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 社论 / 老实说事儿别煽情
老实说事儿别煽情
字号:  2015-03-06 17:32:53        
要说这些天最火的名字是柴静,大家想必都没有异议,关于她和她的雾霾题材作品,引起了中国舆论社会的密切关注。这种讨论,甚至是争辩,总体来说是件好事。但是,对于柴静和其作品本身,笔者的看法是从另一个角度切入的。
 
作为非专业技术人员,对于雾霾问题,很难发表明确的结论,所以还是以一个媒体人的角度审视柴静和她的所作所为吧。
 
很有趣的是,柴静曾经身为中国最大的官方舆论喉舌中央电视台记者,却在一些异议色彩人士当中被奉为“女神”。说实话,当初能进中央电视台工作,从操守上讲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儿。中央电视台嘛,路人皆知它的性质。你如果那么有独立思想,为啥要选择去一个天然限制独立思想的场所工作?我的朋友是台湾影星张震的粉丝,但刚刚在朋友圈里宣布不再粉了,理由很直接,因为张震居然上了央视的春晚。当然,女神可以说曾经想凭借自己的能力改造央视,给央视带去一股清流,现在发现做不到,于是便和央视白白,这倒也能自圆其说。
回到柴静的作品,一上来就让人反感的是她把自己孩子的天生肿瘤与雾霾联系到一起,这个弱点可能一下子打碎了她全部试图建立起来的信任感。
 
朋友说柴静抽烟而且很凶,这点也被很多人指出,还有观点明确认为,抽烟很凶+习惯性熬夜+高龄产妇,这三个对于她的孩子疾病是更值得怀疑的元凶。换句话说,雾霾与她的孩子之间,没有必然的关联,而她所做的就是利用自己母亲的身份煽动观者的情感波动。
 
这不是应该鼓励的。
前一段阅读的<历史的反叛:1979年>一书是非常不错的非虚构作品,1979年的五个重大事件,教皇访问波兰,霍梅尼推翻巴列维国王,邓小平巩固权力,撒切尔率保守党打败工党,苏联陷入阿富汗圣战者的游击战泥沼。可以说,那一年的这些人事,影响至今,是一个开启性的时间标志。
 
巴列维王朝时代的伊朗,是世俗伊斯兰国家,和现在两个世界。由于石油涨价,伊朗政府不缺钱,大兴建设,大发福利,社会风气享乐骄奢,德黑兰的酒吧夜总会等和曼哈顿没啥区别。但是,那一代大战后婴儿潮出生的年轻人普遍感到痛苦迷茫,因为他们遇到了现实生活与伊斯兰教义的冲突。毕竟,在一个宗教构成了意识形态基础的国度,任何现实生活中的疑问都要去宗教中寻求答案。
 
结果呢,旅居巴黎的苦行伊玛目霍梅尼成功地掀起了一场伊斯兰道德复兴运动,他以简朴清修的形象示人,告诉只有回归伊斯兰的原旨,才能解决伊朗的问题。他作为手无寸铁的神职人员,战胜了看似强大的巴列维国王及其国家机器。
 
柴静和霍梅尼,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不然。中国没有伊朗那样的宗教意识形态基础,但中国人有两样东西至关重要:人情和道德。柴静的母亲诉苦是诉诸人情,也是营造道德制高点,你怎么能对一位母亲的痛苦无动于衷?你怎么能质疑一位母亲的爱子之情?
 
特别有意思的是,另一位姓柴的女性,柴玲也曾经声泪俱下地向全世界控诉: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这是异曲同工。要煽情,要道德制高点,至于撒谎与否,是策略问题。
 
因此,我觉得揭穿柴玲自己家购买的是4.0排气量汽车的人不是八卦,是必要的。
我们不要煽情,也不要道德光环,过去一百多年,中国人吃的亏太多了。
下一篇:无意义的暴力 上一篇:保护者的天职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