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体育 / 中超网络转播权未招标引争议 足协为何拒绝竞拍
中超网络转播权未招标引争议 足协为何拒绝竞拍
字号:  2012-03-12 14:10:14        中超 网络 转播权

 

  在国外,联赛电视转播权的收入成为中小俱乐部的生存支柱。但是在中超,电视转播权却成为一块荒草地。本赛季,足协将转播权“卖”给了体奥动力,但是他们所获得的只是“部分现金”,就更别提各家俱乐部了。中超转播权到底是怎么卖的?谁又是转播权真正的赢家?

  “我们为什么买不到中超联赛网络转播权?”3月8日16时35分,夕照寺街,金台夕照会馆,一名腾讯员工在“足记之家”活动现场当着现场近百家媒体,把问题抛给了足协副主席林晓华。冷场、应付,以及没有答案。两天之后,中超联赛开战,新浪网全程直播。

  作为一家市值超过300亿美元的互联网企业,腾讯公司却“买”不到中超联赛网络转播权。于是,一向以憨态可掬示人的“企鹅”发标了。情绪不是生产力,急躁也无法扭转腾讯网在中超联赛报道上的劣势。至少,本赛季的中超联赛网络转播权的争夺战已经结束。不过,一场更激烈的中超转播权争夺战已经悄然打响了。

  现状

  体奥动力“免费”获得中超转播权

  2011年5月10日,世界体育集团(WSG)官网发布消息:北美第一体育频道将从6月份开始,每周转播一场中超联赛。

  当记者向时任中超公司总经理鲁俊求证此事时,他的回答是:“中超联赛转播权并不在我们手中,五年前就被卖了,年底到期,是否收回我们现在还在谈。”鲁俊口中当时的买家是北京华奥星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华奥星空)。2003年,该公司在国家体育总局支持下,由中国奥委会、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共同成立。如今,中超联赛电视转播权已经属于体奥动力(北京)体育传播集团(简称体奥动力)。

  2011年11月,2011赛季中超联赛结束,国足世预赛成绩的惨淡使中超转播权的问题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不过,几方面力量已经开始发力,目标是中超联赛转播权。冲在最前面的是新成立的体奥动力。由于华奥星空手中的转播权到期,体奥动力希望从足协手中拿到中超联赛转播权。“由于双方合作得比较好,没有什么问题,所以就续签了合同。”体奥动力执行董事李义东说:“合同是3+1,如果到了第三年,双方没有什么问题,就会自然延续。”华奥星空代理中超联赛转播权的时候,李义东也是负责人。

  一片“掌声”中,体奥动力继续着中超转播权的代理销售工作。“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签的合同,真不清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透露:“前五年华奥星空给足协的钱是文广集团购买版权费的钱。今年一直没卖出去,体奥动力那边就跟足协达成协议,中超公司这边不用出转播制作费了,体奥动力这边也不给版权费了。等于是用制作费换版权费。”

  对此,中超公司代理总经理朱琪林表示:“体奥动力代理中超联赛转播权,他们承担中超联赛240场比赛的转播信号制作。他们代理转播权用制作费抵消了一部分,也有一部分现金。”至于现金的具体数字,朱琪林并没有透露。

  分销

  电视台支付版权费不低于2000万

  体奥动力负责比赛的电视信号制作。一场比赛的转播成本到底是多少钱呢?如果按照等价交换的原则,只需计算出全年240场中超联赛的制作成本即可知道中超联赛转播权基本价值。

  以北京电视台为例,作为国内足球电视转播水准最高的电视机构,北京电视台去年耗资200多万购置了全新的电视转播软件系统,转播一场中超联赛的成本不菲。“不同的比赛有不同的费用,有的比赛也许会十几万。”北京电视台体育节

  目中心主任焦少波说。由于16个中超城市的转播质量并不均衡,因此每场10万的成本足以覆盖。照此估算,全年中超联赛的转播制作费用为2400万左右。

  实际情况是,这笔制作费用并不需要体奥动力向电视台支付,而是由电视台承担。李义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公司并不具备制作节目的能力,因此是各个电视台负责节目的转播和制作,我们只负责提供信号。”各转播电视台不但承担制作费,还需要向体奥动力购买转播版权费。

  如此计算,等于体奥动力“免费”从中超公司手中拿走了中超转播代理权。同时,每家负责转播中超联赛的城市电视台在承担制作费的同时还需向体奥动力支付版权费用。“价格不一样,最多的是上海,上海买什么体育赛事都贵,但有些城市就会少一些。”李义东说。据未经官方证实的数据显示,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电视台都会支付几百万左右的版权费,而一些没有体育频道的小城市也许只付几十万。

  据初步统计,16个地方电视台的转播权要支付给体奥动力版权费不会低于2000万。

  保留

  足协拒绝竞拍中超网络转播权

  客观地讲,体奥动力并没有拿到全部的中超联赛转播权。“足协保留了网络转播权,这部分代理权不归体奥动力。”李义东说。正因为足协在转播权的代理权发放中有所保留,所以才造成了“腾讯员工发标”的场景。

  腾讯员工为何发标呢?这件事情始于去年的5月份。腾讯该项目负责人秦云介绍说:“我们在去年四五月份就找过于洪臣副主任,希望洽谈中超视频版权合作,于副主任当时回答让我们联系时任中超公司总经理鲁俊。而且,他表示2011年6月,中国足协将就中超视频版权合作公开招标。但我们没有等到招标,而鲁俊也在9月离职了,这也就意味着那个时期的联系和沟通全部白费。直到中超联赛开幕,我们也没有得到任何中超视频版权合作的消息。”

  实际上,春节之后,腾讯以及其他几家网站先后与足协沟通,希望共同推广中超联赛,并联系了韦迪。韦迪表示要和于洪臣联系,于洪臣又将这个问题抛给了中超公司。最终的结果就是不了了之。“新浪一个合作周期(4年)的报价是100万美元,算上其他费用也不过每年300万人民币。”秦云说:“我们的报价是一年400万,而且没有要求独家权益。你算算,如果四家网站一起转播中超,每家400万,这就是1600万,而且覆盖面绝对不会小于央视。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就买不到。”

  据秦云介绍,新浪网今年拿到了中超联赛的官网权益以及网络转播权,每年的费用不会超过600万,他说:“这与四大网站的费用加在一起少了很多。”对于腾讯方面的质疑,中超公司代理总经理朱琪林表示:“足协和新浪签署的是2+2协议,新浪有优先续约权。”秦云知道后回应说:“当初搜狐也有优先续约权,但仍签给新浪,而且价格并没有绝对的优势,可以说没有优势。”至于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