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特稿 / 福岛诀别核电迎向北国之春
福岛诀别核电迎向北国之春
字号:  2016-03-17 15:33:28        之春 向北 福岛

\

福岛知事:坚决实现零核电 毛峰摄

乘坐的大巴在福岛灾区路上行驶着,记者耳边不断回响着「北国之春」的旋律:故乡啊故乡,我的故乡,何时才能回到你的怀抱。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由地震海啸引发的福岛核电站核灾事故转眼过去五年了,对原来居住在福岛核电站二十公里内的民众来说,要返回美丽的故乡可能永远就是一个难以实现的梦。福岛县知事内堀雅雄此间接受阳光导报专访时表示,痛定思痛,福岛县决意彻底诀别核电,大力推进依靠太阳能、风能和地热能等可再生能源来促进社会经济发展,打造世界先进的可再生能源利用示范都市。福岛能,日本全国乃至世界为何不能?

\

 

福岛核电站待处理的核污染水罐近千

今年三一一是东日本大地震、海啸和福岛核电事故复合灾害过去整整五年的日子,日本政府在东京国立剧场举行悼念仪式,日本天皇夫妇、首相安倍晋三、参众两院议长及遇难者家属等出席。下午二点四十六分,日本全国各地民众也在三一一灾害发生时刻进行了默哀一分钟,做为受灾最严重的福岛、岩手和宫城县也组织了各种形式的追悼活动。据日本警察厅最新公布的统计显示,至今为止确认的三一一特大灾害造成的死亡人数为一万五千八百九十四人,失踪者二千五百六十一人,再加上五年来在避难生活中因健康恶化或自杀的有三千四百十人,其中自杀者为一百六十四人,在临时住宅中「孤独死」的老人有二百零二人,总死亡人数超过了二万一千人。

 \ 

大和田野:可再生能源大有前途 毛峰摄

三一一特大地震核灾已过去五年,日本赈灾复兴步履艰难,进展步伐缓慢,特别是灾害发生至今仍有高达十七万四千多人处于难以安心安定的避难生活中,在受灾最重的岩手、宫城和福岛三县,至今仍有五万八千人居住在避难的临时住宅内艰苦度日。作为政府为解决没有能力自建住宅而计划在三县新建二万九千户「灾害公营住宅」,至今只完成了约一万四千多户,仅为赈灾建设计划的百分之四十九。作为受害三县最主要的水产加工设施虽有八成六得到了恢复,但营业额较过去相比却不同程度减少,其中受福岛核灾事故影响的福岛县水产业的营业额仅仅只有过去的二成,凸显出担心核辐射危害对消费者心理投下的阴影之重。

\

佐藤一雄:严格福岛食品核福辐射检测 毛峰摄

令人忧虑的是,因福岛核电站核泄漏造成的核污染瓦砾、沙土和混凝土等废弃物质从五年前的九万三千吨增加到二十六万四千吨。而作为处理这些核污染废弃物需要进行除污保管的过渡性储藏设施的预定建设用地,目前只有近百分之三获得了土地所有者的同意。此外,作为今后废炉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四套核电反应堆需要冷却的高浓度核污水也从五年前的十九万吨增加到八十八万吨,其中包括东京电力公司采用能够去除六十二种放射性物质的多核素去除设备处理的核污水六十一吨。因该设备至今仍未能去除放射性物质氚,故还不能直接排放到海里。由此东电只能在核站临近区域建造越来越多的贮藏罐暂存这些核污水,这些大型核污水贮藏罐目前已有近千个。至于已经决定废炉的四套核反应堆要成功彻底完成防辐射的废弃处理,至少还要花费二十多年时间。

 

根据日本媒体报道,为了确保曾受到不同程度核放射性物质污染的福岛民众的健康安全,福岛县除了对全县二百多万民众进行了健康调查外,更针对震灾时十八岁以下的儿童近三十万人进行了甲状腺检查。经过两轮检查,至今已发现了一百十五名儿童患有甲状腺癌以及五十一名儿童患有疑拟是甲状腺癌症。日本冈山大学教授津田敏秀分析认为,福岛县儿童的甲状腺癌发病率与日本全国相比高达十二倍以上。但福岛县立医科大学副校长、医学博士谷川攻一教授对亚洲周刊说,福岛县的放射线量经检测是很低的,作为接受甲状腺检查的儿童受到的核辐射剂量基本都不满一毫西弗。此外,在对福岛核事故后零至五岁儿童的检查中,则没有发现一例罹患甲状腺癌症的。另外,少量核辐射对人体的伤害影响一般会有三至五年的潜伏期,福岛县实施的两次儿童检查都距离核事故只有二三年时间,因此难以认定这些儿童患有甲状腺癌症与福岛核事故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谷川攻一教授表示,今后会以更全面知识普及与定期健康检查来确保福岛儿童的健康。

