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 社论 / 解读九三大阅兵
解读九三大阅兵
字号:  2015-01-29 15:51:27        
习近平即将主持九三抗战胜利纪念日大阅兵的新闻是最近舆论的热点,其实这只不过是走上正路而已。现代民族国家的骨架是军队建构的,任何发达国家概莫能外,中国相比之下,这几十年来军队在社会中角色不是太强,而是太弱,或者是失去了应有的职能和效用。习近平看起来至少是有些想法的。
 
抗战胜利纪念阅兵,不光是前苏联到俄罗斯一直在搞,西方国家也很正常。1111日被中国电商弄成了光棍节、购物狂欢节,但在欧美,是一战阵亡将士纪念日,不一定阅兵,但举国哀悼是一定的。这和军国主义没关系,英国皇室的王子们结婚为啥一定要穿军装?为啥不穿一般西装礼服?诺曼底登陆纪念日,参战各国也阅兵,还有各种纪念活动,德国也参加。我倒觉得中国政府如果有更高的政治智慧,干脆邀请安倍出席观礼大阅兵,把球踢给他,看他怎么回应?诺曼底登陆纪念可以邀请德国人,抗战胜利纪念为啥不可以邀请日本人?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嘛。
 
当然,大阅兵的另一个意义是对内。特别是在习近平整顿军纪之后,大阅兵无疑是他加强对军队掌控的指标性事件。
 
在江泽民、胡锦涛主政期间,关于解放军和党政领袖之间,谁对对方的影响力更大的问题,一些研究者有各执一词的不同看法。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即毛、邓式的魅力型威权人物已经彻底消失了。李南(新加坡南洋理工学院国防与战略研究所)认为,解放军赞同“党国领导的集体领导和专家治国方式”,因为在集体领导制下,权力比较分散,军方得到了更大的空间。但是现在看来,习近平正在试图改变这种状况,成为更加强有力的文人领军元首。
 
治乱兴衰的循环交替,是中国自大一统帝国形成以来的鲜明特点,而在乱世中,军人集团往往是社会的主导性力量。有必要回顾毛泽东的另一段话:“但是有了枪确实又可以造党……延安的一切就是枪杆子造出来的,枪杆子里面出一切东西。”张嘉中在《权力斗争与军人的政治角色:1949-1973的中国》中写道:“毛看到了枪杆子隐藏的危险,但也看到了它的正面意义,只要避险得宜,他就可以自由自在地挥舞枪杆子的大旗。”作为新一代的中共领袖,习近平是否能如毛泽东一样驾驭这个一直扮演着特殊政治角色的解放军呢?
 
迄今为止,习近平交出的答案是值得肯定的。
今日的中国官方为失效的共产主义理论选择了民族主义作为意识形态替代品,也必须要注意民族主义者的双刃剑效应。军队这种组织的特性,决定它本来就有强烈的民族主义倾向。由于政权合法性的基础脆弱,所以诉诸民族情绪的动员是中国政府必定的选择之一,但中国所处的现实环境存在大量的可能升温点,如海峡两岸的统一、和邻国的领土争议、日本的历史认识、与美国的战略竞逐等等。军方的民族主义性格倘若极端化,可能会酿成严重的后果。李南认为,解放军军人在对外政策上的立场,大多比政界官员强硬,甚至有“零和游戏的偏执心态”。为此观点可充论据的是2005年7月,国防大学教授朱成武少将语出惊人地表示,中国即使付出西安以东全部毁灭的代价,也会用核武器回击美国对台湾的武力干涉。2007年1月,中国发射导弹摧毁一枚废弃的卫星,再次引起了西方国家的广泛疑虑。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哈德利竟然表示,中国的政治领袖可能不完全了解军方正在进行的计划。《泰晤士报》罗斯玛丽·赖特的文章也称,中国官方对这次试验最初表现出的沉默,可能反应了军方和外交政策部门之间的分歧。
 
大阅兵不仅是一场肌肉秀,更多的是表现政治领袖对武装力量的操纵能力。和之前相比,习近平的努力可以说是一种拨乱反正。即便是日本,也应该对此感到欣慰才对,这多少意味着中国的军方服膺于文人领军的政治原则,是朝着积极方向的发展。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