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 中日看点 / 右翼将日本推向何方?
右翼将日本推向何方?
字号:  2013-04-26 12:23:31        

 

\

    4月23日,日本168名国会议员参拜了靖国神社,创下近年来同期参拜靖国神社议员最多的纪录。同日,日本右翼组织“加油日本全国行动委员会”人员搭乘船只进入我钓鱼岛海域,被我海监执法船只驱离。

    近年来,日本政治右转倾向明显,这不仅影响到了日本国内政局,也影响到了日本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可以确定的是,如果右翼势力掌控了日本的方向,必然会再次将日本引向灾难。

    政治主流明显右转在日本,右翼势力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公开的右翼,人数较少。过去,由于思想和行动上的极端性,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处于社会边缘。日本主流媒体通常不报道他们的活动。另一类则是往往以“保守派”形象示人的隐蔽右翼。他们或在政界身居高位,或在商界掌握金脉,或在媒体执旗掌舵,相互勾连帮衬,为数众多、势力深厚。

    在很大程度上,公开的右翼组织和右翼分子,是在为那些隐蔽的右翼势力和大人物们做不方便做的事情,说不方便说的话。以去年热比娅和达赖窜访日本为例,站在前台操办活动的,是较为公开的右翼团体和人员,而实际上幕后却有日方政界高层的“保驾”。达赖得以在日本参议院议员会馆发表演讲,并有140名日本议员前去参加,实际上正是某些政界高层人士施加影响的结果。在圈子内,甚至大家都知道是具体的某位“先生”(日语对议员的称呼)力推此事。于是,参加此类活动也成为接近高层人士的机会。

    近年来,右翼势力出现了两种变化:一方面,公开活动的右翼团体正在为自己寻找更好的“包装”,以争取中间阶层的普通民众。例如最近两年成立的“加油日本全国行动委员会”,一直强调自己是“市民团体”,并利用主流媒体和网络媒体扩大影响。他们还放弃了此前右翼团体常见的极端口号和行动,以表面“理性”的形象迅速吸引了一批追随者。

    另一方面,过去那些隐蔽的高层右翼势力开始更多地公开推行其政治主张,这使整个政治环境明显右转。例如过去,内阁大臣时常会因在历史问题上“失言”而辞职,但今天,大臣甚至首相在历史问题上“说错话”,也不必再担心职位有何风险。于是,否认侵略、修改“村山谈话”、参拜靖国神社、修改和平宪法,似乎成了政界的时髦议题或行动。

    从某种意义上,右翼势力正在合流,以前的“保守派”正在公开右转并更加极端,而以前的“右翼”则试图混入主流社会。他们之间也许还有具体政策的分歧,但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将日本社会拉向右边,通过修宪、建军甚至拥核等步骤,建立一个他们希望的“普通国家”、“强大日本”。

    日本此轮“右转”并非偶然,而是多种因素的综合结果。其中尤为值得一提的是,日本政治的现行体制不仅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自我纠错能力,还在放大极端的声音。由于获得相对多数选票即可胜出,在去年12月的大选之前,自民党实际上只有20%多的民意支持率,但却在大选中获得了79%的议席。“得益于”这样的选举机制,自民党靠少数基本支持者,掌握了众议院近三分之二的议席和政权机器;与此同时,日本民众中“沉默的大多数”却并不能真正影响国家的方向。无疑,在这种体制下,带有极端倾向的政治观点、表面强硬的领导人、短期效应的经济政策,更有助于一个政党掌握政权。

    右翼道路难救日本今天的日本确实面临很多问题,很多日本人感受到所谓的“闭塞感”,他们在思考国家前途,寻找新的出路。

    右翼势力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利用了这种社会情绪。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右翼道路不能拯救日本。

    如今的日本,“高龄少子化”问题严重。2010年,日本65岁以上人口比例已达23.1%。1960年,日本每11.2名劳动年龄人口供养一名65岁以上老人,如今则是每2.8个劳动年龄人口供养一名老人,至2025年,这一数字将降至2个。这从根本上限制了日本的劳动力供给、国内市场规模、福利负担能力等众多指标,并造成地方经济萧条,制造业外迁。

    同时,日本财政问题也已经颇具风险。2010年国债达到近800万亿日元,各类债务总额已经接近1000万亿日元,相当于政府年度税收的25倍,是日本GDP的两倍多,这一比例是发达国家中最为严重的。自2010年之后,日本政府预算中新增国债规模已经开始超过税收,“借钱”成为政府的最大财源。日本会不会出现一些欧洲国家遇到的严重债务危机,已是国际经济界正在讨论的现实问题。

    这些问题,都不是右翼道路能够解决的。更重要的是,右翼为日本制定的政治、外交和军事目标,完全相悖于日本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对于日本而言,要抵消老龄化效应,扩大企业市场,实现经济稳定增长,最佳选择无疑是与中国等快速发展的新兴大国加强合作,实现双赢。但是,右翼势力特别是某些高层决策者死守多年前形成的思维定式,无视中日综合国力对比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以及世界格局的变化,仍将希望寄托在依托美日同盟对抗中国之上,最终只能陷入各种尴尬的决策困境之中。

    日本右翼很喜欢用“忧国”一词,甚至连安倍也时常将“忧国之念”这样的话挂在嘴边。但实际上,日本最值得忧虑的问题恰恰是右翼自身。如果让右翼势力掌控了日本的前途,不仅难以拯救日本,还会将日本再次带入严重的危机。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