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文艺 / 折翅的燕子圣洁的妻——一位丈夫对妻子的伤害与忏悔
折翅的燕子圣洁的妻——一位丈夫对妻子的伤害与忏悔
字号:  2012-04-27 13:44:58        燕子 圣洁 ——

 

这是我的一位不相识的老乡苏坤生讲述的真实的故事。他是读了我在《知音》上发表的一些文章后找到我家里的。他说:请你把我的经历写出来,向一位打工妹传达我内心的忏悔……,下面,是他的叙述:南飞的燕子留下长长的牵挂1988年9月,许燕子和我同时进了县一中读高中。我很爱画画,画山水和古装人物。一位县文化馆的老师看了我的画,竟发出惊诧:你很有些艺术天才哩!我很得意,我还发现,燕子常用那双美丽的眼睛瞅着我,甚至把我随手扔掉的废稿也收藏起来。这使我很感动,久埋在心里的那种感情开始涌动起来。

  1990年,高中毕业后,燕子倾尽全力帮助我考入了南京一个大专的工艺美术专业。她却以三分之差落榜顶父职进了县瓷器厂。不到两年,由于她表现出色和文学水平较好,她从制坯车间调到厂办公室当干事。

  1993年7月,我毕业后,没留在省城,却要求分配到县瓷器厂,那里有我

心爱的女孩。

  1994年6月以后,厂里效益越来越差,在一次与台商合作时又被骗走了几十万元,工厂变得一撅不振,连工资也发不出来。大部分工人被遣散自谋出路,双职工中只留下一人。燕子说:你是个大学生,不能因此毁了你的前途,你留下吧!她决定南下打工,去闯一个新天地。我坚决反对,说一个举目无亲的女孩会受到坏人欺侮,实际上我是担心燕子会从我身边飞开。燕子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她说:我们去办个结婚证,我飞到哪里,那根线都在你手中拽着。  1994年8月18日,我们领了结婚证,整整一夜未眠,憧憬着未来的生活。燕子说:先去广州学美容美发,回来开个夫妻美发店,你当老板,我当老板娘。

  我被这个计划所鼓舞。我拿出仅有的四百元钱:这钱不多,以后在那里很辛苦,全靠你自己了,如果有难处,就立即回家。

  1994年9月13日,燕子南下了。经人介绍,进了一家个体餐馆,干些端盘子洗碗的杂活,每个月两百元工钱。不足一个月

,她因拒绝给客人做三陪而被老板炒了鱿鱼,又去给一个出租司机当保姆。

  1994年11月初,一位香港名模在广州开办的美容学校开始招收第六期学员了。燕子满怀希望地跑去报名,但是,学费太贵,学习三个月竟要一千元,而燕子仅有三百多元钱。  一群与燕子同命运同遭遇的姑娘因交不起学费失望了。正当大家一筹莫展时,东莞来了一位叫谢成德的美容院老板。他是专程来广州招聘廉价发廊妹的。当发现这群付不起学费的女孩时,他认准有利可图,于是爽快宣布:他愿承担全部学费,条件是结业后为他无偿打工一年。他拿出事先印好的合同书。

  这无疑是一种诱惑。姑娘们纷纷报名,在收取了每人二十元钱报名费和面试后,谢老板挑选了燕子和其他三个女孩,她们毫不犹豫地在合同书上签了字。她们的身份证也被老板借去,说是办什么信用登记和人才登记。那份合同书分明是一纸卖身契啊!

  1995年1月6日,我又收到了两千八百元的汇款。这更使我惊恐不安了。燕

子刚刚因钱而签了卖身契,才几个月又从哪里弄来几千元巨款呢?

  周围人在提醒我,广州深圳那里女人赚钱太容易了,你可要警惕啊!拿着那叠钱,我的手在颤抖。  这些钱成了我的一块心病,我决心弄清巨款之谜。

  苦涩的蜜月揭开了巨款之谜

  1995年2月13日,我请了五天假,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去了广州。

  按照燕子信上的地址,我找到了离广州火车站不远的一个私人旅社。这是一个地下室,阴暗潮湿。我七弯八拐才找到燕子住的10犯房间。她没回来,我蹲在门口等了三个多小时。我的心情被这里的环境弄得糟透了。每个仅八平方米大小的房间塞着两张双层床,衣服湿淋淋地晾了一房,老鼠四处乱窜,霉气熏天。我心爱的燕子就生活在这样的底层,她本该和我住在新房里,享受那夫妻的千恩万爱啊!我狠了狠心,去附近宾馆开了个单间。晚上七点,我从地下室接回了我的燕子。她瘦了,一脸憔悴。我们夫妻享受了一生中最奢侈的一夜。她偎依在我的怀里,诉说着

