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文艺 / 东瀛山行记之枪岳3180米
东瀛山行记之枪岳3180米
字号:  2011-12-27 17:07:04        

 

\

 

最开始是林道,大家谈笑之余不忘记脚下匆匆,大概走了1个多小时,总算进了树林带。橘红色粉色蓝色绿色红色,这次大家的冲锋衣也都是鲜艳夺目,在山中狭长险峻的路上依次排开,配上近处翠绿的树林以及远处的雪溪,成了一道别致的风景。山,真的是有了行走的人,才有了生机,也正是有了征服它的人,才有了那份神圣。
 

树林带的路就是一味的踩着大小的石头穿行于山道上,路上有横死在路上的小蛇,有硕大的蟾蜍,还有无数的飞虫围着人转来转去。一路上也布满了蕨菜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山野菜,白色黄色的野花,树上层层密密的蘑菇。天气阴晦,一会儿却又出了太阳,就这样在对天气的担忧中,经过几个小时的跋涉,终于走出了树林带,抬头望去看不到枪,却是大片的雪溪。这段路虽然不需要什么技术,也没什么风险,却异常的消耗体力,站在雪溪面前,除了大口的喘气,其他的都显得那么的渺小与无力。
 

在雪溪前面小做休息,吃了午饭,装着冰抓,开始一段并不长却很危险的雪上征程。因为有了2周前白马大雪溪的磨练,本以为这段路并没有那么难走,可是却忽略了上次是10齿冰爪这次只有4齿的现实,走路的感觉和上次完全不一样,且每走一步都有突然滑落的危险,回头远望是雄壮的笠山山脉,却完全没有心思去欣赏。前面兄弟走过的地方,特意给我踢出了深深的脚印,我得以相对轻松的往上一步步攀爬,偶尔雪地上还留下了几个手印,可以想象滑倒时双手触地的情景,类似的手印我也留下了不少。
 

本来还需要继续走一段雪溪路,可由于斜面越来越陡实在是太危险,所以临时决定改道横切到侧面无雪地带,卸了冰爪,上陆的地方全是拳头大小的石头,看着没什么危险,踩上去突然意识到所有的石头都是松动的,每走几步就会突然踩空或者滑倒,一方面要注意脚下,一方面又要时刻提防前面落下的滚石,自己或他人的失误,都会造成头破血流。而此时厚重的云层已经压得很低,天空也变得灰暗起来,再不抓紧时间可能真的要淋在大雨里,出了树林带,更可怕的不是雨而是落雷的危险,所以就算再累也要不松懈的往山顶一步步逼近。
 

到了飞弹乘越,就基本到了山顶,而通往飞弹乘越的路却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一路上基本都是横风,让人睁不开眼抬不起头,路上又布满了山雾,能见度大概只有5米,担心后面的兄弟,回头喊了几嗓子,庆幸有了回应。开始有雨点儿落下,时不待人,除了抓紧往上冲,我们没有任何办法。终于飞弹乘越的牌子出现在了眼前,再

下一篇:微小说 上一篇:学会拒绝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