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华人 / 日中友好会馆会长江田五月先生六月隐退
日中友好会馆会长江田五月先生六月隐退
字号:  2018-07-12 19:26:42        日中友好会馆 江田 会长

江田五月先生致词

江田五月先生致词

2018年6月26日,原日本参议院议长江田五月(Eda satsuki)先生,宣布卸任担任8年的日中友好会馆会长职务。他将回冈山县老家颐养天年,当然还会来东京,但相聚的机会肯定会越来越少,因此有点相见时难的感觉。

 

公开的资料中,江田五月出生于冈山县上道郡财田村(现冈山市东区),而几年前,他亲口告诉我,大连是他的出生地。父亲江田三郎,1938年因参加世界反法西斯联盟的人民战线而被捕,当年日本军国主义的监狱中,大概没有生子的机会,1940年出狱后到中国谋生,1941年5月22日,长子江田五月出生在大连比较合理。估计这也是江田先生亲近中国的原因之一。

 

战后一家返回日本,其父江田三郎1946年加入日本社会党,后担任该党书记长、委员长等职。1977年江田三郎病逝,享年69岁,作为长子的江田五月辞去法官,登上政坛,先后担任参议院和众议院议员,官至第27代参议院议长。2016年75岁时宣布退出政界,今年77岁时卸任日中友好会馆会长。

 

日中友好会馆是中日两国合建的交流机构。1937年,伪满州国傀儡皇帝溥仪出资,以“满洲国留日学生辅导协会”名义购地兴建留学生会馆,日本战败后归属成问题;1951年旧外务官员改组为财团法人善邻学生会馆,1952年至1961年中国留学生发起抗争运动,主张是中国的财产,坚决捍卫之;文革中,日本共产党与中国共产党交恶,1967年发生善邻学生会馆事件,即华侨学生与日共系日中友好协会发生流血冲突,结果迫使日共组织离开会馆;1972年中日建交,这块地的归属就明晰了,1980年5月27日至6月1日华国锋访日,大平正芳首相与华国锋商定在东京建设一座旨在促进中日交流的综合性设施。于是,1984年至1988年,由两国政府共同出资,日本出20亿日元,中国出5亿日元加土地,兴建的日中友好会馆后乐寮、本馆及宾馆相继落成。日中友好会长由理事长主管经营,中方派理事参与,会长由对华友好的政治家担任,先后有古井喜实、后藤田正晴、林仪郎和江田五月。江田五月是迄今唯一健在时卸任的会长。

 

由于关照后乐寮留学生是会馆的重要工作之一,加上我们也曾是寮生,因此历代会长一向支持中国留日同学总会。为恢复首脑互访热身,1月21日的较晚时间,陈竺副委员长率全国人大访问团抵达东京,中国留日同学总会决定于22日召开“留日学人与美丽中国发展研讨会”以纪念日中友好条约四十周年。21日是周日,江田五月先生正在冈山县老家,我通过荒井克之理事长和夏瑛老师请老先生出席22日的会议,说白了就是请他来捧场。这种事,通常得提前几个月说,临时邀请明显失礼,由于事情急,也管不了那么多。

 

22日,东京突降飘起鹅毛大雪,江田先生独自下新干线后,直接赶到会场,身上还留着雪花的痕迹,这位大学时代的学运领袖,如今温顺平易得令人感动。参议院议长类似于中国的政协主席,他卸任后,与平民一样,独来独往,真正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在日本,路人把政治家当路人甲,自己也把自己当路人,社会成本就大大降低了。

 

福田康夫原首相也随后到场,他早上才接到邀请,王敏老师把他迎候到会场。两位政治家一见面非常高兴,因为福田当首相时,江田先生正好当参议院议长,两人都主张日中友好,谈起中日友好的事情,陈竺副委员长、程永华大使、曹卫洲副主任等都非常开心,留日学人们也很高兴。

 

不管什么党派,也不管在朝在野,只要为中日友好做出贡献的人,我们都不会忘记。五月出生的江田五月先生,六月隐退,我们依然怀念他。(汪先恩)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