她梦中的美发店,她那份自信和坚毅感染着我,驱散了我心中的悲伤,我不敢问及那两千八百元的来历,害怕被意外的结局站污了这美好的时光。

  半夜三点左右,我被一阵的声音惊醒了,朦胧中我看到燕子悄悄打开门,闪了出去。我顿时被一种不祥的预感警醒。半夜三更,她会去哪里?我高一脚浅一脚地跟踪了她。  看见她往火车站走去,那里已有隐隐绰绰的人影。我心顿时像抽空失重一样,我想起那些幽灵一般的拉客女,那猩红的嘴唇,淫荡的笑声……我不由握紧了拳头。然而,我发现燕子走向售票处,那里巳站了十几个人。她搬着一大块石头站了一个队,自己又排在那几个人后面。夜里的风很凉,她在寒夜里那般弱校我顿时泪水盈眶。我的爱人原来是在别人做着温馨梦时,彻夜排队,买那些紧俏票,来挣几个血汗钱。她一定是每个夜晚都如此,拖着疲惫的身子在地下室休息几小时后,又瑟缩在夜风里替别人排队……那两千八百元巨款的秘密揭开了。

  我快步逃回了宾馆,再也睡

不着了。我只是自愧自责,在这样的女人面前,我一个血性男儿竟是如此的无能为力,又是如此的渺小卑贱啊!

  约在九点钟,燕子悄悄地回了宾馆,买了一大包早点,我装作刚刚睡醒的样子。燕子说:你醒了,我刚刚去买了早点,今天我请假可以陪你一天!  我忍住泪:燕子,我要回家了。对你我一切放心,只是很担心你的身体,为了我们的美容店,为了我们的家!你一定别累坏了自己,夜里的风很凉,你会吃不消的。我俩都明白了,抱头痛哭。

  回到家乡,我开始了另一种生活,变得勤劳而节俭。烟酒全戒了,每天我只花费5块钱。我决意从牙缝里省出每一分钱,为了赎回我的燕子,开办一间她梦寐以求的美发屋。

  泣血的燕子折断了梦的翅膀

  1995年3月26日,燕子从美容班结业后就去了东莞。她给我写的几封信里都是报平安,说姓谢的老板对姐妹们不错,虽然没有工钱,但毕竟学到了技术。她说要用这一年时间学到所有的美容技术。她在每封信的结尾都落上:你的

老板娘。

  然而,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一位同她一块去东莞的女孩因患了性病回到了家乡。她告诉我:发廊妹的生活其实很苦,从早晨七点干到晚上十二点,有的甚至是彻夜服务。老板拼命从这些签了卖身契的女孩身上榨取最后的血汗。甚至还强迫她们去卖淫,有的女孩堕落了,有的则逃跑了。她就是被逼迫做三陪而染上性病的。最后连身份证也没要就逃回来了。我听了这些,不免为燕子担心。  1995年7月11日,我迫不及待地揣上上千元钱,又一次南下。

  在东莞我找了好长时间才找到燕子信上的那个地址,但这里已经改成了歌舞厅。据服务员说:那家美容店的老板已转让了店子,去深圳开发廊去了。

  我隐隐感到大事不妙。我又马不停蹄地去了深圳。整整一个星期,几乎找遍了深圳的大街小巷,依然不见燕子的踪影。

  怀着失望和沮丧,我回到了家乡。当我推开房门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那里―燕子,我的燕子!

  我搂住她,紧紧的,害怕她又一次跑掉:燕子,你

收到我的信了吗?

  她点点头,泪水却断了线似地往下流。  突然,她作呕起来,我注意到她那微微隆起的腹部,天啊,她怀孕了!

  燕子猜透了我此刻的心思,慎怒道:本以为可以带给你一个惊喜,看来有必要跟你算算时间,作些解释,告诉你,这孩子是你的,上次你去广州怀上的!

  不知是男人的狭隘和自私,还是缺少自信和勇气,我怎么也不敢相信,仅仅一次我就能播下生命的种子,但面对她的坦荡与纯真,我不置可否地点头,接受了她。燕子回家后没休息一天,就开始风风火火地筹备她的美容店了。她说,这是她送给孩子的第一个礼物,她要让孩子为我们骄傲!

  我却面临着巨大压力。燕子的出现,在县城引起了种种议论,甚至有个同事当面椰偷我:喂,你的燕子真有本事,不仅赚了大钱,还带回了一个良种,天生一个赚大钱的种,你老兄真是坐享其成啊!

  我的意念动摇了:那孩子是我的吗?燕子却从容地对我说:等孩子出世了就可以证明一切。

  她又成天跑税务工商等部门,整整一个月,燕子每天都挺着肚子坦然地奔波,而我却害怕背后那如锥的目光和窃窃私语,整天躺在家里垂头丧气。  我的母亲也从城郊赶来了,她是位小学退休教师。也不知从哪里听到了有关燕子的传闻,前来责问我为什么还与那个贱女人住在一起,简直是给她丢脸。她哭着说:我们苏家一世清白,我守寡把你们几个拉扯大,我不愿被人家指着背脊梁骂!

