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娱乐 / 高晓松自曝醉驾出狱后老狼赠10万当生日礼物
高晓松自曝醉驾出狱后老狼赠10万当生日礼物
字号:  2012-04-30 09:34:18        高晓松 自曝 出狱

 

\

高晓松

\

老狼

昨晚,高晓松“此间的少年”作品音乐会在万事达中心(原五棵松体育馆)上演,作为演唱过高晓松作品最多、搭档时间最长,也是一直以来最好的朋友,老狼将会是舞台上的绝对主角。事实上,“高晓松+老狼”,这两个名字放在一起,基本上也是唱着民谣弹着吉他在楼下等着姑娘那一代人共同的青春映衬。

采访当日,老狼早早等在咖啡馆外,一杯咖啡,手边还有一本《安持人物琐记》;高晓松则是风风火火准时赶到,依然穿着那条“只要出来见人就会穿”的贵裤子——从看守所出来后,他收到了老狼汇来的十万块钱,结果狂买了一堆名牌。俩人二十多年的情谊当然已远远超越了这十万人民币的分量,但高晓松对此念念不忘,早前就曾私下对记者说“狼哥是对我最好的人。”采访时提起此事,老狼一拍大腿,冲高晓松说:“你怎么连这事儿都跟别人说了!”高晓松一脸得意:“嗯,都让我买衣服了。”

那年初识他身上一直掉土 他做饭特好吃

高晓松:我们俩第一次见面是在北京电动设计院门口,那时我组乐队在找主唱,一个朋友介绍了他。那天我戴一草帽穿一军装,他穿一牛仔裤,接上头后,我就上他们家去,说面试一下。他唱了那个“我要的不多,无非是一点点温柔”(《我要的不多》)。

老狼:还唱了《天天想你》。

高晓松:那会儿他嗓子特尖特高,跟现在完全不一样。我们乐队是重金属,得是那铁嗓子。唱完了他就加入了。

老狼:我第一次见他,他头发跟这会儿差不多吧,但瘦一半儿。我就记得他坐那儿,一边弹琴一边跺脚,身上一个劲儿地往下掉土,他那一片都是土——“风尘仆仆”,应该用这种词来形容。弹一半儿,我妈回来了,一看这屋里坐一流氓,我赶紧解释说是清华大学的学生——已经退学了。

高晓松:我刚认识他时,对他的最大印象就是做饭特好吃,比麦当劳好吃。

老狼:乐队排完练,晚上特饿。那时也没钱,不能出去消费,就去键盘手家,问,你家有什么啊?说有土豆。我就切了条,炸了土豆,完了在他们家刷了一夜。第二天,键盘手让他爷爷买了10斤土豆,让我狂炸了。

高晓松:那个时候就喜欢写诗的女生——那时的女生基本上都一个样,不像现在有好多样。老狼媳妇也写诗、写歌词。我也是。我一个朋友当时写了首诗:“我手解开了胸口的第二颗扣子,流沙从里面涌出”。解开第二颗扣子很正常,有流沙从里面涌出,我一看,嗯?少年的心被打动了。

相关新闻
新闻图片