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随笔 / 小荣的故事
小荣的故事
字号:  2013-06-07 17:49:57        小荣 故事

李蕾

三个大学同学坐在一桌上,菜没动几口,叽叽喳喳聊个不停。小荣语速惊人,说话几乎没有标点断句,如流水一泻千里,停也停不了。

大学时我和小荣没有什么深交,她是又红又专的学生干部,深得老师的宠爱。而我,吊儿郎当,在学校神出鬼没的,没正经上过几天课。一个正统,一个另类,互相看不顺眼。毕业后,大学的同学联系甚少,偶尔知道一下行踪动态,也往往已是过去完成式。直到有了微信,几个有联系的同学互相关注后,又逐渐扩大范围,我才关注到了小荣。以前对她的印象是个努力用功但天赋平平的人,但在看了她微信上的文字后,不能说惊为天人,至少让我刮目相看。于是,在她的字里行间,我揣摩到她现今的生活状态,也依稀了解了一些她毕业后的人生轨迹。在微信上两个相识近三十年的老同学重新相互熟稔,相互欣赏,早问好晚道安,成为故交。

小荣当时在我们那届的中文系,也算是个美女。如今,美女依稀,只是有些疲态。似乎是过于用力地生活,就像她说话也是表情丰富,脸上各块肌肉都被调动起来,有些夸张,缺了人到中年后必备的从容淡定。小荣说起大学时的很多人很多事,我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别人的大学生活是这样度过的!我很惭愧,在整个中学时代和大学时代不要说自己班级就连整个年级都没有男生追过我。而小荣说谁谁谁追过她,谁的情书写得最美最漂亮,连放情书的盒子都有二个。在毕业分配时,有许多曲折许多故事直至影响甚至决定了某个同学的一生。而我对所有的这些浑然不知。小荣安慰我说,因为当时你已有外校的帅哥做你的护花使者,你又是那么高不可攀的样子,所以把本校的男生吓跑了。毕业分配,师范类学校只有几个不做老师的抢手名额,而你根本不在老师的视线范围里,所以你根本没机会去争去抢。

那时候的我,太多地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身边那些成群结帮的女同学都被我视为庸脂俗粉,不屑为伍。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精彩,更何况正是青春妙龄。小荣在说起她的那个年代时,滔滔不绝,无比自豪,心有留恋和不舍。

就像所有的故事结局那样,小荣最后丢弃了许多的西瓜捡了颗芝麻。她的先生是她的初中同学,一路追随,锲而不舍。他家境殷实,生性单纯善良,但沾染了公子哥儿的赌性和惰性。他们一起留洋日本,他在那里将辛苦赚得的几十万在扒金宫中赌光。回国后,小荣在日资企业辛苦工作,他五年多时间游荡在家,一会儿投资创业一会儿又去赌博,又输光了仅有的一点积蓄。不过,现在,她的先生总算安定下来,在一家日资企业做到副总的位置。两个在外企打工的人,忙得几乎没有碰面的时间。

假使,她没有嫁给他,那么故事又会全然不同。不过,小荣莞尔一笑,这就是命。很多人说她仍像当年那样,风风火火,畅所欲言,性格几乎没有任何的改变,那么也就意味着她没有被生活恣意地改变和重塑,因为至少她先生给了她宽容和爱,只是性格和环境的原因,使他比较晚熟。

在大学里风光无限的小荣,虽然已身为外企高管,但没有达到她曾经期许的高度,难免有些失落。大学时代是她人生最精彩的篇章,总是盘踞在她的心头,这一辈子也走不出如此美好又令人伤心的回忆。人在不平不满之时,才会文思全涌,也需要别人的关注和倾听。但是,小荣是个聪明的女人,珍惜知足,认真用力地生活着,只是在微信上抒发一下失意的情绪,有个这样的发泄口对她应该是件好事。但愿她能更放松一些洒脱一些,毕竟我们还年轻。

下一篇:在日华人的回国焦虑症 上一篇:谈耻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