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随笔 / 与时间一起老去的
与时间一起老去的
字号:  2012-08-10 11:07:27         时间 一起

文/李蕾

最近,我常常怀旧,毋庸置疑,我在日渐老去。

少女时代,我是个很有灵性的人。十三岁那年,上海市开展鲁迅诞辰一百周年的读书奖活动,我通读鲁迅散文杂文数月,终于在比赛中荣获三等奖。一个小镇来的女孩,在老师的带领下,走上大上海最宏伟瑰丽的中苏友好大厦会议厅领奖,心中激动不已。给我颁奖的是一位知名老作家,他亲切地夸我:你小小年纪居然能读懂鲁迅作品,了不起!得到了鼓励的我,对文学的兴趣和热爱一发不可收拾,在下一年中,又在全市中学生的听说读写比赛中突围,夺得团体和个人的三等奖。从此,我走上了一条文条艺青年的路。那时,灵感于我,不是偶发或乍现,而是随时随地地跳跃在我的脑海中,信手拈来,便是一首诗,一段好文。有一次,班级上公开课,老师将一只干瘪的桔子放在桌上,要求即兴口头作文。教室里寂静无声,作为语文课代表的我义不容辞地举起了手。我的故事是在父亲患病期间友人送来了一篮桔子,年幼的我很嘴馋,母亲就撒了个善意的谎,说父亲吃完这篮桔子病就会好起来的。于是我天真地每天去数一下桔子,当数到只剩最后一只桔子满心欢喜地想看到痊愈的父亲时,父亲已撒手人寰。这最后一只桔子便被我珍藏了起来。来听课的全市各地的老师都被我的故事打动了,掌声响起。可是仍然没有第二位同学发言,为了救场,我又举起了手。这次故事中的我是一个家境贫寒又要面子的学生,用母亲送来的皱皱巴巴的角票参加班里组织的郊游。同学在向当地小贩买桔子时为一分钱起争执,我前去帮腔,却猛然发现那个对一分钱都不让利的同学口中寒酸刻薄的小贩竟是我的母亲!想到母亲就是这样一分钱一分钱地攒着我的学费和生活费,我心酸愧疚,留下了这只桔子以此铭志,奋发图强。其实后来,我又讲了另一个故事,内容不再记得。但当时我的急智和勇敢为自己,为任课老师,也为我们学校争得不小的荣誉。即使后来上了大学,在高手林立的中文系,我的写作才能也被老师充分肯定。

当我在回顾这些洋洋得意的过去时,其实我的心是失落的,因为与时间一起流逝老去的,是我曾经那么轻易拥有过的灵性。那些年,中考作文作为高分范文登报,诗歌散文也见报无数。可是如今的我,写一段文字,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憋出来,句式用词没有进步,更鲜见文采。

岁月沉淀,赐给了我一份相对稳定安逸的生活。当人处于过分惬意的状态,思维就不再活跃,脑子放空,行动迟钝。就像那些有成就的画家作家,穷困潦倒时能够达到事业的巅峰,而一旦荣誉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