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随笔 / 小镇往事(四)
小镇往事(四)
字号:  2012-08-02 17:19:31        小镇 往事

文/李蕾

我在写小镇往事系列的时候,记忆苏醒,汩汩不断。可是,有时又突然断流,因为遥远有些影影绰绰难得真相,也因为那个年代的事现在听来如此不可思议,我总是怀疑我的记忆。我一直想得到某些求证和肯定,无奈故人要么离世要么断了联系。昨天,去拜访当年的邻居阿姨,也曾是母亲的闺蜜。老人年届七十有五,但思路清晰如昔。我与她谈及当年的许多事件,包括上期所提到的神秘水獭,竟然得到一样的答案,我所记取的很多事与她的回忆的几乎完全一致。我们从每个门牌号数过去,沈家叶家庄家……记忆再次唤醒,老人甚至还知道各家的现况,可惜都已纷纷离开我们共同居住过的老街。

昨天我也从老人处进一步证实一个更遥远的秘密。母亲年轻时满心欢喜准备待嫁的时候遭未婚夫的抛弃。他后来和新欢去了外地,所以我少女时虽有所闻但只见到他的家人未与此负心汉谋面。母亲当时郁郁苦闷,旧疾复发,吐血多日。我听后唏嘘感叹,痛心不已。可是,缘起缘落,都是注定。如果当年母亲没有失恋,又怎会和我父亲相识相恋,又哪来如今的我?

老人住的弄堂深处,有几户深居简出的人家。因为母亲为去县城上学的我扯了新布,我才有机会去庄家。庄家阿婆终身未嫁,过继了姐姐的孩子抚养。屋子古旧洁净,有一种隔世的感觉,没有那个时代的印迹。庄家阿婆帮我量了尺寸,缝了新衣。挺括的剪裁,密实的线脚,功底非同一般。她抚养的儿子,是我们整条街上恢复高考后的第一个大学生,在我初中时,非常仰慕英俊寡言的他,因为他和这条街上其他的男孩子有不一样的气质。可惜那时我还小,又在外求学,而他上了大学后也不常回家,不再谋面。弄堂里的另一户人家,生了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我每天看着用手帕束着长发穿着连衣裙的她们路过我家门口,总是心生艳羡,希望自己也快快长大,可以穿上高跟鞋,花裙子,摇曳出自己的花样年华。后来三姐妹中的小妹妹去县城上班,带回一个剃着光头酷酷的男生,传说是县委某大人物的公子。姑娘的母亲好不得意,到处夸口炫耀。可惜后来发现那是个专门玩弄女性的花花公子,于是几个受害者联名上告,对方锒铛入狱。但我的邻居一家子从此鲜有窜门拉家常,不得已走在路上也只得低了个头。

我们那条街的大多数人家,是很清寒贫困的。家里除了床和一些桌椅,几乎没有任何家具。有一户贫困人家的儿子,看上了隔壁弄堂的姑娘。姑娘高中毕业,容貌姣好,家境殷实,在邮局工作,给了穷小子许多冷眼。小伙子锲而不舍,眼看就要成功,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