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特稿 / 空海弘法高野山一千二百年揭秘
空海弘法高野山一千二百年揭秘
字号:  2015-08-07 12:19:10        野山 空海

\

今年是日本空海大师在高野山创建「真言宗密教」一千二百周年,在纪念大法会五十天内,共有约六十万人前往,盛况空前。高野山作为日本著名的佛教圣地与佛都秘境也被列为世界遗产。空海弘法真言宗密教乃当年赴唐拜师学得。然在今日中国却已失传,令人唏嘘。记者探访高野山,独家专访了一位唯一来自中国的僧人张卫华,他立志要扎实修行密教,让空海密教再返始祖。

 

空海弘法千年不灭的佛光

记者今年七月中旬应邀参加了由关西地域振兴财团组织的外国记者和歌山采访团,期间访问了和歌山县知事仁坂吉伸,更走访了空海大师弘法之佛教圣地高野山,参拜了空海弘法的真言宗密教之总本山金刚峰寺和坛上珈蓝与奥之院,同时记者还访问了丹生都比売神社,探寻大和民族独有的「神佛共存」的精神信仰,深切感受到「敬天爱人」文化精神信仰的软实力,是创造社会和谐幸福不可或缺的强大动力,也是构建「因为我为人人,才有人人为我」道德社会的基础。

 

在空海大师真言宗密教总本山的金刚峰寺,高野山真言宗宗务总长、金刚峰寺执行长添田隆昭向记者介绍了空海法师的传奇与真言宗密教传承一千二百年的秘密。添田隆昭说,开创高野山的弘法大师空海于公元774年出生于日本四国的香川县,空海从小就特别优秀而被人成为天才。其家人因此特别期待其将来能当国家高官,带来家族繁荣,为此把他送到首都读大学,但空海并不满足当时大学教育的儒教文化,他更关心如何来改变百姓大众的苦恼。为此,空海中途退学,在当时国家并不允许的情况下,选择了僧侣之路,开始山中修行。在四国山中修行中,空海再念真言中突然体验到一种与宇宙融合在一起的神秘体验,但却不知其所以然。

 

添田隆昭说,为此,空海决定到当时佛教盛行先进的大唐即现在的中国学习。空海于公元804年作为日本遣唐使赴大唐学习佛法。在长安(今西安)青龙寺拜惠果法师门下,相授嫡传唐密。惠果法师圆寂后,空海也与806年回到日本。此后,空海大师在继承唐密的基础上,在日本创立了真言宗密教,也叫东密。空海大师所传的真言宗密教,受到当时朝野欢迎,816年,空海大师选择高野山作为真言宗的总本山和传法修行的道场,受到了嵯峨天皇的支持敕准,由此开启了高野山一千多年来生生不息的真言宗密教的代代相传。

 

添田隆昭说,目前仅高野山就有117座寺院,有僧侣一千多人。在日本全国则有真言宗密教的寺院一千多座,信众至少有三千多万人。其中,高野山的金刚峰寺是空海大师创立真言宗密教的总本山,金刚两字源于《金刚经》,空海法师又名遍照金刚。今年是空海大师弘法的高野山真言宗总本山开创1200周年,为此从今年4月2日至5月21日,高野山举行了为期五十天的盛大法会。4月2日,在真言宗创立者空海大师当年开创的根本道场大伽蓝金堂举行了诵经、开启法会及高野山中门重建落成庆典大曼荼罗供。大法会期间,完整展现真言宗自唐朝传入的几乎全部修供仪轨,包括经典念诵,三昧耶戒、胎藏界、金刚界结缘灌顶,万灯法会、护摩、报恩法会及空海大师宝号念诵等,这是高野山每50年才举行一次的隆重纪念法会。

 

谈到高野山开创的目的, 添田隆昭说,第一是为了国家、社会的安宁与居住在那里的人们的幸福,修建一个真情祈祷的寺院。第二是为奉献于国家、社会的安宁与居住在那里的人们的幸福,建设一个可以培养这样人才的道场。

 

专访张卫华:把失传的唐密带回中国

一千多年前,空海远渡中国,在大唐学得除了寺院林立外,在佛教圣地高野山,还有一个专门培养空海法师真言宗密教传承人才的学校,那就是高野山专修学院。记者独家专访了一名来自中国大陆的僧人张卫华,他来自江苏省扬州市的大明寺,这也是高野山专修学院开办至今招收第一个来自中国的僧人学生。

 

现年34岁的张卫华对记者说,他本是农家子弟,出生在中国江苏,19岁高中毕业时因结缘同乡的寺院住持随之出家。大明寺也是中国高僧鉴真和尚始祖寺院,鉴真东渡日本弘法的历史,使大明寺与日本一些重要寺院保持着交流。二零零五年,张卫华因此来到日本岐阜留学,回国后在大明寺一面修行,一面做中日佛教交流等翻译工作。

 

