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华人 / 一个日本女人的传奇
一个日本女人的传奇
字号:  2016-07-03 23:21:45        日本 传奇 女人

上世纪发生的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中国人民经历了八年的抗战,终于打败了日本侵略者,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这场反人类的侵略战争,使中国人民受尽苦难;与此同时,也使日本人民深受其害。齐藤仲子在这个战争的历史烟云中,她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孩坠入战争的深渊,经历了难以想象的炼狱生活,数十年之间,蜕变成一位中国农妇,她与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

 

1941年,出生于北海道小尊市美咀町一个煤矿区的齐藤仲子年满13岁,这一年,日寇侵占了中国的东三省。日本当局采取“移民就粮”的政策,把大批日本人民迁往东北。齐藤仲子的父亲齐藤助德向地方政府申请,举家迁往中国东北满洲里。齐藤仲子考入齐齐哈尔女校高中就读。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饱受侵略压迫的中国人民奔走相告,欢呼声彻夜响个不停。往昔耀武扬威的日本军人,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齐藤助德一家整日处在惶然之中,齐藤仲子和二哥齐藤健雄已经失业,当时,只有大哥在抚顺煤矿开火车,只好全家迁往抚顺。

 

1945年9月,中国滇军六十军奉命到越南受降。正在六十军二十师服役的江川籍军人杨洪儒中尉受命到义安省接收一个日军汽车排。几经周折,杨洪儒结识了汽车排中尉技术员西川纠雄的大哥西川岛田,西川岛田请杨洪儒吃饭,作陪的有矿山火车司机齐藤谦信和他的妹妹齐藤仲子。西川岛田听说齐藤仲子没有工作,家境困难,遂介绍她到天异东餐厅当招待。西川岛田的爱人拉着身边齐藤仲子的手向杨介绍说:“这是齐藤仲子姑娘”,并问杨结婚了没有?望着眼前这位文静秀气的姑娘,杨脱口而出:“没有。”

 

通过川岛大嫂的介绍,杨洪儒决定娶齐藤仲子为妻。婚后,齐藤仲子仍和父亲等家人住在一起,她经常不无忧虑地对杨洪儒说起今后怎么办,特别担心的是语言不通,生活习惯不适应,又没有工作。这年的秋天,大批羁留在东北的日本人开始被遣返回国。齐藤助德家回国的日子定在8月。父亲坚持要全家人一起返回日本。而齐藤仲子已作为人妻又怎忍离夫而去。她认定了日本妇女所恪守的妇道:“嫁夫相随”。争论数日,相互不让。

 

1947年秋天,解放战争在东北已经拉开了序幕。1948年初冬,眼看形势不妙,杨洪儒与妻子混在难民中逃了出来。当时解放军对待国民党军队的俘虏实行优待,凡自愿回家的只要登记后,一律发给放行路条和路费。齐藤仲子和丈夫办完手续后,决定返回云南江川。

 

对于齐藤仲子来说,杨洪儒的家乡江川后卫乡新河嘴村是陌生的,甚至是可怕的。举目无亲,人地生疏,语言不通,在东北时虽学会了一些中国话,但口齿谈吐困难,特别是江川土话很难听懂。人们对日本人的仇恨心理,也常常会表现在对她的态度上。使她最为苦恼的是孤独感。因为杨洪儒回家呆了两个月就待不住了,又跑到省里,进了保安团。1949年12月,云南宣布和平解放,他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暂编13军第34团。

 

不久,齐藤仲子生下了第一个儿子。仲子将自己的名字改为齐琴华,以此坚定做一个中国人的信心。日子全是泡在苦水里打发的,再加之丈夫在服刑,全家的担子她一个人挑。

 

齐琴华以母亲的胸怀和作为人妻的谨慎,继续忠于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她暗自把村里吃苦耐劳的妇女乡亲作为自己学习的榜样。春天,她扬起了笨重的叉锄挖板田,这是当地妇女也极少干的。遇到干旱时,她咬着牙,使上浑身劲扯动水车。插完秧接着就是无数次地薅草,她得一把把地将稻田抓遍,杂草一绺绺把手勒出了紫血,尖尖的稻叶不时刺痛眼皮,弄得泪水直流。接着栽烟、种小麦、往谷茬里按豆,几乎农村一切的农活她都学会了。

 

1958年,大跃进开始了。她作为全劳动力被派往东风水库参加劳动。有一天中午,她挑着满筐的土使劲地往坡上爬,火辣辣的太阳晒得她汗水直流,她用右手去擦渗进眼窝的汗水,不料,担子往左肩一滑,一个趔趄,身子一歪,左脚扭伤了。同村的几位妇女,连忙将她扶进工棚,给她揉脚、热敷、找医生,她感动得泪水直流,嘴里不断重复着“谢谢、谢谢”。乡亲们眼看着这位和自己经受着强度劳动的异国妇女,不禁眼圈也红了起来。翘起了大拇指说:“难为你了,小白家妈。”

 

劳动给她娇小的身躯注入了活力,她晒黑了,手脚变得粗大壮实了,岁月把她铸入了江川这块沃土上的劳动群像之中,她俨然成为一位十足的中国劳动者了。几年来,她天天出工,工分挣的不少,从未当过超支户,村里人无不佩服。

 

她的儿子小白已长成少年,他很懂事,他违抗母命,放弃读书,和母亲一起挑起生活的重担。转眼间四年过去了。丈夫刑满,1961年7月正式回家,齐琴华才正式和丈夫团聚。得与家人团聚的杨洪儒百感交集,自己的失足曾给妻子、儿子带来无可名状的痛苦,面对着这妻儿创造的“家”,作为丈夫的还能说什么呢?这得益于齐琴华十多年来与乡亲们结下的良好人缘。她吃得苦,受得气。加之乐于助人;队上不论派她什么工,她都干,有时吃点亏也不计较,从不与别人吵架。杨洪儒的婶娘噙着泪对他说:“三闷,你讨了个好媳妇。让她吃了很多苦,你要好好待她才是。”杨洪儒潸然泪下。

 

1972年9月23日,对齐藤仲子来说是一个难以忘怀的日子。中日正式建立邦交,两个国家从此友好,自己不再受另眼相看。接着她被正式加入中国籍,成了日裔华人。

 

仲子家后来的好日子是随着中国的历史变迁而来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杨洪儒的才智得以发挥,他受聘于乡镇企业,常驻他所熟悉的昆明。他推销产品有方,得到了应有的收入回报。杨家率先在村里建起了砖混结构的二层住宅楼,并买了新的家电设备。

 

76岁的齐藤仲子的晚年应该说是幸福的。从农家人的传统观念来说,儿孙绕膝,不愁吃穿,邻里和睦,就是小富安康了。(邓家琪)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