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 社论 / 放开户口限制是大势所趋
放开户口限制是大势所趋
字号:  2016-01-28 17:48:17        户口

1月22日中国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部署深入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会议确定,放宽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条件,探索进城落户农民对土地承包权、宅基地使用权和集体收益分配权的依法自愿有偿退出机制;除极少数超大城市外,全面放开高校毕业生、技术工人、留学归国人员等落户限制。在户籍改革上又迈进了一大步。

 

世界上那个国家都会有户籍管理,但在行政上限制公民迁移自由的国家大概为数不多,以前网上有调侃说是只有两个国家户口限制,为中国大陆和朝鲜,但笔者并没有考证,不过肯定不会多。中国是人口大国,管理上肯定会遇到更多的困难,但什么都不可以成为限制公民的迁移自由,让人生下来就因居住地不同就分三六九等的理由。

 

中国大陆的户籍制度,农业和非农业户口的区分,人们迁移的困难,造成多少妻离子散、扼杀人才的人为悲剧不再多述。改革开放后,僵化的户籍制成了封闭僵化落后的代表,也成了有违人性自由,束缚人才流动,束缚地方发展的藩篱,户籍改革的呼声日渐升高。

 

2014年7月30日,国务院公布《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明确了建立城乡统一的户口登记制度,实行了半个多世纪的二元户籍模式退出了历史舞台。法律上农业人口和非农业人口终于平等了。也是这个《意见》,给出了户籍改革的时间表和目标:到2020年,基本建立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相适应的新型户籍制度,努力实现1亿左右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镇落户。但这其实远远不够,彻底废除户口限制,给公民迁居的自由才是正常的户籍管理。

 

今年1月1日,《居住证暂行条例》正式施行;所谓居住证,就是公民离开常住户口所在地,到其他城市居住半年以上,符合有合法稳定就业、合法稳定住所、连续就读条件之一的,可以申领居住证。李克强说,居住证制度的出发点,是为那些在城镇常住、有相对稳定就业岗位,但却一时无法转为城镇户口的居民,提供一个“半城半乡”的台阶。他说:“居住证不仅仅是一张证,更要和若干相应的公共服务挂钩,要有含金量 。”也就是说让离乡迁居的人们“先有半个居住地户口”。中国的改革总是半遮半掩的,当然“摸着石头过河”么。

 

今年中国特有的因“超生”等原因“黑下来”的户口问题也得到了解决。1月14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意见》公开发布。要求禁止设立不符合户口登记规定的任何前置条件,切实维护每个公民依法登记户口的合法权益。这对于全国1300万左右无户口人员(据大陆新浪网报道)来说是个好消息。公民在自己的国家天然享有法律意义上的正当身份,这是一个朴素的常识,也是一项公民基本权利。让没有户口的国民上户口理所当然,但在中国据说阻力不小,估计主要是计划生育的工作没了杀手锏吧。

 

没了户口迁移限制,人口会向城市集中,造成边远地区和农村地区的人口过疏化,大城市负担过重,这是反对户籍改革者最担心的问题。的确城市有着更好的生活便利和福利等,吸引着人们前往,但这些便利和福利是谁创造的呢?不正是这些居住在此地的人们创造的吗?只要正常纳税,人们就有自主定居的权利。至于人口的不均衡过疏过密问题,地方政府可以行政引导,制定优惠吸引人前往的政策等,行政限制有违人性,也有违民权。

 

中国人口多,难题多,积重难返,难题如山,户籍改革道阻且长,但变革正在进行,也是大势所趋,让生育权归家庭,让公民自主选择居住地,期盼这些基本的公民权利都能早日回归到公民的手里。(文/李春雁)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