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随笔 / 民族文化是根 世界文明是藤——与胡嘉禄、施惠酒中怀旧兼
民族文化是根 世界文明是藤——与胡嘉禄、施惠酒中怀旧兼
字号:  2012-05-25 16:34:38        民族文化

 

文/平心远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围坐在身边一起举杯的是当年上海滩舞蹈界赫赫有名的人物:现代舞之父胡嘉禄和芭蕾王子施惠,我们三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对西方文明的追慕与推崇,并有意将其优秀部分“千方百计”地回归于心目中真正意义的海派文化之中。 

“如果说民族文化是根,那么世界文明是藤。让根牢牢扎在土里,好藤是予以攀登的。用优秀的全球文明文化审视和关照海派文化并予以发展,中国的文化艺术方能根深叶茂。”我抛砖引玉。此言刚出胡嘉禄大哥把两个酒杯倒满了白酒示意一口闷:“我决定去美国只是想去观望的,看看外面的世界是否精彩?结论虽然精彩但不属于我们。我们的艺术生命必须在中国完成!”胡嘉禄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创作现代舞,他的名字与“中国现代舞的开拓者”联在一起,有影响的作品包括《绳波》、《独白》和舞剧《赤的祭典》等。80 年代末,他不满自己的现状,旅美学习现代舞,求学于著名的玛莎·葛莱姆和阿尔文·尼古莱斯现代舞学校,并着力深入研究现代舞蹈。其实当初他的编舞理念已经被国际同行普通认同和运用。2004年秋,胡嘉禄走马上任香港舞蹈团艺术总监。按胡嘉禄自己的话讲,算是圆梦了。施惠补充:“胡老师近年其艺术创作范围涉及电影、电视、动画片、歌剧、话剧、戏曲、舞剧、杂技、多媒体剧及综合国际性大型晚会,由他编导的舞蹈作品在中国及世界各地发表,遍及香港、纽约、柏林、日本......是前无古人的创举。”. 

今天零距离接触这位仰慕已久的舞蹈大师,我再也不会把他与他当年成功塑造的《白毛女》大春;《沂蒙颂》方排长;《奔月》后羿等舞台形象对接,而会把关注力转移到当初二十几岁的他竟大胆提出:民族舞不能闭门造车,要大胆注入现代元素引领更多更高层面的人群来审视。这位30岁出头就成为中国舞蹈家作为协会主席团最年轻的委员,留美回国后乃依然放弃国有剧院的优厚待遇却坚守自己是一门“自由行走的舞者”?这回轮到我倒酒提问了。

一杯为净的胡嘉禄吐露真言:“艺术家都渴望在毫无干扰毫无拘束的环境中创意、生产释放自我个性的作品,好的创意可以救活一个剧种、一个团队,并可发现精英与天才。”施惠补充:“胡老师在我的记忆深处,他首先是个思想者,他的才华就是把理性的思维用具象立体的舞蹈语言大胆表现。”“施惠与我生不逢时,如果我们晚二十年我编他演的话,相信会碰撞出艺术火花。他对芭蕾的理解有其独到见解,当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