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随笔 / 站台
站台
字号:  2012-05-11 17:59:16        

 

/李蕾

 

\

 

在希腊米克诺斯海岛,住在山腰的小旅館。在前台预约前往米克诺斯镇的出租车,迟迟不应。只好走下山来,在山脚下的公路旁搭乘巴士。公路一面临海一面傍山,路边的车站牌立在一棵大树下。先在对面的餐厅代售点买好车票,然后站在树荫下等半小时一班次的巴士。烈日炎炎,蜿蜒的公路就像国内如今的省道,只容二车交汇。眼巴巴地望着路的尽头,期待巴士的身影。这一幕,仿佛回到我的少年时代,站在路经小镇的公路边的招呼站,等待进城的公交车。站台,曾是我人生中重要的场景之一。

 

十岁时,只身出外求学。那时从家乡到上学的邻县只能乘坐火车,因为都不是大站,所以一天只有二班火车经停。而且当时还是单休日,周六赶车回家,周日没吃上晚饭又要往回赶。火车的站台叫月台,一个很美的名字。在更小的时候,还没有机会坐火车离开家乡的时候,我对月台充满向往。常常一个人跑去火车站,躺在轨道旁的斜坡上,望着锃亮的铁轨伸向远方,想像小镇外面的那个世界。偶尔会拾到从火车上丢下的香烟壳或食品的外包装纸或其它的东西,是我在小镇的惟一的百货店和食品店从未见过的式样,充满了好奇,心便悸动不安起来。火车呼啸而过,那转瞬即逝的一扇扇窗口有模糊的一张张脸闪过我的眼前,我羡慕他们,也羡慕站在月台上即将出发的人们,去向我未知的远方。后来我自己终于也站在了月台上,我高昂着头,任傍晚的风吹起我白色布拉吉的裙裾。后来,我发现我所经过的或在他人镜头里世界各地的月台都惊人的相似。车站前遮雨的天棚,二侧更广阔的露天的候车月台,风雨中默默伫立的水泥方型站牌,还有开满花朵的夹竹桃和四季绿色的女贞树。如今,火车提速,其它的交通工具逾加发达,很多小站不再向旅客开放,逐渐荒芜起来,杂草丛生。近几年,土地金贵,大多数的小站不再保留,被废除拆迁。而留下的大站,重新装潢,多了玻璃幕墙和豪华的候车室,但少了月台曾经质朴的向往和离愁。

 

从最早在月台上的雀跃兴奋,到后来每次站在月台上,总有不舍和乡愁。渐渐长大的我,知道独自留守家乡的母亲每次听到火车汽笛后的暗自垂泪,也知道了外面的世界需要小小的我就冷暖自知独立坚强。

 

后来,因为母亲改嫁后我们搬往了另一个县城,去学校不用坐火车,而需转乘三辆公交车再加上摆渡。我总是很享受那个渡口的候船站台。独立江边,感受初春悄然暖起的江风,欣然于春天的到来。江水饱涨涌动着春情,江边是无垠的希望的田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