起夜色的帷幔,湖水似否更加清澈潋滟,橹桨划开静静的湖面,圈起涟漪圈圈,用心地感受着夜的凉,湖的静,水的清,和着乌篷船弦上的萧声漫漫。着眼堤边的柳絮,卷着瓣瓣花殇,在疾风的摧残下,无力挣扎,跌落满湖的忧伤。萧声间歇,于湖里拾起一瓣残花,仔细打量,被湖水浸泡过的花瓣,此时没有了昔日的容姿,和馨香,但清晰可见的纹路,依然牵连着前世今生的情缘,似否,她还在眷念着,那个狠心遗落他的俊郎。满湖飘零的残花啊,亦如浮萍,走走停停,聚聚散散。萧声又起,低沉婉转,不知此时的萧声能否慰籍满湖的残花,告知它,这便是宿命。

夜凉,清风湿衣襟,斜倚帘幔,数落红尘千伤;眸光划破黛色深处,深沉,迷茫。

醉卧阁楼,十里飘香,岁月渐渐模糊了你的身影,忘记了你,原来早已随着阵阵风,回到了你原来的地方。我,是你眸中一朵小小的浪花,不足以荡起你明媚的春光。亦或是你衣袂上一条细细的缠带,遗落了,你也没有必要为我忧伤。只是我,枕着对你的思念,沉睡了千年,依然不能全抹掉你在我身边弥留下的芳香。欲问

是谁,惹得春风携雨,滴落瓣瓣花伤;是谁,着一袭素衣清扬,眉角捎上思念,蔓延于红尘滚滚万丈;是谁,错失前世情缘,苦苦求佛五百年,幻化人形,重回人间,觅得佳人音信;又是谁,笔下忧思三千丈,肥了夜夜素笺,瘦了浅浅浮光。

想把思念折叠成一只只纸鸢,蹁跹于滚滚红尘,总有一只会跌落在你窗前,让你忆起被你搁浅了的少年郎。不知那时的你是否有一点点惋惜,有一点点悔意。

人走茶凉,心未静。午夜忧思绕烛光,此情堪比银河长,很想去怨你,薄情寡义,轻取泪花当花赏。也许,这只是庄周晓梦,情长缘浅,怨不得你,只是往后陌路,在遇见你时,该以何种面目,何种心态,与你话之一长?

烟红尘,雾红尘,不知飘渺红尘似轻纱,

望红尘,叹红尘,嫣知红尘深几许?

下一篇:雨夜哀愁 上一篇: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