在问及此次为何要到高野山修行空海大师真言宗密教?张卫华说,佛教的密教,从印度传入中国,在唐代盛行。其主要有两大部分,一个是后期的藏传密教,也叫藏密。另一个就是中期的唐密,又称纯密,与藏密不太一样。现在中国的密教,主要继承的藏传佛教。唐密基本已失传。唐开元年间,印度高僧金刚智、善无畏、不空三藏传佛教密法入中国,称为唐密,为中国佛教八大宗派之一,开元三大士为开创祖师。公元804年,空海作为日本遣唐使到长安青龙寺学习唐密,受到不空弟子惠果嫡传。空海归国创立真言宗密教,现称东密。

 

张卫华说,公元845年,中国佛教曾发生了「会昌法难」的厄运,就好比是「唐朝文革」,由此事实上嫡传唐密在中国已经失传,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相反,空海大师在学得了大唐密教后,以日本高野山为总本山从,创建了真言宗密教,弘扬佛法生生不息。这又是令人非常敬仰的。正是抱着这种遗憾与敬仰交织的复杂情感,也有要追随空海大师精深佛法,传承始祖大唐密教的使命感,我决定了放弃过去所有的一切,来到了日本高野山专修学院。这当中,得到了高野山清凉院住持静慈圆剃度,心存感激。

 

张卫华说,促使他决心来高野山修行的另一个动力是,要为中国佛教事业发展,为中国建立起健康良性的和谐的社会作出积极努力。张卫华认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建设确实得到了飞速发展,经济实力大增,人民生活水平也获得了改善。与此同时,贫富不公,道德缺失等社会的浮躁,精神信仰的虚无,也十分突出。现代文明幸福的社会并不是向经济一边倒的社会,而是如何让更多的普罗大众过上安定知足的生活,让社会道德与信仰成为修身养性的共识。因此,佛教在未来社会会被越来越多的民众所接收。这也激发了我要到日本高野山来学习空海大师真言宗佛教的决心。

 

谈到在高野山修行的感受,张卫华说,真言宗以身口意三密相应为修行方法,为日本佛教诸大宗派之一,高野山为总本山。他今年五月在正式入学,学期是一年,从九月起将进入密教的实质性学习。修行的环境虽然很严酷,每天早上4点半起床,晚上9点熄灯,特别是在中国没有的习惯—跪坐,真的有点难以忍受。入学二十天左右,体重就降了七公斤。但张卫华表示,说真的,我现在越来越感到自己的选择是对的。高野山学院的老师都非常优秀,也很严格,所有学生也都在拼命地学习。由此最深刻的感受是,在高野山学习佛法,尽显「精细严」,而在中国则是「粗旷虚」,这也让我领悟到:为何空海大师的真言宗密教能够在日本流传一千多年而兴盛至今的原因所在。张卫华表示,如果能够修行毕业,一定要把空海法师在唐代学到并在日本弘法广大的真言宗密教,重新带回中国。

 

神佛共存社会幸福共生

日本和歌山县不仅有以高野山为主的佛教圣地,寺庙林立。同时也有著名的世界遗产丹生都比売神社。在日本一亿二千万人口中,却有近二亿多信者,这源于日本「神佛共存」的精神信仰。丹生都比売神社宫司丹生晃一告诉记者,空海大师之所以弘法功德无量,还源于他对神社的敬重。空海大师在先于开创高野山总本山时,在坛上珈蓝就建造了祭祀丹生都比売大神的神社,这正是体现了空海法师「共生」的理念.与此同时, 丹生都比売神社则供奉着作为高野山守护神的丹生都比売大神和高野御子大神,成为日本人所熟知的「神佛共体」。

 

面对记者提问如何构建真正体现安宁幸福之和谐社会时,丹生晃一宫司说,人既是生活于社会的,又是超然于社会,这种现实与超现实的精神支柱离不开信仰。日本民众既信奉佛教,也信奉神道,根本原因就在于无论佛教也好,还是神道,都能让人们在现实与超现实中汲取到「敬天爱人」的精神力量。丹生晃一宫司认为,一个社会的和谐与人民的幸福,不在于追求物质与经济发展,而在于每个人心灵的幸福。一个只追求个人发财致富的社会,终极而言个人也不会有幸福感,社会也不会安定。日本社会之所以有这么多信者,是因为大家都相信「只有人人为他,才会有人人为我」。

 

和歌山县知事仁坂吉伸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说,和歌山县的总人口不到一百万,只占日本全国总人口的百分之一。但和歌山县却有着众多世界遗产和丰富的观光资源。去年,和歌山外国游客达到了30多万人,较前年增长了四成三。其中,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较前年激增三点八倍,如加上香港、台湾的游客,总人数占外国游客的百分之六十点八。仁坂吉伸知事表示,今后和歌山县将继续努力,更多地拓宽外国游客访问和歌山的渠道,改善外国游客的服务条件,如增设1000个Wi-Fi无线网络,设立并充实731个多言语导游牌,将现在100个免税店扩大到200家,让集温泉、美食与高野山、熊野古道等优秀旅游资源的和歌山,成为外国游客的最爱。(毛峰)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