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 视点 / 付克友:不是每一种“放开”都堪称“改革”
付克友:不是每一种“放开”都堪称“改革”
字号:  2012-03-02 16:47:13        付克友 不是 每一种

 

前日,山东省教育厅发布了《山东省普通高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实施意见》,从2014年起,凡在山东省高中段有完整学习经历的非户籍考生均可在该省就地报名参加高考,并与该省考生享受同等的录取政策。

在全国各地高考户籍限制铁板一块的背景下,山东首推“异地高考”,当然值得肯定。不过,不是每一种“放开”都堪称“改革”。的确,山东放开高考户籍限制,吃了“第一只螃蟹”,但也仅此而已。它的象征意义大过实际意义,甚至象征意义都极其有限。

我们知道,高考户籍限制,实际上是建立在不公平的高考制度上的。即有的省市自治区录取分数线低,录取及上重点高校的概率大,而有的省市自治区录取分数线高,录取及上重点高校的概率低。“高考移民”现象,根源就在于此。

山东放开高考户籍限制,对改变这种限制背后不公平的高考录取制度无济于事。作为一个考生大省,山东历年来的高考门槛都非常高。就拿去年全国高考的录取分数来说,按照750分的总分,以一本文科录取线排序,山东位列三甲,仅仅排在湖南和广东之后。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有意愿在山东参加高考的外省籍考生当然不多,而且他们对在户籍所在地还是山东参加高考都无所谓。山东教育官员所谓“在更大的范围内体现了社会公平原则”,言过其实。

高考户籍限制,是高考制度和户籍制度的混合产物。但它表面是户籍制度之弊,实则为高考制度之病。就高考制度而言,这不是山东一地之力可以改变的。因此,实在说来,也不必寄望、不必苛求于山东。如果是北京、上海敢于放开高考户籍限制,才是真正具有示范效应的大手笔。但这显然是一厢情愿。真正要打破高考户籍限制,还得指望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对山东来说,在地方户籍制度上大有可为的余地大得多,也更宜冠“改革”之名。

所谓“改革”,未必大动干戈,然而必定会促进社会更多的公平,或增进相关各方的利益,或改变既定的利益格局。在很大程度上,中国改革开放的路线图,正在从前一种改革走向后一种改革。正如《人民日报》近日发文说:容易的都改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全是难啃的“硬骨头”,不能回避也无法回避。之所以说以前容易,是因为其无损各方利益,乃至利益均沾的“帕累托”改革;所谓“硬骨头”,即到了必须改变既定利益格局,触动相关利益的时候了。惟此,才堪称真正的改革。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