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要闻 / 金三角大毒枭罗星汉人生揭秘
金三角大毒枭罗星汉人生揭秘
字号:  2013-07-19 10:26:08        金三角 大毒枭 罗星汉

\

毛峰

曾在“金三角”叱吒风云的一代毒品枭雄罗星汉,7月6日因腹泻引发心肌梗塞在退隐卜居于仰光市豪宅中离世。罗星汉的一生大起大落,他曾盘踞“金三角”成为闻名世界的大毒枭,被称为“海洛因教父”与“鸦片将军”;他曾被美国悬赏300万美金缉捕,无期入狱后转而又被大赦;他曾在缅甸排华浪潮中智慧地将“华文”转为“果敢民族文化”加以保留承继;他华丽转身从毒枭变为商界大亨,创办的“亚洲世界”公司成为缅甸五大集团之一;他还积极撮合在缅甸的中国大陆与台湾华侨的合作团结,成为不是华人的缅甸侨界的侨领。罗星汉虽然给自己的生命进程划上了句号,但其波澜人生传奇却还没有被划上句号。

 

 美丽罂粟花毒巢金三角

“金三角”是指位于泰国、缅甸和老挝三国边境地区的一个三角形地带,因这一地区盛产鸦片以及深加工毒品,是世界主要的毒品产地,而旧时全部是用黄金交易毒品,从而得名“金三角”。

因“金三角”地区大部分是在海拔在千米以上的崇山峻岭,气候炎热,雨量充沛,土壤肥沃,极适宜罂粟的生长,再加上这里丛林密布,道路崎岖,交通闭塞,三国政府鞭长莫及,为种植罂粟提供了政治、经济以及地理、气候等方面得天独厚的条件。事实上,罂粟并不是金三角的原生植物,最早是西方殖民者带来的,后来国民党残部“孤军”用武装强化了毒品贸易发展,越南战争激化生发出这块影响世界的毒源地,罗星汉以及随后的坤沙进行的职业贩毒集团顺势大量制毒贩毒,成就了金三角毒品帝国的最终形成。

金三角第一支庞大的武装是原国民党驻缅泰的三军、五军部队。就是这支特殊的武装,开创了金三角种植鸦片、进行大规模武装贸易的先河。1949年,最后一次国共和谈破裂,蒋介石败退至台湾,那些无法跟随至台湾的国民党部队就成了残军,遗留在大陆,或被收编改造,或自行解散,或被消灭。大部分残军的命运大抵如此,唯一的例外就成一批国民党“孤军”逃入缅甸,开始成为金三角第一支武装贩毒力量。

1950年2月20日云南解放。也是在这一天,国民党第8军237师709团少将团长李国辉,率1000多名残军从云南西盟佤山进入缅甸,随行的还有第8军军长李弥的贴身副官邓克保。在这之前的几天,第8军军长李弥带着几个随从已经逃到缅甸,经军统特务的安排,李弥军长被护送到泰国曼谷,再从曼谷飞往台湾,被蒋介石招去商谈组织“云南人民反共志愿军”大计。此时的金三角就是一个谁也管不了的自由王国,“山高皇帝远”,有枪就是草头王。当时这支来到异地的国民党“孤军”曾遭到缅甸国防军的围剿,但其竟然打败了缅甸国防军。由此,这支“孤军”一度控制了金三角的鸦片生意,也成为金三角第一支以军护毒、以毒养军的武装贩毒力量。

 

从马帮到鸦片大王枭雄

终年79岁的罗星汉出生于1934年,缅甸掸邦果敢人,祖籍江西,是明朝将领后裔。据罗星汉亲友表示,7月6日,罗星汉过世当晚吃了一碗鱼汤面,不料引发腹泻,送医后罗星汉拒绝打点滴。随后可能因为身体虚弱而引发心肌梗塞去世。 

出生于缅甸果敢的罗星汉自小胆识过人,他从果敢官立小学毕业后,进入当地由国民党残军开办的反共军事学校学习,首批毕业的22人均被授予少尉军衔,其中罗星汉是最小的一个,年仅十四岁。他后来任职于果敢土司所属的自卫队,也曾因为带领人员星夜突袭,救出土司的二小姐而声名大噪。此后在缅甸军政府的支持下,罗星汉用各个击破的方式,收编或赶跑了国民党“孤军”,将金三角毒品生意归于自己的武装力量控制之下。

同时,罗星汉也以果敢民族的大本营腊戌为中心,每年指挥两次运输量在200吨左右的鸦片倒卖,总利润额高达700万美元左右。当年的罗星汉不仅拥有数千匹骡马的“马帮”从事毒品贩运,而且还在自建海洛英提炼工厂,设有许多宽大的毒品仓库。鸦片产供销的“一条龙”经营方式,首先就是在罗星汉手中建立起来的。自此之后,罗星汉成为了称霸金三角的“鸦片大王”,后来名闻遐迩的大毒枭坤沙(张奇夫),则是罗星汉的后辈。在那段时间里,罗星汉的大名不仅威震金三角,也成为当时闻名世界的大毒枭,更变成了西方媒体报道中的“鸦片将军”,美国也因此悬赏300万美元捉拿这个世界大毒枭。

