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特稿 / 应如何跳出反腐困境
应如何跳出反腐困境
字号:  2012-04-26 14:24:38        应如何 跳出 反腐

 

“权力应当成为一种负担。当它是负担时就会稳如泰山,而当权力变成一种乐趣时,那么一切也就完了”

 

 

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因“涉嫌严重违纪”而被免去铁道部党组书记职位,成为2011年第一个落马的部级官员。据悉,8年铁道部长任期内,每个春节他都深入基层,从未回家与家人过年。

有人讲,刘志军搞工作,善于突出重点;搞腐败,也很有一套。这些年,胞弟刘志祥涉及贪腐被判死缓,列车相撞波折不断,似乎都没有影响对刘志军的使用。特别是国内高铁建设的突飞猛进与刘志军贪腐的一日千里,成为明显的正比关系。

事实证明,搞工作的很有一套,并不排斥搞腐败的很有一套。“刘志军现象”,既是他个人的悲剧,也是体制机制制度的弊端所致。

反腐败不能再用高投入高成本的方式

中国共产党建党90年的历程中,无论区域性执掌政权,还是执掌全国政权,反腐败不仅是党与人民群众保持血肉联系的重要举措,而且是党长期执政的重要政治任务。

90年间,先后经历过战争反腐(建党后~1949年新中国成立,主要以血与火的战争为反腐败的载体)、运动反腐(1949年~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主要以广泛发动群众开展运动为反腐败载体)、权力反腐(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2004年《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试行)》颁发,主要以领导者的认识、决心、关注度和手中的权力为载体)。

以上三个阶段,是根据反腐败所依托的主要载体而定。目前,随着依法治国的推进、党务公开的推行、党内民主的发展、党内监督条例的颁发、党代会常任制试点的扩大等单项或综合性改革的深化,反腐败正由权力反腐阶段,逐渐向制度反腐阶段过渡。

改革开放30多年来,由于旧的载体——战争已经远去,群众运动不再采用;而新载体——制度,却因改革严重滞后而未能成为有效载体。因此,从反腐蚀到反腐败斗争,“形势仍然严峻”、“任务仍然繁重”,已成为历次中纪委全会报告以及向历届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报告的惯用词组。

事实是:经济建设这一手,搞得很有成效,并得到国内外的一致认可。与此同时,卷进腐败的金额之巨、人员之多,职权之重,级别之高,也不断地被刷新。

面对易发多发、不断滋生蔓延的反腐败斗争形势,尽管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力图通过推进体制改革去打赢这场反腐败之战。但是,在缺乏全党形成统一的共识,缺乏顶层制度的战略设计,缺乏建立政改特区的体制改革试点支撑的情况下,为不辱使命,一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