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随笔 / 不是悼文的悼文
不是悼文的悼文
字号:  2012-04-06 15:22:35        

 

春节过后,上海阴雨中雨暴雨连番来袭,久无晴日。身心都湿漉漉蔫嗒嗒,整个城市抱怨连连。在这样的时候,收到大学同学的一则短信,告知张文颖过世的消息,犹如雨天又逢冰雹,寒意彻骨。

 

大学毕业至今已近二十二年,还没有一次正式的聚会,大多数的同学已分别了二十二年!与张文颖十年前在街上偶遇,当时她刚调入南洋模范中学教书,因为大学时不在同一个寝室,互相并不熟稔,匆匆相逢,寥寥话别,谁知这一面竟是永别!

 

我的人生经历了多次亲人的死亡,最年轻离世的是我的父亲,年仅三十三岁。后来又送走了祖父祖母,直至四年前送走了罹病的母亲。因为父亲是独子我又是独女,这些后事都由我操办,所以对死亡我并不陌生和惧怕。作为已过不惑之年的人,周边亲朋好友的父母都已年迈,这几年去殡仪馆的次数越来越多。可是,送同龄人还是第一次。

 

追悼会上十几个同学闻讯赶来送张文颖最后一程。没有想到,阔别已久的大学同学会在这样一个特殊场合见面。大家沉浸在悲伤的情绪里,轻声地寒喧,凝重的气氛让这样一群中年人显得苍老平庸。追悼会上,张文颖老公的悼词让我们了解了她人生最后一程的情形,从发现白血病住院到呼吸停止仅48天!在这最后的48天里,她做了三次大剂量的化疗,受尽病魔摧残。追溯病因,她在四年前就查出得了一种免疫系统的疾病,需要长期的服药,并每隔二个月做一次血常规检查。可是,在这四年里,她竟带了二届高三学生!要知道免疫系统的病需要静养,而市重点中学毕业班的语文教学工作是需要花多大的精力和体力呀!我们扼腕叹息,不想从抱病坚持工作的高度去赞美和评价,有什么比生命更可贵呢?

 

我在微博上发文悼念老同学,不想有素昧平生的人给我留言,他是我同学学生的父亲。“我遗憾的是女儿高考后一直想找机会面谢张老师!纠结的是惟恐陷入世故的俗套,最终未偿所愿,今天看女儿悲恸的神情,深切地感知你的同学是多么好的一个师者,惜乎上苍不公!”看到这条微博,我冰寒的心有些许的回暖,也为老同学感到欣慰。追悼会上那些络绎不绝前来悼念的已毕业和在读的学生,让我的眼前出现了“桃李满天下,你在丛中笑”的美好场面。

 

后来,也是在微博上读到了张文颖生病后因感谢关心她的同事学生亲友写的一封感谢信,“从知道得病至今我一直坦然和平静,我总是想,人不能只允许自己遇到好事,不允许自己遇到坏事。当不顺或困境找到我时,我会反问自己:‘为什么不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