罗星汉大肆经营毒品生意使得缅甸政府遭受来自国际反毒的强大压力,再加上罗星汉的部队未能帮助政府解决缅共在北部山区割据的问题,缅甸政府遂决定解散他的部队,但罗星汉坚决不从,带领部队上山打游击,随后退逃到泰国。在国际合作之下,罗星汉于1973年7月16日在泰北的万隆宾馆被诱捕后转交给缅甸政府。缅甸政府由此判处罗星汉无期徒刑并被关入仰光永盛监狱。1980年6月14日,罗星汉被大赦出狱。谈到缅甸政府为何会大赦他的秘密时,罗星汉首次透露称,这是他在获知有大赦消息后,亲自向缅甸政府高层写信,承诺可以帮助政府“把自己的兄弟召回来”,解决缅甸民族和解问题。缅甸政府接纳了罗星汉的条件,终使其走出原本遥遥无期的监狱之门。

罗星汉说,从1982年至1989年的多年努力,缅共东北军区副司令彭家声率部脱离缅共,成立果敢同盟军,与缅甸政府实现政治和解,并实行自治。随后,赵尼来和鲍有祥同年4月17日也率部脱离缅共,成立佤联军,与政府和解。建党50年的缅共由此彻底落败,走进了历史终点。

 

修路办学团结两岸侨胞

曾经大肆贩毒危害社会的罗星汉龙回大海,他也从经营毒品的大王转身变成了缅甸商界巨人。1990年,罗星汉与其子罗秉忠成立了被称为“亚洲世界”的集团公司,利用其与缅甸政府的密切关系,承揽了许多政府大工程,如仰光国际机场、仰光港口营运以及最近引人专注的中缅合资油气输送管道工程等。目前,“亚洲世界”的集团公司拥有6万多名员工,是缅甸五大集团公司之一。

作为造福社会的一件事是罗星汉投资修建了腊戌—木姐公路。这条路是缅甸北部通往缅中边境的重要通道,也是中缅边境贸易的最主要通道,全长180多公里,过去货车需用一两天时间。随着中缅边境贸易的不断增长,修缮拓宽这条路显得越来越迫切。罗星汉说, 1996年中国总理李鹏来缅甸访问,双方说要发展贸易。因此,修缮中缅贸易通道,对缅甸,对中国,对华侨都有好处。“我是缅甸人,也是真正的中国人。1996年我回腊戌,缅北军区司令告诉我有很多事可做,修公路,搞工业。我对他说,修路我有兴趣。结果1996年6月正式签订合同,开工不到一年,也就是1997年下半年腊戌—木姐公路便正式通车。”缅甸是个佛教国家,在信徒眼里投资修路,不仅仅是经济行为,更重要的是积德行善。因为修路无利可图,靠收30年过路费根本收不回投资。这是罗星汉转身商界的一次形象转身。

罗星汉的文化程度,算起来只有小学毕业,但他对于教育的关注和支持却始终如一,本人也甚喜阅读。他1956年小学刚毕业就当上了果敢县大东山区教育组长,负责20多个学校。1965年缅甸发生排华事件,学校全部收归国并关闭所有华文学校。然而罗星汉以果敢前进委员会名义向缅甸官员提出发展地方教育的要求,理由是“国家中心文化要维护,民族固有文化要保留”。 因缅甸政府承认果敢人为缅甸的“果敢族”,所以就同意了罗星汉的“民族固有文化要保留”建议,允准兴办果文学校。其实,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果文”,“果文”完全就是华文。后来,果敢人到腊戌市多了,经过罗星汉的努力争取和大力支持,腊戌市的果敢文(华文)教育多年来也一直办得红红火火。据悉,过去缅甸果敢文(华文)教材用台湾的,教师培训和学生也是去台湾。近年来部分教材开始用中国大陆版,并有扩大使用趋势。华文在缅甸得以香火延续,缅甸华文教育堪称东南亚的佼佼者,就是罗星汉当年头脑灵活、偷天换日的结果。

罗星汉自称自己既是缅甸人,也是中国人。他对台湾与大陆在缅甸的华侨事业也很关注,是罗星汉利用他的影响力把仰光的“亲华”“亲台”云南籍侨团组织到一起,在1998年组成云南会馆,他推举和支持双方接受的赵忠当会长,他则担任最高顾问,让两岸华侨在缅甸能够合作发展。云南会馆因此也是仰光云南籍侨胞最有影响的团体。相比而言,目前在日本的“亲华”和“亲台”华侨华人则尚未走到一起,建立起两岸华侨华人共同的侨团组织。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