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随笔 / 随兴而为
随兴而为
字号:  2013-03-30 16:57:54         而为
林叶

那是10月的一个早上,趁着17号的假日,我去了科多巴。我和阿尔贝托·格拉纳多坐在他家的葡萄架下,喝着甜丝丝的马黛茶,胡乱说着最近的时事,对“狗日的人生”发上几句感慨,又摆弄起了那辆拉波特拉撒II型摩托车。阿尔贝托还在唠叨个不停,抱怨说他不得不辞去在圣弗兰西斯科麻风病院工作的事情,又数落说现在他在埃斯皮诺医院的报酬是多么低微。我前一段时间也辞职了,不过跟阿尔贝托不一样,我可是高高兴兴离开这份工作的。我觉得很不自在,因为我是个天生的梦想家,让我为医学院、医院和考试所困,我真是感觉疲惫不堪。

我还在做着白日梦,在天马行空的幻想中,我们已经到达了遥远的国度,在热带海洋上乘风破浪,走遍了整个亚洲。突然,一个问题就那么自然而然地从阿尔贝托口中跳了出来,“为什么我们不去北美走走?”

“北美?可是怎么去啊?”

“骑着这辆拉波特拉撒啊,老弟。”

旅行就这样决定了下来,它没有脱离我们当时做任何事的原则:随兴而为。……在那时,对于我们这次旅行的巨大意义懵懂无知,我们能看见的只是通往北方的一条大道,黄沙漫漫中,只有我和阿尔贝托两人,还有一辆摩托车。

切·格瓦拉在他的日记《摩托车日记——拉美之旅札记》中就是这样描述他和他朋友为什么会骑一辆摩托车去北美旅游的。在看到他的这些文字之前,我对这个被全世界年轻人当做革命者的象征,作为左翼精神领袖被印在所有可能印得上的地方的人,实在没有太大的兴趣。来自各种道听途说的信息在我的大脑里搭建起的他的形象自然是片面而不客观的,我只知道他是一个革命上瘾的人,在追随卡斯特罗在古巴闹完革命之后,又去其他国家闹革命,最后在玻利维亚被枪杀。所以我很简单地认为他是一个被人用来标榜自己与众不同的一个标签符号而已,除了为他感到可悲之外,也就没有别的想法,更不会像许多人那样,将他树立成自己的精神偶像。而且,我心中有着某种精神洁癖,即凡是对被大多数人不断念叨的任何东西,我都会习惯性的退后几步,搁置上一段时间再说。也许,我已经把切·格瓦拉搁置得足够久了,我仿佛已经可以听到他从我的旧书堆里发出的一声声呼喊,我想应该用一个正常的态度去认识这个人了。

他用波德莱尔的一句诗句来解释自己“随兴而为”的这个理由:真正的旅行是那些为出门而出门的人,他们轻松愉快如同漂浮的气球,然而他们绝不会偏离自己的目的地,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是说,上路吧。

我想真的很那做到为了出门而出门吧,之所以很难做到,也许是因为我很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人的心里总是容不下太多东西的。但是,为了出门而出门到底是什么感觉呢?也许就像我为了摄影而摄影一样,没有太多的理由,甚至根本没有其他的理由,就是因为着迷。心甘情愿地沉溺其中的决绝会带着人走很远很远,甚至可以一直走下去。我想也我已经可以理解切·格瓦拉了,理解他为了后来会那样热衷于革命。做一个纯粹的人,就只能如此。

再让我想到了以前听到的为人生而艺术和为艺术而艺术的争论。为人生而艺术我能理解,但是终究缺点什么,为了艺术而艺术,也许听起来有点偏执,但是,我佩服这样的纯粹。生活总是沉在脚下的,总会拉着人的脑袋,逼着人去低就它。而纯粹却是浮在人的头顶,它从来不会强迫你干什么,却永远在挑逗你,让你不断接近却又够不着。这也许就是纯粹的魅力吧。

1951年12月29日,他和他的朋友阿尔贝托一起出发,沿着安第斯山脉穿越整个南美洲,经阿根廷、智利、秘鲁、哥伦比亚,到达委内瑞拉。中途他们的摩托车坏掉了,最后的一段路他们就是靠自己的双脚走完的,在这之间,格瓦拉还在秘鲁的一个麻风病人村做了几个月的义工。他描述自己这八个月的感受时说:“这并不是一个讲述英雄行径的故事,也不是一个愤世嫉俗者的叙述,至少,我并不打算这么做。这是两个生命对世界的匆匆一瞥,他们拥有着同样的希望与梦想。在一个男人九个月的生命中,他会想到很多事情,从对哲学最深沉的思考,到对一碗热汤最绝望的渴望——考虑什么东西,其实视乎这个人现在是饱是饥”。

生命也许就因为有了这样的匆匆一瞥而有了意义。所以,许多人都在寻找意义,却不知意义是不能靠寻找得来的,意义是要你自己去赋予的。你什么时候敢对这个世界赋予意义,你什么时候就成为上帝。而从对哲学最深沉的思考到对一碗热汤最绝望的渴望,这就是生命的两个极端,八个月,能贯穿生命的两个极端,这就是他的意义,他果然可以坦然赴死了。

他死以后,他就被塑造成了第三世界共产革命运动中的英雄和西方左翼运动的象征。因为他以一种幼稚的激进游击战方式、以一种以卵击石、视死如归的气概,成为了最伟大的乌托邦战士,成为了革命、乌托邦和青春的同义词。可我总觉得这是对他的一种误读,因为这些都只不过是他随兴而为的行为而已。却不知道,切·格瓦拉如果还活着,对自己被全世界冠以这一系列名头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他会自得其乐呢还是抑郁忿恨呢?也许他根本就懒得用眼睛去瞧这个世界,转身继续做他“随兴而为”的那些事情去了。

下一篇:网络生活 上一篇:作弊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