 \ 

福岛县对所有食品严格检测确保安全 毛峰摄

福岛县知事内堀雅雄在接受亚洲周刊采访时说,五年前的三月十一日,福岛县遭受到了史无前例的地震、海啸及核事故的复合型灾害,五年来福岛受到了世界各国的赈灾支援和复兴重建的鼓励,对此作为知事趁此机会也向来自世界华人的支援鼓励表示感谢。这场复合型灾害对福岛带来损害是相当大,特别是福岛核电事故,造成了附近几个町村的居民五年来至今难以返回自己家园,失去了安定的基本生活,全县仍有近十万人不得不过着疏散在外的避难生活中,这是严峻的现实。但同时我们也在扎实推进赈灾复兴的各项措施,全县内放射线量较五年前大幅减少,全县公共设施除核污染已百分之八十六,住宅除污完成七成三,灾害废弃物处理达八成三,除政府制定的避难区域外,全县受灾的公园、学校以及公共住宅等设施整修恢复,可以说每个月都在迈向复兴中。

 

内堀雅雄知事说,福岛核电站事故灾害作为国家负有重要责任,核灾的处理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希望政府继续在制度上以及财政上予以援助。我们强烈向政府要求承担国家的责任。同时也要求东京电力公司能够切实负责安全地处理好核反应堆的废炉和核污染水。目前最让我们烦恼的是核电事故的最终处理是否能够顺利进行。如果再次发生一些麻烦如核污水泄漏等问题的话,将会使福岛的灾后复兴造成倒退,也会给福岛民众带来新的痛苦。

 

内堀雅雄强调说,痛定思痛,福岛全县民众以强烈的意志通过决议,决定将关闭与废除在全县内的十个核电机组,实现真正的「零核电」。在去核电的同时,福岛开始投入最大的力量,推动可再生能源的利用与开发,力争以新技术与官产学多方合作,努力使福岛成为日本乃至世界先进的依靠可再生能源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示范都市。

 

去年四月,福岛正式建成了汇集三百五十多名科研人员「可再生能源研究所(AIST)」,通过新的行业整合重建和再生能源新技术研发,推动福岛「零核电」经济社会发展。该所所长大和田野芳郎博士对记者说,该所将注力于对高性能风力发电设备、低成本高性能新的太阳能板以及地热发电等技术领域的研发,切实提高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效率与效益,贡献于环保的社会、无核电的社会、让人们生活安心安全的社会和可持续发展的社会。

 

大和田野认为,现代及未来社会经济发展必须考虑不要核电的重要性,核电不是人类安全的一种能源福岛核电站的核灾事故,再次向日本及国际社会敲响了警钟。即使核电站本身不出事故,在处理核反应堆使用完以后的废弃处理上,同样存在着相当大的困难。因为防止核辐射物质的泄漏与自然衰退需要的隔离保存都存在着高风险性。人类应该更有智慧地开发与提高对可再生能源的利用,以避免福岛核灾带给日本的惨痛经历。

 \ 

追悼被核灾夺取的宝贵生命

围绕五年前年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东京电力公司的胜俣恒久原会长等当三名干部以业务上过失致死伤的罪名被强制起诉。检察方曾二次对三人以嫌疑不充分为由作出不起诉决定。然而从普通选民中随机选出的十一名委员组成检察审查会则得出结论说“应能预测到大海啸,并防止事故的发生」。根据此结论,由法院指定律师担任检察官的任务,向东京地方法院对上述东电原会长胜俣恒久等三人提起强制起诉。日本媒体认为,公开审理的法庭上让胜俣原会长等人直接陈述有关核电站安全对策的观点,其意义不可小视。这也是检验事故发生前,东京电力与管辖当局就地震与海啸的风险究竟做了什么的重要机会。也凸显出日本民众强烈要求核电站零风险的诉求。

 

针对日本滋贺县二十九名居民要求关西电力公司(简称关电))停止运行位于福井县高浜町的高浜核电站3、4号机组的临时禁令申请,大津地方法院审判长山本善彦三月九日作出决定,命令相关机组停止运行。临时禁令一经法院决定将马上生效,关电因此不得不在十天内停止正在运行的3号机组。这是日本正在运行的核电站首次因司法判断而停止。三一一福岛核电事故发生后,根据较以往更加严格的新监管标准,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对高浜等核电站进行了安全审查。此次司法判断叫停了通过这一审查后重启的高浜3,4号机组的运行,此举有可能给推进核电站重启的日本政府的能源政策和电力公司的经营计划产生巨大影响。


大津地方法院的审判长山本针对叫停理由称,关电和规制委查明福岛核电站事故原因的姿态不充分,对于新监管标准批评称,「思考公共安全的基础时不得不慎重」。关于高浜3、4号机组应对地震与海啸等严重事故的对策,指出「尽管存在令人担心之处和疑问,关电并未尽力说明安全性」。

 

为了减少外界对福岛食品因核电事故不安全的担忧,福岛县农业综合研究中心针对非常时期采取非常严格的食品检测措施,确保福岛食品的安全安心。据该中心安全农业推进部部长佐藤一雄对记者说,目前福岛出产的所有农畜牧产品、蔬菜水果和水产品等,在流通前均由该中心以超过政府规定十倍的严格标准来检测其放射性物质的含量并及时公布,只有检测合格的食品才能上市贩卖。佐藤一雄说,该中心投入十台锗半导体检测仪并有多重相互独立与监督流程,确保送检各类食品检测的准确无误。截止到今年二月底共检测农林水产和畜牧产品十五万八千多件,除了有十三件野生蘑菇及水产品不合格外,其他大米蔬菜和瓜果以及猪牛等畜产品都在规定含量标准之内,保证了福岛食品的安全性。(毛峰)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