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随笔 / 我看富人
我看富人
字号:  2012-03-24 17:47:14        我看 富人

 

\

李蕾

十年前,美女黎还热衷于淮海路旁的外贸小店,淘衣服的过程包括了与闺蜜的结伴、发现美的过程和穿上身的满足感,是一件充实快乐的事。当时,名牌大学毕业气质不俗的她很不屑那些穿名牌的女人,认为没品味不自信的人才会不费心思地把设计师搭配好的衣服套上身,毫无个性可言。后来,黎的老公因投资房地产一夜暴富,渐渐地,小店里再也看不到黎的身影。她每次都是直接飞去香港欧洲购物。那一次,我陪她在香港走进迪奥店,高档的迪奥成衣店对囊中羞涩的我而言有种高不可攀的傲气。可是她神定气闲,气场强大,马上整个店为她忙碌起来。女店员瞄好她的尺寸,用对讲机轻声传旨,很快,推来二行衣架的衣服请她试穿。我从刚进门的怯场中缓过神,坐在沙发上看了一场平时在T台才能看到的迪奥秀。最后,黎选定了一件上衣,问我效果如何。我口上说着好看心里想着三万港币的价格,还是觉得不值。回到酒店,黎夸我随身带的小店淘来的衣服都很好看,她说她再也没时间和我一起回到小店买衣服了,那个过程太累太费时间了。

其实这几年变的不仅是黎,我自己也变了不少。年龄渐长,花俏的行头不再能衬沉稳的中年身影,必须备一些有质感的物件,掂得出岁月的份量。所以,名牌的包包皮带手表皮鞋也慢慢地把我武装起来。它们附着在你身上,是一种标识,供人辩认归类。就像我,也忍不住从别人的衣服配饰揣摩其身份境遇。

物以类聚,我周围的同学朋友都和我条件差不多,有一点物质基础,懂得去享受生活。可是在上海这个藏龙卧虎的地方,我时不时会被人惊到。女友有一位喜欢高调的追慕者,请我们参观他五千万的豪宅。一架水晶灯70万,一张床30多万,庭院是英国设计师设计的……极尽奢华之能事。我们一众女人离开后都窃窃私语,以为不值。可是,如果你也拥有如他的巨额财富,说不准也会如此挥霍。在不同的层面上,人的想法是不同的。

前几日,跟一对富豪夫妇共进晚餐。男主人几乎每周飞去澳门豪赌,界定三百万为每次输钱上限。三百万,可以买套房,是穷人一家一辈子也挣不到的钱!我轻声问女主人如何能承受赌博的惊心动魄,她说习惯了,每次男人将五十万的筹码推上赌台,她就别转脸去,不去看痴狂扭曲的众人相。而男主人说,对他而言,三百万只是小赌怡情,即使输了也不妨碍他们生活的质量。

穷人们听到这样的故事完全会傻掉眼,我等看到这样的场面也会叹“人比人气死人”!可是,当你从惊愕中缓过神来,又有什么不可以理解的呢?不管是富是穷,总是一日三餐穿衣睡觉。富人山珍海味锦衣华服,穷人布衣蔬食,不同样求个饱暖?!豪宅陋室,躺下去都只需一张床的面积。穷人为缺钱紧锁眉心,富人为钱多操心烦神,可见不管穷人富人,都有自己的欢乐和烦恼,只是内容不同而已。看过了身边那么多富人,我真挺为中国的富人汗颜的,因为他们只是富人并非贵族,追求的东西太肤浅了。我决定抱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小窃喜,管好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好好耕耘,自给自足,偶尔也能出手买个名牌,保不定也去澳门输上个百十千,这样的生活也好不快哉!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