  我告诉母亲,我们已办了正式手续登记结婚了。母亲大怒:没有经过我,办什么手续都没用!你趁早搬回家住,你没工资,我可以养活你。

  我们娘儿俩大声争吵着,恰好被燕子听见了,她在门外站了很久。

  母亲摔门而去。燕子却瘫在那里,哭了一夜,第二天全身无力,发着高烧。我慌了,扶她去医院。医生仔细检查后,显得很严重地对我俩说:孩子情况还好。但是,你这个当娘的是怎么搞的,你患了性病!

  我怔住了!燕子也怔住了!

  我狠狠地瞪着她,眼里冒着怒火。我望见她的眼里充满

恐惧。我的猜测与怀疑,那些传言全变成了残酷的事实。我久蓄的委屈和怨恨一下子像火山喷发了,我对她拳脚相加,发泄完后,径直摔门走了!

  我搬回母亲那里,一住就是半个月。  8月28日,我收到一封信,是燕子写来的:亲爱的坤生:离开你快二十天了,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了,更不会爱我了。我无法对你说太多,我只能说一句:我是清白的,无辜的。令我悲伤的只是,我在南方守住了一个女人的自尊,但在家乡却未能守住女人的自信。我的梦坠落在故乡的天空了,我也许要永远带着孩子离开你了,那个留着我的梦痕的美容店留给你,就当作我送给你的最后的礼物,也算是我赎罪吧!

  忘掉我!

  许燕子绝笔五天之后,一位同事气喘吁吁地告诉我燕子的凶讯。她是在9月4日晚上,从我俩居住的房舍二楼跳楼自杀的,虽未死亡,但摔成了粉碎性骨折,子宫大出血,孩子死在肚子里,是个男婴。

  你是我心中最圣洁的女人

  我发疯般地赶到医院,她全身缠满了绷带,那双

眼睛含怨看着我。她颤抖地交给了我一本日记本,那是燕子在打工期间的生活记录。其中一则这样写道:我的孩子啊,你来得真不是时候,妈妈不知道能不能养活你。坤生啊,你是个真正的男子汉,就那么个夜晚,你就诞生了一个新的生命!在日记中,燕子还记述了她原来几次想告诉我怀孕的情况,但又怕一时说不清反而造成误会的心理历程。

  读着日记,我开始相信我的燕子了。但我始终不明白,她是怎样染上性病的呢?  1995年9月25日,一个风尘仆仆的女孩子找到店里来。她见到我就痛声大哭起来。她叫兰妹,我曾在广州那个地下室里见过她。

  兰妹来自四川达县,才十八岁。她说她是按照燕子的信,赶来帮忙开美容店,哪知却听说燕姐自杀了,是因为怀了孕,患了性病,才自杀的。她感到有必要告诉事情的真才目―燕子接到我的信后高兴极了。她向姐妹们宣读了那封信,还说了办一个美容店的设想,并希望姐妹们都去帮忙,大家都很兴奋,开始讨论燕子赎身的问题。她

们先试着从老板那里探听口气,得到的回答是:办不到,用我的钱学了本事,翅膀硬了就想飞?就是患癌症也不行,告诉你们,不给我干一年,谁也别想迈出这个门,让她许燕子去流产!

  兰妹是个有点野性的川妹子,她出了个主意说:我和你一块逃跑!  燕子采纳了她的建议,只是没有同意带上她,两人同时逃容易败露。兰妹答应等燕子回去筹建店子,随后再来。燕子逃到广州后,住在一位同乡的地下宿舍里。没料到的是,那晚,广州发生了抢劫案,在追捕逃犯的大搜查时,燕子因为既没有身份证,又没有暂住证被警方带走,并且被拘留了一个星期,还要罚款三千元。

  警方看燕子有身孕,决定罚款后就释放她,可燕子不愿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就这么付之东流,就只好求助于谢老板还她的身份证。

  谢老板接到电话就开车赶来了,带来了燕子的全部证件。燕子被释放后又被老板挟持着重返东莞。

  一路上,老板车开得很慢,他没把燕子带回美容院,而是带她住进了东莞市的一

个路边旅馆。半夜,老板翻窗溜进去,强暴了燕子,老板是个爱寻花问柳的男人,把性病传染给了燕子。

  第二天,燕子向姐妹们哭诉了自己的遭遇。大家愤怒了,将老板团团围住论理,扬言要向警方控告,老板见众怒难犯,就把所有的证件还给了燕子。两天后,他又偷偷将店子转给了另一个餐厅老板,自己揣着几十万元,撇下姐妹们,一个人跑得不知去向了。  听完兰妹的叙述,我泪如雨下,燕子啊!你是我心中最圣洁的女人,你一定要饶恕我。我又一次赶到医院,但是,我获知,她的兄弟们护送她去了武汉,他们发誓一定要让燕子站起来。

  于是我也来到了武汉。整整四天,我找遍了武汉的大小医院,都不见燕子的踪迹。我请求你把这个故事写出来,如果燕子看到了,得知一个男人的负罪与忏悔,即使无法回到她身边,我也会心安一些……

下一篇:一方红玫瑰手帕 上一篇:血写的浪漫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